無可能。

若兒無可能企喺我面前。

佢已經死咗。

「做咩咁驚訝呀?你唔係以為撞到鬼嘛?」

再一次見到活生生嘅若兒,昔日嘅片段再次湧現腦海之中,令我出現片刻猶豫。



唔係……佢唔係若兒!

佢只係幻覺!

「睇你係攰壞定啦,要你獨自一個面對所有事情……明明唔應該咁。」

若兒向我伸出擁抱嘅雙手。

「過嚟我呢邊,放低呢個沉重嘅包袱,好好休息啦——」



嗖——

我用銀刀將眼前嘅若兒斬首。

若兒個頭錯開般跌落地下,周圍景象如同墨水般化開。

當我再次睜大雙眼時,發現自己瞓咗喺山路。

「小凌,你醒喇!」



「師父,你醒喇!」

我起返身,若兒同白寧同時喺度叫我。

「你點樣呀?」若兒就喺我面前。

無錯,佢先係真正嘅若兒。

見到若兒望住我嘅表情,不禁諗返起剛才嘅幻覺。

「發生咩事?」我一頭霧水咁問。

「啱啱你行行下無啦啦暈低咗,我同小黑點叫你哋都無反應。」

睇嚟我太大意,不知不覺中招都慒然不知。



「小凌,無估錯嘅話……」

「嗯,我知道。」

——山魅。

東亞民間傳說中因山林異氣由樹木、雜草、山石化成嘅妖,稱為山魅,又名魑魅。

佢哋會出沒於山林、溪間、河岸上,迷惑行山嘅人令佢哋蕩失路,甚至會釋出氣味迷惑人。

有時行山失蹤,或者行山遇難就係佢哋間接造成。

估唔到我竟然中招,好彩有若兒佢哋喺度。



我企返起身,觀望周圍。

「直覺話畀我知呢度危險……我哋盡快趕去鎖羅盆村為妙。」

一般嚟講,山魅唔會直接危害人類性命,但係……

沿路上嘅人類骨骸,令我感到萬般異樣。

我哋繼續行,由小黑同若兒先行帶頭,一步一步向鎖羅盆村前進。

一路行一路有疑問,小黑同若兒無俾山魅迷惑尚可理解,但點解只有我中招,白寧卻完好無事?

不思其解。

行咗約莫半個鐘,穿過濃厚嘅白霧後,眼前景象終於變得清晰。



「喵!喵!」

「做咩?」我疑問。

「前面有塊牌!」白寧指住前面。

被雜草遮蔽嘅路邊,有塊被白蟻蛀蝕得殘破嘅木牌插喺地下,上面寫住三個字——

鎖羅盆。

終於到達鎖羅盆村。

頭頂密林封閉,稀少陽光透入村內,顯得格外陰森。



「喵……嗚嗚嗚……」小黑低沉咁呻吟。

「小凌……」若兒同樣神色有異,「我要返入去先!」

小黑彷彿失去咗活力,步伐行變好慢,而若兒亦返咗入我褸袋中嘅白色匕首中。

佢哋兩個……發生咩事……?

我無深究呢件事,開著電筒逐間屋搜索,大多數石屋嘅牆壁同屋頂已經倒塌,屋內被密密麻麻嘅雜草樹枝叢生,只有幾間石屋依然完整無缺。

經過其中一間石屋,牆壁上寫咗幾隻東歪西倒嘅紅字——

不要左上山……?

意義不明。

我哋逐間逐間石屋仔細搜索,莫講話人,就算連半隻鬼都見唔到。

太過奇異,如果真係香港最猛鬼地方之一,點可能連半隻鬼魂都見唔到?

喺前往鎖羅盆村途中,我見到嘅鬼魂只有行山男,仲要喺結界外遇到。

室內太過昏暗,一時間望唔清對方臉容。

我拎起電筒照過去,終於睇清對方嘅容貌。

「喂!你個電筒好光,唔好咁照過嚟!」

係個啡髮all back紮辮,全身Nike緊身運動裝,非常打卡feel嘅少女。

我非常震驚,將電筒照向一旁。

啡髮女行過嚟問:「你哋兩個……係咪都係嚟行山?」

「……嗯。」我打量啡髮女一眼,然後問:「你……係咪叫芷欣?」

芷欣係中年男人嘅女個名。

「芷欣?」啡髮女好驚訝,「你識芷欣?」

雖然唔中,但都bingo!

「我係托佢爸爸嚟搵佢,佢已經失咗蹤三日。」

「三日?你講咩呀?」啡髮女緊皺眉頭,「我哋今朝嚟呢度行山,先行咗四個鐘,又點會有三日咁耐呀?」

四個鐘……三日……

結界裡面嘅時間流逝速度竟然係比現實慢十八倍!

同佢解釋太花時間,我直接咁問:「你朋友呢?點解得你喺度?」

「因為……原本我哋係三男二女一齊行嘅,但行到半路我同芷欣同其他人失散咗,我哋搵咗好耐都搵唔返佢哋。呢度又收唔到電話,我哋又唔識路,所以就咁一直咁行,結果就行到嚟呢度。」

「芷欣呢?」

「佢出咗去搵路。」

心裡浮現不好預感。

呢度太多未知因素,必須要快啲搵到獨自外出嘅芷欣。

「你可唔可以帶我去搵芷欣?」我同啡髮女講。

「你哋……係咩人?」啡髮女反問。

「我哋知道呢座山出路,可以帶你哋走。」

基於我哋係來歷不明嘅陌生人,啡髮女猶豫咗陣,不過可能得佢一個人太驚,所以好自然就答應咗我哋要求。

「點稱呼你?」我問。

「Zoe。」

「Zoe,我哋行。」

Zoe帶住我哋前行,離開石屋時佢仲好疑惑咁望咗小黑一眼。

「喵……」小黑對住Zoe搖頭,然後低吟一聲。

我哋去到鎖羅盆村另一邊入口,Zoe指住眼前條路話:「啱啱芷欣就係行咗落去望……芷欣!你喺邊呀?」

無人回應。

「我哋係咪要落去搵我朋友?」Zoe問。

「等等。」我發現地下有條好短嘅石柱,「呢條石磨……」

石磨驟眼一望無咩特別,但細心啲望上面刻有特別嘅紋路——

係道教嘅八陽陣,又名金鐘罩。

「師父,我知呢個係咩嚟!」白寧指住石磨大叫,「係專用用嚟運送冤魂,鎮壓惡鬼同妖畜嘅法陣!」

雖然白寧係蠢材,但同為道教事物佢應該唔會錯掛。

將白寧嘅話換個講法,就係專鎮壓怨靈同妖嘅同時避免傷害到亡魂嘅陣法,用嚟保護人類同無辜善魂。

所以小黑入到嚟鎖羅盆村,先會無晒精神咁款。

離奇失蹤、八陽陣、不要左上山、鎮壓怨靈惡妖……

將所有線索連成一線——

「唔通——」

砰—!

遠處傳出一聲沉實嘅巨響!

「咩事……唔通芷欣返咗去村入面?」Zoe好慌張咁望返過去,「我要返去睇下!」

「等陣Zoe,危險!」

我嘗試喝停Zoe,但Zoe無理會我,二話不說返轉頭跑去村入面。

我哋即刻跟喺Zoe後面跑過去,以防佢有危險。

當跑到去其中一間屋頂中空嘅石屋時,忽然傳出一陣尖叫聲!

我哋行埋去,見到啱啱發出巨響嘅嗰件物體……

嚴格嚟講,唔係一件物體……

係一個男人……

一個被樹枝從體內插穿眼耳口鼻同身體嘅男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