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即刻從褸袋拎出一模一樣嘅匕首,擋下呢一刀!


「師父!」

「穆樞機請停手,此乃道家場所,非爾等打鬥之地!」

突然,腰間一片劇痛!

我只留意眼前嘅銀刀,無注意到佢隻腳向住我條腰踢過嚟!



哐啷—!

一把白色匕首跌落地下。

「此物是……」白寧嘅師父驚訝咁望住把匕首。

「昆迪拉。」中年男人回答。

「竟然是如此邪物!為何身為驅魔師會煉製如此邪物?」



白寧望向佢師父,不解咁問:「師父,昆迪拉係咩嚟?」

「一種將死人骨頭煉製,並且鬼魂封存嘅匕首,源於太平洋原始巫術。原理同泰國煉製鬼仔差唔多,煉製物裡面會存有詛咒,但威力卻遠比煉製鬼仔強大得多。」

穆樞機代替白寧師父回答。

「但昆迪拉並非直接詛咒對方,而係施展名為叫『指骨術』嘅法術——將周圍詛咒收集,並將能量方向轉向為骨刀所指向嘅生物……甚至靈體。」

「……收集詛咒?」矮師兄不解咁問。



「傲慢、妒忌、憤怒、貪婪……人類無時無刻都會詛咒他人,但因為能量過於微弱而唔起效,不過如果將千百萬道詛咒集合一體,就會變得非常強大。」

「咁如果指向靈體……會點樣?」肥師兄驚訝咁問。

「指向靈體嘅話……可以將靈體從呢個世界上完全消滅。」

「完全消滅……」肥師兄不停往我後退,非常震驚指住我,「即係凌大哥為咗煉製昆迪拉,殺死咗穆樞機口中講嗰個人?」

若兒。

「係咪……有咩誤會呀?」白寧不可置信地問,「師父係個好人,佢唔係啲咁嘅人,佢——」

「係真。」



我彎低身報返起骨刀,放入褸袋。

穆樞機同我四目對視,我感受到佢嘅憤怒。

「師父,點解……」

「你害死我最心愛嘅徒弟,呢樣唔係我最嬲嘅嘢……你竟然將若兒煉成昆迪拉,連佢條屍都唔放過!」

「對唔住,我——」

「你對若兒做過嘅事,我一世都唔會原諒你!」

穆樞機大聲咆哮,響亮嘅聲音喺廳內不斷徘徊。

一片寂靜。



大家都只用驚恐嘅眼神望住我,但無人願意接近我。

包括白寧。

真相被揭發,我唔認為佢哋仲可以安然無恙對我。

我望咗白寧一眼。

「師父,我……」白寧眼中流露住懼怕。

我合上雙眼,轉身離開呢度。

「對唔住,我嚟錯地方。」



從一開始就唔應該嚟呢個地方。

從一開如就唔應該同任何人有交集。

罪孽深重嘅人,無論點樣洗脫自己嘅罪孽,一旦被挖出嚟,就唔會寬恕。

背負罪孽嘅道路,無法回頭嘅道路,只能獨自堅持走落去。

縱使前方係深淵。

我企喺後巷,將骨刀握喺手心。

「若兒……」我垂低頭,額頭掂住骨刀。

並無回應。



我點燃起火光,將煙頭緩緩點著,然後雙手合埋放喺嘴巴,呼出暖暖嘅白煙。

——唔好再食喇,食煙對身體唔好啊!

其實,點會唔知。

只不過好似我咁樣嘅人,只能夠咁樣去慰藉自己,給予自己溫暖,令自己唔好咁寂寞。

即使虛渺。

「小凌,做咩唔開心呀?」

「若兒……」

「乖,無論發生咩難過嘅事,我都會喺你身邊陪住你。」

白煙迂迴住我周圍,彷似若兒緊緊抱住我,安慰我。

但只係我嘅幻想,無論我點用力吸支煙,直到火光燃盡,我依然感覺唔到溫暖。

若兒……

若兒……

若兒……

只有孤寂。

我——

「師父!」

一把響亮嘅聲音傳入耳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