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拙嘅身影向我跑過嚟,仲俾地下嘅污水跣咗下,差啲成個人趴街。

白寧跑到我面前,手撳住牆喘晒氣咁講:「師父原來喺度,我周圍搵咗你好耐!」

「你點解要搵我?」我皺起眉,不解地問。

「因為我擔心師父你有事,電話又唔覆,所以就周圍搵你。」

白寧喘完氣後,挺起胸膛一臉自信拍心口。



「好彩我熟悉師父習性,知師父一定會匿埋食煙。」

原來應有嘅時侯,你都會有少許智商。

「你無聽到嗰個男人講咩?我殺死若兒,仲將佢嘅屍體煉成昆迪拉。」

「我……聽到之後的確好驚訝,同我認識嘅師父係兩個人。」

我凝視住白寧雙眼,等待佢嘅答案。



「但我認識嘅師父……」

白寧臉上掛起微笑。

「係呢個世界上最溫柔嘅其中一個人。」

我……係呢個世界上最溫柔嘅人……

「佢雖然份人冷淡,把嘴又毒,又對女仔粗魯,但係……都係口不對心,其實內心好溫柔,無論係咩人只要需要人幫就會去幫。」



明明我係個十惡不赦嘅人,但白寧就描述到我咁美好。

真係好狡猾……

雙眼視線變得有啲模糊。

「乞乞乞乞乞乞乞嚏!」白寧突然對住我塊臉打乞嚏,口水噴晒過嚟。

「喂!白癡!衛生啲得唔得!打到塊臉都係你啲口水!」

我即刻擰轉頭,抹一抹塊臉。

「你天熱天凍都牛仔短褲,唔病就有鬼,拎住!」

我除低我條頸巾,然後掛落白寧條頸。



白寧呆咗呆,愣望住條頸巾,然後緩緩垂低頭,將頸巾緊緊包住條頸。

「你啱啱話最溫柔嘅其中一個人。」我諗起白寧講嘅嘢,「即係仲有其他人同我一樣?」

「嗯,另一個人就係師父。」

不如你直接話佢同佢同佢同佢。

「對唔住師父,我無諗過啱啱會搞到咁。」白寧忽然低頭道歉。

「又唔關你事。」

「其實我叫你上嚟,唔係真係因為師父想見你……」



唔知點解,白寧臉色有啲尷尬,耳根仲有啲發紅。

「其實……其實……算喇都係唔講。」

「你老母講一半唔講一半,你一開始就唔好講啦。」

「啊……其實今日係我生日。」白寧彷彿鼓起全部勇氣講出嚟。

「哦,我仲以為咩。」

「吓?咩叫以為咩啊!師父你有無搞錯啊,係生日,係生日啊!」

「咪即係老一歲,有咩特別?」

「……師父正衰人!」白寧不停咁拍打我。



我捉住佢隻手,雙眼同佢對視。

「對唔住,搞到你生日咁。」

白寧呆咗呆,馬上縮返手,垂低頭用頸巾遮住下巴同嘴巴。

「都係我唔好,我諗住請兩個對我最重要嘅人食飯,無諗過搞到師父咁。」

真係傻妹。

結果變咗我係千古罪人,令到傻妹開心嘅生日變成咁。

就算我想,都陪唔到傻妹慶祝,矮肥瘦師兄而家咁驚我,而且佢師父非常敵視煉製昆迪拉嘅我。



「難得生日,你同你師父好好慶祝啦。」

「但係……」

「我已經無嘢。」

「唔係,其實……我想去海洋公園。」

「咁咪叫你師父師兄同你去。」

「佢哋思想太守舊,話道士唔應該接觸呢啲凡物。」

反了反了,竟然話自己師父守舊。

「所以……不如師父今日就陪我去啊,聽講生日嗰個免費㗎!」

「最弊我唔免費。」

「但係……」白寧又一臉無辜,「我咁大個女都無去過……」

「咁又真係幾慘。」

白寧扯住我衣角,繼續無辜攻勢,好似家貓求主人楚楚可憐咁款。

「所以師父陪我去啊!」

如果小黑識得扮到白寧貓咁款,應該會比而家cute十倍。

唉……

「既然你生日,應承你一次。」

「真嘅?」白寧興奮到跳起,「咁我哋依家快啲出發啦!」

白寧拉住我隻手跑出後巷,今次到佢拖我走。

真係唔識講大話嘅傻妹。

你會覺得我係世上最溫柔嘅人,只係因為你唔知道事實真相。

但即使如此,你卻拉住我呢個罪人嘅手。

十惡不赦嘅猶大,有可能從地獄爬返上天堂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