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好多人呀!」

一入到海洋公園,白寧就成個大鄉里咁周圍指周圍大叫。

「唔好咁失禮,你生日唔係真係大晒。」

「哇!我第一次見到,原來過山車真係會三百六十度咁轉㗎!」白寧好似個小朋友咁指住過山車,「我想玩嗰個過山車,我哋快啲跑過去!」

「跑唔到過去。」



「點解嘅?」

「因為要搭吊車。」

我同白寧去咗排隊搭吊車,不過有好多人喺度排緊,等咗幾個字先上到車。

吊車開出,底下係過百米嘅高空。

「哇!咁高嘅,會唔會跌落去㗎!」



「以前試過。」

「真……真㗎?」白寧頓時面都青晒。

「我都係聽聞,七十年代海洋公園開張時曾經發生過吊車墮下意外,但因為當時香港旅遊業啱啱發展緊,為咗唔影響經濟,政府隱瞞咗呢件事。」

就好似隱瞞妖魔鬼怪嘅存在一樣,政府要隱瞞一件意外唔係難事。

只要加上傳聞二字,動用所謂獨立嘅媒體澄清,隨便作個理由解釋,就好容易瞞天過海。



而海洋公園作嘅理由,就係跌落山嘅係車頂蓋而唔係車卡。

事情真相,不得而知。

「聽講喺呢度望落去,會見到一架跌到爛晒嘅吊車,裡面有一家四口向你揮手……啊!差啲唔記得你有陰陽眼添。」

最後成程車程,白寧好生硬咁坐喺座位上,完全唔敢望落去。

落車之後,白寧就好似瀕死嘅pokemon去到pokemon center咁,瞬間補滿血。

「我要玩過山車!」

「有無睇過死神來了?」

「咩電影嚟?」



「係講過山車脫軌事故。」

結果佢即刻嚇到唔敢玩。

白癡妹生日,咁樣嚇佢又好似唔係幾好。

我同佢講返事實之後,佢就再次變得好雀躍,拖住我跑過去玩。

玩咗兩輪過山車之後,我目光呆滯企喺原地。

「師父,你做咩呀?」

「無嘢。」



「師父你……」白寧跑到我面前揚下手,「唔通你……驚?」

「無。」

「真係無?但師父你眼神好似好游離咁。」

「無。」

「咁我哋繼續啦……都係唔好,我有啲肚餓,我想食嘢。」

咕嚕——

白寧講完之後個肚就瞬間發出打鼓聲。

我滿意點一點頭,然後講:「既然你肚餓,咁我哋就去食嘢。」



不過呢度食嘢都好貴,就算買支水都要廿蚊,食個麥當勞餐更加要五六十蚊。

「師父,我要食呢個!」白寧指住一個成六十蚊嘅新地窩夫。

無錯,淨係指。

根據過往經驗,唔好指望隔籬呢個女仔會有錢畀。

「生日大晒。」我嘗試說服自己握緊嘅拳頭。

買完之後,白寧非常滋味咁食個新地窩夫。

「是壺,尼妖唔妖蝕牙?」白寧將個窩夫遞過嚟,而且係將佢咬過嗰邊遞過嚟。



我記得佢之前飲咖啡時都係肆無忌憚用我飲過嘅位飲。

大概白癡嘅腦部出現缺失,令佢感受唔到應有嘅羞恥。

「你食喇,咁好食嘅嘢當然要留畀壽星公。」

白寧邊行邊食,正當諗住行去下一個機動設施時,又無啦啦停低落嚟。

「嗰度有個細路成身濕晒,好似好可憐。」白寧指住前面。

咩都無。

不安預感隨即浮現。

「可能佢同媽媽失散咗,我哋要幫下佢。」

「喂……」

已經阻止唔切,白寧行到空氣面前踎低,一臉親切嘅表情問:「小朋友,你做咩自己一個呀?你媽媽呢?」

我嘆一口氣,無好氣行到白寧身後,拍落佢膊頭。

「我要同你講明先,你係對住空氣講緊嘢。」

「咩啊?細路咪喺呢度……」

白寧講到一半先明我講咩。

「師父……」白寧面都青晒,「你唔係話嗰啲咩過山車出軌,跳樓機扯斷頭係假嘅咩?」

「但我無講過吊車墮崖事件係假。」

「咁……」

我從褸袋拎出隱形眼鏡戴上,一個全身濕透,皮膚泛灰嘅細路頓時映入眼前。

「爸爸,媽媽,你哋去咗邊?我哋唔係要搭吊車上山咩?」

睇嚟吊車墮崖傳聞係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