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我哋去玩旋轉木馬好無呀?」

「好呀!我想玩呀!」

白寧帶住個細路周圍玩,仲要揀兒童專玩嘅機動遊戲。

「姐姐,我想睇大熊貓呀!」

「好呀,但我唔知大熊貓邊度有得睇……」白寧苦惱望過嚟,「師父你知唔知?」



「唔知。」

其實小明小朋友根本無玩到機動遊戲,佢只不過係飄喺啲木馬隔籬一齊轉,跟住個火車頭一齊跑,甚至坐喺空嘅碰碰車上面係咁俾白寧撞。

話說白寧長期對住空氣,加上啱啱不停撞空車嘅舉動,已經俾人當咗係癡線婆。

雖然本身都係。

所謂嘅海洋公園之旅,玩咗兩輪過山車之後就結束。



剩低嘅係天真少女幫助迷途羔羊嘅時間,我就無辜做咗苦力跟住佢。

「哇!我第一次見到熊貓呀!」

小明小朋友顯得十分雀躍,衝入去摸盈盈同樂樂。

但盈盈同樂樂好似感知到小明存在,表情驚恐咁匿返入窩。

結果小明小朋友失望而回。



原來熊貓嘅感官探知到靈體,一陣要mark返低先。

之後,白寧又帶咗小明睇海豚,睇完海豚就睇動物園,睇完動物園就睇園內表演。

唔經唔覺,個天已經黑。

「啊……原來咁快就夠鐘要走喇!」白寧愣望住離開嘅人群,「小明,睇嚟姐姐陪唔到你繼續玩——」

白寧講講下,先發現小明已經唔見咗。

「咦!小明呢?」白寧慌忙咁四圍望,以為漏低小明喺人群之中。

「佢已經消失咗。」我拍一拍佢後腦枕。

「消失咗……?」



「你都陪佢玩咗成日,帶埋佢去到出口,就算幾貪玩嘅細路都會攰。」

「佢唔係要搵返佢阿爸阿媽咩?」白寧驚訝咁問。

「佢根本唔係呢個意思。」

白寧一臉不解。

「佢只不過係期待去海洋公園,但蕩失咗路,所以哭爹哭娘嘅小朋友。」

我向白寧解釋。

「更何況亡魂記憶本來就殘缺,佢可能早就唔記得佢阿爸阿媽。」



心裡只有童真嘅細路,一次意外而喪命於此。

「原來……係咁……」

白寧似乎有啲失落。

「傻妹,你幫咗個小朋友,完成咗佢嘅心願。」我微笑住講,「而且唔靠任何人,憑自己嘅能力超渡亡魂,你應該開心先啱。」

白寧呆咗呆。

「你第一次解決鬼怪事件,下次你都要畀心機。」

「……嗯!我會㗎啦師父!」

陰霾從白寧臉上抹去,平日嘅白癡妹返嚟面前。



「我去廁所,等我。」我轉身向廁所行去。

呢個傻妹,寧願犧牲自己生日,都要帶住個細路。

雖然最後只係玩咗兩輪過山車,但呢一日佢經歷嘅嘢比過山車更有價值。

人傻真好。

而且有時望到佢啲白癡嘢,唔知點解低沉嘅心情會一抹而空。

明明晏晝先發生過咁嘅事。

去完廁所出嚟,只見傻妹坐喺度等我,周圍已經無咩人。



再唔走就真係阻住人收工。

就喺我諗住行過去時,我察覺到異樣。

一陣怪異嘅煙霧,非常唔自然咁喺白寧附近集結。

煙霧分散多條軌跡,每條軌跡彷彿帶有意識,逐步向白寧延伸過去!

不好預感從腦海浮現。

第一時間諗到嘅,係霍靜口中嘅連環殺手……!

「傻妹!」

白寧聽到我嘅叫聲,轉過頭望過嚟。

「……師父,做咩——」

分散嘅煙霧喺白寧面前聚集一團,非常劇烈地湧動。

蓬——

煙霧穿過白寧心口。

白寧睜大雙眼,眼神驚愕望向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