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傻妹!」

白寧無力向後倒下,我即刻跑過去抱住白寧嘅身軀。

「喂!傻妹!聽到就應下我!」

「……師父?」白寧緩緩張開雙眼。

白寧彷彿無發生過任何事一樣企返起身。



「你……有無事?」我愣望住白寧。

「無事呀……不過啱啱唔知點解頭暈咗下,可能今日玩得太攰。」

白寧好似完全唔知發生咩事咁。

我認真地觀察白寧,睇下佢有無異樣。

法術即為能量,假如佢身中降頭或者詛咒,會明顯有道能量附喺佢身上。



但無。

「師父?」白寧困惑咁望住我。

嗰道煙霧好肯定係靈體,而且……係怨念極深嘅靈體。

就連遠處嘅我都感覺到。

「無嘢,我哋走。」



我充斥住不解與疑惑,同白寧離開海洋公園。

因為啱啱發生咁嘅事,我驚白寧有事,所以我陪白寧去到佢屋企附近。

沿途白寧亦無咩異樣,同平時一樣大吵大鬧。

「喂。」我皺起眉頭望住眼前,「做咩帶我嚟呢度?」

白寧唔知點解帶我行到道居樓下。

「我屋企就喺度呀,因為我住緊嘅地方係師父租畀我。」白寧解釋。

「哦。」

原來係咁,以為白寧特登同我玩嘢。



樓上有矮肥瘦同佢師父,穆樞機可能都喺度,所以我並唔打算陪埋白寧上去。

「走啦。」我留低一句就轉身離開。

「等陣呀,師父。」

「做咩?」

「點解……晏晝嗰陣你唔叫若兒姐姐出嚟?」

白寧突如其來向我提問。

「雖然唔知你同若兒姐姐發生過咩事,但你哋關係咁好,我覺得件事唔係佢哋講到咁。」



我一言不發。

良久,我先緩緩開口。

「若兒,已經唔喺度。」

「……唔喺度?」

「嗯。」

我將鎖羅盆村嗰日,若兒為咗救我而犧牲自己件事,同白寧講。

白寧聽完之後睜大雙眼,非常震驚撳住嘴巴。

「若兒姐姐……佢消失咗?」



「佢無消失,我相信佢會返到嚟我身邊。」

「但你唔係話……佢俾山魅吸食咗咩?」白寧十分詫異,「我記得……Zoe小姐都係咁樣俾山魅食咗。」

「我哋曾經立下誓言,永不分離。」

即使生死相伴。
所以無論如何,佢都會返嚟我身邊。

「師父……」

白寧好似有嘢想講,但欲言又止。

「將若兒姐姐條屍體煉成昆迪拉,係咪師父你嘅意願?」



白寧認真望住我,眼神懇求住我。

懇求住我給予佢一個佢期望嘅答案。

「係,我係主動拎若兒條屍去煉製,無咩苦衷,完全係自己意願。」

「點解……師父要咁做?」

未能給予一個善人應有嘅答案,白寧應該會對我呢個「溫柔」嘅師父好失落。

但我望過去,卻發現白寧對住我微笑。

「你……笑咩?」

我困惑地望住白寧。

「因為,師父第一次同我講佢嘅嘢,所以我好開心。」

「但係,我唔係你想像中咁……」我十分詫異,「我做過嘅事就同穆樞機所講嘅一模一樣,係個十惡不赦嘅人。」

「師父,先係真正嘅白癡。」

白寧負手企喺眼前,就好似我平時話佢咁話返我轉頭。

「無論你以前做過啲咩,你都係我最溫柔嘅師父。你幫咗陳伯,幫咗Derek,雖然救唔到芷欣同Zoe,但你有搏晒命去救佢哋,而且最重要……」

「係你救咗我。」

我記得對上一次喊,係若兒死喺我面前嘅時侯。

從此之後,內心就變得封閉,眼睛亦變得乾涸。

因為我無資格享受凡人嘅情感,笑係對我嘅罪孽最大嘅侮辱。

我必須要獨自背負罪孽,走上孤身一人嘅道路。

但係今日我連續兩次感到熾熱。

熾熱嘅感覺,模糊嘅視線。

我想忍。

但忍唔住。

明明我應該要墮入深淵,但我唔自覺地向光明伸出手。

內心無法欺騙。

就算一次,就算只有一次,就算係妄想,就算係一場夢……

我……

希望有人能夠捉緊我隻手,將我拖出嚟。

於是,我開始向白寧講述我嘅往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