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無忘記過嗰種感覺。

人生之中,我經歷過兩次痛。

我出身喺一個中產家庭,爸爸係個收藏家,自己開咗間古董店,而媽媽就係個家庭主婦。

聽講以前爸媽只係小康之家,爸爸出嚟做咗十幾年嘢,儲第一桶金自己搞生意,賺到錢之後生活慢慢好起嚟。

我嘅過去同其他人無咩特別,甚至比其他人幸福唔少。



用遊戲嚟比喻,係一個好靚嘅首抽。

呢種幸福嘅生活一直去到十歲。

爸爸係個好迷信嘅人,成日拎啲古靈精怪嘅嘢返屋企,話用嚟旺下風水,沖下財運。

佢話可以有咁嘅生活,全都因為呢啲收藏品。

媽媽係個虔誠嘅佛教徒,佢話只要誠心拜佛,一定會得到福祉。



細個嘅我對妖魔鬼怪無概念,亦對呢方面嘅嘢無興趣。

就同其他細路一樣,見到鬼會好驚,攬住媽媽喊。

鬼,就係一樣好恐怖嘅嘢。

就只有呢個概念。

有一日,爸爸從泰國帶咗一件收藏品返嚟——



——一條裝住死人嘅骨骸嘅玻璃棺。

東南亞一帶興借用骨骸施展法術,以獲得強大嘅力量,養鬼仔就係其中一種。

而爸爸更係帶咗一條成人屍骸返屋企。

當然作為佛教徒嘅媽媽係反對,利用死者係邪門妖道,唔應該咁做。

嗰陣迫於無奈之下爸爸只好掉咗條屍去,但其實爸爸偷偷地收埋咗。

爸爸千叮萬囑我千祈唔好話畀媽媽知,佢話只要有呢條屍,就可以賺到更多嘅錢,生活就可以更加好。

「以前爸爸同媽媽窮又有乜所謂,但依家唔同,依家有你。爸爸想畀更好嘅生活你,所以無論用咩方法我都要賺多啲錢。」

當時我聽咗爸爸嘅話,無講出去。



「只係呢次,下不為例!」

我信任爸爸。

之後,生活就如同爸爸所講愈嚟愈好,更加有人睇中咗爸爸間古董店,諗住投資搞大去。

爸爸愈賺愈多錢,媽媽亦無懷疑過。

「一定係我每日虔誠拜佛,觀音顯靈啦!」媽媽雙手合一,跪喺神櫃面前。

我哋由私樓搬去獨立屋,多咗一層,大咗三倍,媽媽仲添多咗個女。

「我諗好啦,佢叫做……」



「好呀,同阿壹幾襯!」

「你兩個有無認真改過名?」我忍唔住問。

當人哋叫嘉俊、浩然嘅時侯,你會疑惑點解自己叫零零一。

因為一號機?咁點解無零號原型機?

美好嘅生活一直延續,我好奇嗰陣嘅骨骸爸爸有無搬埋過嚟新屋。

我熟知爸爸收嘢嘅習慣,沿住佢嘅logic喺新屋搵返條屍骸出嚟。

但當我搵到嘅時侯,我忍唔住大嗌咗出嚟。

除咗原先嗰條骨骸,仲有好多條破璃樽裝住嘅小童骨骸。



因為太恐怖嘅關係,我唔小心推跌咗其中一樽,碎散地下。

爸爸馬上跑到過嚟。

「邊個!邊個俾你過嚟呢度!」爸爸展現出從未見過嘅兇惡嘅表情,一手抱起返我出去。

我仲記得嗰日爸爸懲罰我,困住我喺間房度成晚。

自始之後,我就開始害怕爸爸。

「阿壹啊……尋晚對唔住,我唔係有心向你發惡,但你知嗰啲嘢好重要,因為呢啲嘢我哋先可以發達,所以絕對唔可以俾你媽媽知。」

爸爸喺度講大話。



但我選擇再一次沉默,聽從爸爸嘅話。

「阿壹乖,爸爸一定會錫晒你,買啲玩具畀你玩!」

我已經十歲人,唔係玩玩具嘅年齡,買畀妹妹仲好過喇。

我曾經問過媽媽嗰陣點解咁抗拒爸爸帶條骨骸返嚟,佢話:

「借助鬼神嘅力量係唔啱,因為呢個世上有借必有還,終有一日要還返畀佢哋。」

人只能向神乞討,絕不能與鬼交易。

當時我唔明白呢個道理。

直到我明白嘅時侯,已經太遲。

有一日,有個連環殺人犯闖入屋企,將爸媽同妹妹殺死。

呢個係我人生第一次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