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件事,以連環殺人犯闖入民居屠殺一家三口,生還者只有年僅十歲嘅細路告終。

當時事情轟動一時,但漸漸就被世人遺亡。

無人知道當中內情,以及連環殺人犯嘅真正身份。

一切都係我嘅錯……

係我拉開悲劇嘅序幕。



失去家人,幸福生活破碎嘅我本應淪為孤兒。

「我哋不如收留呢個細路。」當時若兒竟講出呢句話。

唔知係出於可憐定愧疚,若兒收留咗我呢個無家可歸嘅細路。

嗰陣嘅我仲細,唔明白所謂嘅妖魔鬼怪同驅魔師係咩一回事,仍停留喺鬼片嘅程度。

而若兒就係教會我呢一切嘅人。



「驅魔師就係專門幫人驅散妖魔鬼怪嘅職業。」

對世事慒然不知嘅我,從若兒口中漸漸得知呢個世界嘅真相。

「妖魔鬼怪係實際存在,比你想像中更複雜。」

我慢慢開始明瞭妖魔鬼怪嘅事。

若兒同穆樞機平日會出去幫人解決妖魔鬼怪嘅委託,而我就自己一個人喺屋企靜養。



因為遇上咁嘅事,佢哋唔想我再受外界刺激。

穆樞機係教會出身,隸屬教廷嘅樞機卿,唔係成日留喺香港,通常陪住我嘅都係若兒。

若兒同穆樞機唔同,係個溫柔和藹嘅人。

就同佢外表一樣,純白如雪嘅少女。

一開始,因為過去嘅事,我無意識地自我封閉內心。

每一晚,我彷彿見到全身浴血嘅爸爸、媽媽同妹妹企喺我面前,以怨恨嘅目光緊緊盯住我。

「點解……你要咁唔聽話?」

「如果你乖乖咁同我講,就唔會發生啲咁嘅事……」



「哥哥,好痛啊……」

沾滿鮮血嘅場景呈現眼前,夢魘纏繞我腦海之中,每晚無法安然入睡。

「你睇下。」若兒右手舉起一隻手指,「呢度有一隻手指。」

然後,佢左手又舉起一隻手指,跟住兩隻手chok一chok。

「你睇!左手隻手指變咗去右手,變咗兩隻手指!」若兒笑瞇瞇咁舉起右手兩隻手指。

「……無聊。」

若兒厭煩嘅舉動,令我不知所措。



點解佢可以毫無羞恥咁喺我面前做白癡?細路唔等於弱智啊?

但若兒始終堅持不懈咁接觸我,哪怕我不斷抗拒住佢。

封閉嘅心,不知不覺打開一條隙縫。

溫暖漸漸滲入,化為針線修補傷痕。

純白嘅光芒,將鮮血通通抹去,將向我索命嘅爸媽同妹妹驅散。

慢慢,全身浴血嘅爸媽同妹妹再無出現我面前。

慢慢,我同若兒開始變得親近。

「小凌,實不相瞞,其實我除咗驅魔師呢個身份,仲有另一個更加秘密嘅身份。」



「係咩?」

「超能力者。」若兒神情嚴肅,以十分認真嘅語氣講。

「……嗯。」

「喂呀!有無搞錯,咁嘅反應,係咪即係唔信我?我就表演畀你睇。」

若兒拎咗個雪糕筒玩具,上面有粒膠波。

「睇住啦,我準備用念力控制粒波。」若兒專注望住粒波,右手喺粒波上面凌空遊動。

咚——



粒波自己飛到若兒手上。

「係咪好犀利呢?快啲稱讚我!」若兒仲一臉自信咁講。

「你真係無嘢好玩,連全美一叮啲爛魔術都拎出嚟玩。」

「你點會知㗎!唔得,唔算數!」

喺呢大半年,若兒取代咗家長嘅角色,給予我小朋友應有嘅童年,教會我小朋友應有嘅知識。

佢嘗試治癒我嘅心理創傷,將我導返去正常人應行嘅路上。

雖然佢係白癡。

「小凌,慢慢……慢慢行出嚟。」

若兒拖住我隻手,一步一步帶我出屋企。

「唔好驚,我會拖實你隻手陪住你。」

被手汗沾濕嘅手顫抖地握住若兒隻手,雙腳卻遲遲踏唔出第一步。

「小凌,如果唔得嘅話唔緊要,我唔想強迫你……」

若兒眼神溫柔望住我,並無一絲壓力,只有傳嚟溫暖。

「但係,我希望你可以從過去重新出發,忘記以前嘅事,重新開始新生活。」

本來,我無勇氣踏出呢一步。

但望住若兒嘅雙眼,我嘗試踏出呢一步。

我想同若兒一齊踏出去。

「成功喇小凌!」若兒緊緊抱住我,「你終於走得出呢間屋,唔使再匿喺間屋裡面!」

之後,若兒將我帶到陽光底下,帶咗我去好多地方。

同若兒嘅生活太過開心,於是——

我竟然罪大惡極地忘記以前嘅悲劇,忘記以前犯過嘅罪孽。

因為曾經失去,所以我唔想幸福再次從我手中流走。

因為曾經傷心,所以我只想沉淪喺眼前嘅幸運之中。

喺我踏出屋企嘅半年後,若兒突然提議。

「依家嘅你已經可以正常人咁生活,所以……已經唔使再依賴我。」

若兒依然掛住嗰副和藹嘅笑容。

「我會幫你報中學,到時你就可以同其他人一樣喺學校讀書,喺裡面識好多朋友……」

「若兒。」

「嗯?」

「我想做驅魔師。」

呢個決定,卻導致第二個悲劇。

我始終無從過去汲取教訓,再一次犯下無可挽救嘅罪。

呢個罪——就係殺死若兒嘅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