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凌,右邊!」

我將太陽燈電筒照向右邊,怨靈頓時淒厲大叫。

若兒趁機喺怨靈腳底完成法陣,消滅怨靈身上瘴氣,將怨靈驅散。

「成功喇……」我大汗淋漓企喺原地喘氣。

「做得好。」



若兒拎咗條手巾幫我抹去額頭上嘅汗。

「雖然未到完美,但都叫做合格。」

據若兒所講,呢個世上僅有少部分人擁有天生望到靈體嘅眼睛,俗稱「陰陽眼」。

雖然坊間有唔少開眼嘅方法,但實際上望唔望到靈體係取決於視錐細胞,普通人除咗借助外物並無任何方法可以望到靈體。

我係屬於無陰陽眼嘅人,而若兒就有。



聽講穆樞機除陰陽眼外,擁有比若兒更特殊嘅體質,不過若兒無提及過。

「雖然你無陰陽眼,但只要畀心機一樣做得到。」

「哼!我一定會成為一個稱職嘅驅魔師!」我向若兒宣言。

「有決心係好事,不過比起我仲差得遠。」若兒彷彿安慰咁搭我膊頭。

「唔好再搭我膊頭,我已經唔係細路!」



「但喺我眼中,你永遠都係個細路。」

若兒派咗張好人卡畀我……唔係,應該係「弟弟卡」先啱。

最初我話成為驅魔師時若兒非常驚訝,佢擔心會勾起我過去嘅事。

「點解小凌你想做驅魔師?」嗰陣若兒咁問我。

「因為……我想盡可能去救助其他人,唔想再有同樣嘅悲劇發生喺其他人身上。」

若兒呆咗呆。

「小凌……你真係決定要咁做?」若兒再一次問。

「係。」我堅決點頭。



若兒猶豫咗陣,最後決定收為我徒,正式教授所有有關驅魔師嘅知識畀我。

「呢本係我特登為你寫嘅筆記。」若兒拎出一本簿皮非常殘舊嘅筆記簿。

「咁舊嘅本嘢。」

「作死你啊!」若兒一拳打落我個頭,「竟然話我特登寫畀你嘅嘢舊!你知唔知我寫咗幾耐,同埋簿皮舊舊地先更加有feel,你懂不懂?」

「不懂。」

同若兒吵鬧時,一張相從筆記簿跌出嚟。

我執返起張相,望住張相講:「呢張相……」



「係小凌拜我為師時影嘅相,我特登拎起曬相店曬出嚟㗎。」

「無聊。」

然後,我個頭又食多下拳頭。

我跟隨住若兒完成各種委託,慢慢熟習驅魔師嘅工作。

而不知不覺,我對若兒萌生出另一種情感。

並非恩人,並非父母,並非家人,並非師父……

一種難以言喻,卻非常在意嘅感覺。

我諗……



我……可能鍾意咗若兒。

但我同若兒年齡相差十幾年,似乎……無咩可能。

我……會唔會太妙想天開?

但如果我能夠成為一個大人,若兒……會唔會對我另眼相看?

青春期嘅少年總喜歡胡思亂想,憑感覺去做啲想做嘅事。

於是,我去學習點樣去做一個大人。

首先,衣著打扮係個重點,著住啲又卡通又logo嘅衫,就好似長唔大嘅小朋友。



於是,我就買咗純色嘅樽領衫同洗水爛牛,但咁樣係唔夠。

我參考咗貓王,用晒若兒畀我嘅零用錢買咗件復古皮褸。

仆街,已經窮了。

然後,髮型對外觀影響非常大,一定唔可以再梳住個薯仔頭。

但讕係成熟嘅all back配上過於白淨嘅臉孔反而有種韓仔乸型feel,所以我選擇咗比較凌亂而多層次嘅髮型。

再者,樣貌先係致命傷,十四歲嘅我太過青靚白淨,塊臉顯不出蒼桑,只顯得出暗瘡。

既然係咁,就留多啲鬚同整乾啲塊臉,捱多幾晚通宵加深啲黑眼圈,咁應該睇落會老啲掛。

最後,行為係真正反映出大人嘅氣質,配上大人嘅外觀做小朋友嘅行為,依然係小朋友。

今次我都無諗頭……

就喺呢個時侯,啱啱到港嘅穆樞機喺屋企門口出面食煙。

無錯!食煙!

我趁穆樞機無為意,偷偷入佢房拎咗支煙食。

「咳!咳!好難食呀!」

唔得,要做大人就要忍耐,呢條一定係決定做唔做到大人嘅線!

我鼓起勇氣,將手上呢支煙食晒去。

「咳!真係好難食呀!」

踏上大人嘅階梯之後,我就準備展視我截然不同嘅造型。

我企喺屋企門口點著煙頭,若兒返到屋企時呆若木雞望住我。

「若兒,你返嚟喇……」

「作死你啊!」

若兒一個重拳車落我個頭。

「……邊個教你食煙㗎?」若兒氣沖沖咁問,「唔使審,一定係穆爾泰條馬甩佬!」

「唔係,係我自己想食。」

「你做咩無啦啦食煙?屎忽痕得制無嘢做?」

「因為……我想做一個大人。」

若兒聽完之後愣咗愣,幾秒之後開始捧腹大笑。

「你……笑咩?」我不解望住佢。

「我笑你啊!白癡低B!」若兒恥笑聲令我紅都面晒。

「我——」

「唔好再食喇,食煙對身體唔好啊!」

若兒伸出手,將我嘴巴上支煙拎落嚟。

「想做大人唔係咁做,真正嘅大人就算唔食煙都型過食煙嘅人。」若兒收斂笑容之後話:「你離大人仲差得遠呀,小凌小朋友。」

就係咁,嗰日發生一件無比羞恥嘅事。

自此之後,我放棄咗追求若兒嘅想法,專心做一個驅魔師。

有日我將若兒畀我本筆記睇晒,於是無所事事嘅我行去若兒間房。

咯咯咯——

我推開門,若兒唔喺度。

裡面有個書架,上面全部都係有關神秘學同科學嘅書籍。

我隨手拎咗幾本書落嚟,裡面記載住比我認知遠深奧嘅知識。

睇嚟,我同驅魔師嘅距離非常遠。

我睇咗一個晏晝,睇到非常眼瞓。

正當我諗住返房瞓時,我唔小心撞跌咗一本書。

——一本封面無字嘅書。

有種奇怪嘅感覺。

好奇心驅使下,我打開咗本書。

書頁早已殘舊泛黃,裡面嘅文字東歪西倒,彷如手寫一樣。

唯一確定嘅,呢本書記載嘅嘢同我睇過嘅所有書籍唔同。

係專門記載禁忌嘅知識。

當我翻到某一頁,標題寫住三個字——

降魔術。

若兒寫畀我嘅筆記,曾提及過名為赫耳墨斯主義嘅秘教。

赫耳墨斯主義係建基於古埃及同古希臘嘅神秘學,其內容大大促進中世紀科學發展,係神秘學中地位非常重嘅秘教。

秘教中記載宇宙三大智慧——煉金術、占星術,以及降神術。

降神術,係透過某種儀式召喚高維度嘅神靈,令其附身於己身嘅法術。

不過據若兒所講,唔知係咩緣故,降神術早已失效。

而且並唔係法術失效,而係並無神靈有任何回應。

因此古代嘅神話可信性同重要性愈嚟愈低。

然而,魔依然存在。

換句話……

將魔召喚附身於己——就係降魔術。

唔通……殺死我全家嘅黑斗篷男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