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話?

「其實……我哋一早知白師妹收留咗你喺佢屋企,雖然師父極力反對,但白師妹堅持咁做。」

嗰個傻妹……

「如果你有佢消息,記住同我講!」肥師兄好緊張咁講。

收線之後,我即刻打畀白寧。



嘟——嘟——

嘟——嘟——

無人聽。

我邊心急咁喺大廳來回行,邊繼續打電話畀白寧,但依然無人聽。

究竟佢去咗邊?



「小凌。」若兒出現喺我面前,「點解你咁擔心白寧?」

「……吓?」我呆咗呆。

「明明……明明我講過會同你戰鬥同底,點解你要搵埋白寧幫手?」

若兒……果然有啲奇怪。

自從佢返嚟之後,就一直有種違和感。



而且,佢對白寧嘅稱呼改變咗。

「就算……到最後係點,我都會喺你身邊,同你永不分離。」

「……若兒你究竟做咩嘢?」我忍唔住問。

鈴鈴鈴——

係白寧來電!

我即刻接聽,但電話另一端卻一片寂靜。

「喂!白寧!」

「嘻嘻嘻嘻……」電話傳出卻係竊笑聲。



「你係……龐亮?點解白寧部電話會喺你度?」我緊張大叫。

「因為呢個小妹妹身上嘅秘密實在太有趣,從第一日見到佢,我就已經對佢好有興趣。」

果然,嗰日我送白寧落樓下之後喺街遇到嗰道黑影係佢!

「你唔好亂嚟,如果唔係我殺死你!」

「又係呢句?你會唔會太悶呀?想威脅人都畀啲心意啊!」

「你條仆街!」

「好喇好喇,我唔會殺呢個小妹妹住嘅,佢係預料之外發掘返嚟嘅寶物!不過呢……過咗今晚,可能就有大把人會死啦!」



今晚……唔通就係嗰個法陣?

「嘻嘻嘻嘻!我知你知我喺邊嘅,我好期待同你,仲有驅魔師小姐再見面!嘻嘻嘻!」

「喂!喂!」

收咗線。

白寧俾龐亮捉走咗。

但有件更加嚴重嘅事情——

睇怕龐亮設嘅係屬於一旦啟動可以奪去大量人命嘅法陣,以佢嘅性格甚至係奪去靈魂嘅法陣。

鋼煉裡面將成個城市所有人命煉成嘅劇情唔係天荒夜譚,只要畫到咁大個法陣,自然就對咁大個區域有效。



當然要將一個法陣畫到成個區咁大係好難,但若然繪畫多個有規律排列嘅連鎖法陣,亦能做到同樣效果。

後果不堪設想。

之後,我打電話畀霍靜同佢講呢件事。

「竟然發生啲咁嘅事……放心,我哋會救返白寧小姐。」

「我都要去。」

「我講過你要喺醫院好好休養,你傷患一個去到又有咩用?呢度交畀我同穆樞機就得。」霍靜始終態度強硬,唔准我插手呢件事。

好彩,佢唔知我偷偷從醫院逃走。



就算佢唔俾我介入,我都要插手呢件事,親自將白寧救返嚟……以及殺死龐亮。

銀刀、噴霧、電筒、鎂粉……我拎晒所有嘢,將所有派得上用場嘅嘢都帶上。

包括昆迪拉。

「若兒。」我將昆迪拉放入褸袋,「我需要你,同我並肩作戰。」

若兒呆咗呆,又驚又喜,臉頰微微泛紅。

「放心,我同小凌永不分離。」若兒化成白煙,竄返入昆迪拉入面。

執拾好驅魔工具之後,我就出發去目的地。

我跟住地圖,夜晚八點到達一個棄置嘅工地。

繼續向前行,喺最裡面位置有個廢棄工廠。

車閘並無閂埋,但濃烈嘅黑霧從車閘不斷湧出。

我打開電筒行入去,見到裡面有個人瞓咗喺地下。

「……霍靜?」

我即刻行過去,但幾道黑色嘅能量喺我面前竄動,阻礙我過去。

「殺……殺……殺死你……」

係怨靈。

我將電筒照向佢哋,佢哋即刻痛苦慘叫,喺我面前退散。

「你見點?」我扶起霍靜。

「凌……寧壹?」霍靜眼皮半開,「點解……你喺度……?」

「你係唔俾我插手呢單案,但我有我一定要插手嘅理由。」

「我知……」霍靜卻好似知道一切咁,「穆樞機已經將所有嘢話晒畀我知,所以我先唔想你插手……」

「穆……樞機,佢喺邊?」

「樓上,佢去消滅龐亮。」

「明白。」

龐亮必須要由我嚟消滅。

但而家要做嘅係先將眼前怨靈驅散,然後安置好霍靜。

「凌寧壹……」霍靜伸出手,遞咗樣嘢畀我。

「呢個……」我接過之後,驚訝咁話,「果然黑警啲黑科技係唔同。」

「殺……殺……殺死你哋……」嗰幾隻怨靈回復原狀,包圍我哋。

太陽燈雖然可以抑制怨靈,但無法徹底驅散佢哋。

不過佢哋智商無陳伯咁高,能量亦無陳伯咁旺盛。

可能係控靈術嘅後果——控靈術就係操縱鬼魂嘅法術,西方稱之為死靈術,簡單咁講其實養鬼仔就係控靈術一種,而高階嘅控靈術可以完全支配鬼魂。

不過咁樣做唔會無後果,人手強行驅動佢哋會加快佢哋能量消散,令佢哋崩壞。

「殺……殺死你哋!」

幾隻怨靈同時向我衝過嚟,我再拎起電筒照住佢哋,然後趁機跑到工廠角落,將霍靜畀我嘅嘢放置。

「霍靜!」我大叫一聲。

「收到!」

頓時,周圍空間變得波動,就好似火焰尖端見到嘅空氣扭曲映像。

「啊啊啊………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幾隻怨靈停低落嚟,雙手痛苦撳住個頭。

係磁場。

霍靜畀我嘅係一個黑色小儀器,佢已經喺工廠三個角落放置咗,剩低最後一個。

當四個角放置好後,再由霍靜啟動儀器,就可以喺工廠製造出一個小形磁場結界。

鬼魂係能量,會受到磁場干擾,就好似鎖羅盆村時若兒一樣情況。

我趁怨靈被牽制,拎出硝酸銀噴霧喺工廠中心畫出大曼陀羅法陣,將怨靈身上瘴氣通通引導出嚟,然後驅散。

好快,工廠回復一片平靜。

霍靜受到怨靈攻擊,我將佢扶起牆邊挨住。

「凌寧壹……你拎住嗰把骨刀,係屬於驅魔師嘅禁忌之物。」臨走之前,霍靜忽然講。

「嗯。」

「有啲嘢,做咗就返唔到轉頭。」

「無所謂。」

我轉身離開,跑上去搵龐亮。

但一上到去,就見到慘烈嘅畫面。

「嘻嘻嘻……你終於到喇,但已經太遲喇……嘻嘻嘻……」

龐亮單手捉住渾身浴血嘅穆樞機條頸,舉起佢喺半空。

喺佢身後,係失去意識,手腳被綑綁嘅白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