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嚟,事情唔係想像中咁簡單。

因為啱啱Shelly大叫引嚟周圍人目光,加上避免張揚講及呢啲話題,所以我先帶阿堯去café。

不過Shelly同浩然堅持要嚟。

「喂!我上次同你偷龍轉鳳,搞到我喺醫院俾人鬧咗一餐!」浩然撳住我膊頭,「今次關阿瞳事,你唔好諗住要我哋置身事外。」

「就係咁。」Shelly點頭。



逼於無奈之下,只好俾佢哋兩個住喺隔籬。

不過——

「喂?」阿堯指住我隔籬個人,「呢條女又咩料到呀?」

「我係一個驅魔師,專幫人驅散妖魔鬼怪。」白寧邊飲抹茶朱古力邊答。

「講到咁巴閉,唔諗下之前叫緊邊個做師父?」我無奈咁講。



因為應承過白寧教佢驅魔,所以帶埋佢出嚟。

周圍閒雜人等一律無視,我望向阿堯。

「阿瞳仲有佢阿爸阿媽,究竟發生咩事?」

「我都唔撚知……兩個禮拜前老嘢南美洲旅行返到嚟,成屋人就開始奇奇怪怪。」阿堯翹起二郎腿不停周圍望,答嗰陣並無望住我。

「老嘢即係邊個?」



「咪屋企嗰隻老嘢囉!仲有邊隻?」

「老嘢都有分男定女。」

「哦……咪男嗰隻囉!」

坐喺一邊嘅Shelly目瞪口呆咁話:「虧你可以同佢溝通到。」

只不過係個叛逆期嘅細路,再白癡嘅白寧我都搞得掂,何況係佢?

我繼續問阿堯:「係點變到好奇怪?詳細講嚟聽下。」

「我都唔知啊!」阿堯好苦惱咁撓頭,「咪就係有日老嘢返到嚟之後就奇奇怪怪,跟住另一隻老嘢又奇奇怪怪,然後到我白癡家姐都奇奇怪怪。」

睇嚟佢嘅詞彙非常貧乏,聽到連我都覺得奇奇怪怪。



「咁你覺得佢哋奇怪喺咩地方,點解你認為佢哋係俾嘢上身?」

「直覺掛……」阿堯面有難色,「唔識講喎。」

唔知阿堯係唔信我定唔信自己,佢雖然一副唔在意嘅表情,但其實坐姿非常忐忑,話語行間急得嚟又有點猶豫。

理所當然,正常人都唔會一嚟就完全相信呢啲嘢,更唔會相信自稱「驅魔師」嘅人。

但反過嚟講,情況已經嚴峻到令佢逼不得已嚟見我。

「無所謂,你即管講出嚟。」我嘗試安撫佢嘅情緒。

「係咪真呀,都唔知你係咪堅……」阿堯依然半信半疑。



「你唔信咁你又走嚟搵小凌?」浩然睇落好躁底,可能因為啱啱阿堯對Shelly做出嘅無禮舉動。

唔講唔記得呢個設定,浩然係暗戀Shelly。

「屌,我個白癡家姐成日話佢有個friend係驅魔師,又咩識斬妖除魔,又識超渡惡鬼,咁我咪嚟睇下咩料到囉!」

「喂,你開口埋口話你家姐白癡,你有無禮貌——」

「浩然,等陣先。」我舉手截停浩然。

佢唔係真心想向我求救,絕對唔會喺學校門口漫無目的咁等。

如果Shelly無衝上去阿堯嘅話,呢刻佢仲喺學校門口食西北風都唔定。

然而就算係咁,佢都咁樣做。



所以信佢一定會講。

「唉……就係咁……」

過咗一輪,阿堯終於好唔情願咁開口。

「老嘢話旅行嗰陣去咗個唔知咩阿茲卡班的遺跡,喺金字塔入面見到有神明顯靈喎!」

「阿茲卡班……你係想講阿茲特克?」

「求祈啦!都係嗰啲friend啦,咩天狼星啊嘛!我有睇哈利波特㗎!」阿堯一臉自豪咁講。

阿茲特克文明係中世紀中美洲一帶嘅文明,雖然屬於近代文明,但宗教方面係建基於另一個龐大嘅古文明——瑪雅文明,可以追溯到非常久遠嘅神話。



順提一提,阿茲特克同阿茲卡班唔係friend嚟。

「老嘢話嗰陣入去金字塔時唔小心扭親腳,入到去之後個所謂神明只係講咗一句話,就幫佢醫返好隻腳,跟住佢就非常崇拜嗰個神明,崇拜到癡撚咗線咁……你知唔知係點呀?」阿堯睜大雙眼問。

「係點?」我反問。

「佢掉晒啲觀音像同神櫃,然後訂製咗個雕像拜佢。嗰個咩所謂神明樣衰到死,唔講以為俾人打扁咗個鼻都算,老嘢仲要我哋起身又要拜佢,食飯又要拜佢,瞓覺都要拜佢!」

阿堯突然超大力拍咗下檯,嚇到成個café嘅人都望過嚟。

「你話,佢係咪雷啊?」阿堯仲要好大聲咁講。

我覺得你雷啲。

「咁之後呢?」我無在意周圍嘅人反應,專注喺阿堯身上,「你話你媽媽同家姐都奇奇怪怪,意思就係佢哋都信埋一份?」

「梗係唔係,最初佢哋都覺得老嘢誇大過頭,依家廿一世紀仲邊有人咁迷信?本來應該係咁……」

阿堯合埋眼睛,深深吐出一口氣。

「但之後有日,女老嘢唔知點解無啦啦信埋一份,跟住過咗幾日連我個白癡家姐都信埋一份,話拜多啲咩GDP都會高啲……」

聽到GDP,我差啲忍唔住噴咗口咖啡出嚟。

佢應該想話GPA。

「但如果阿瞳拜神嘅目的係為GPA,咁佢點會想quit u?」浩然不解咁問。

「我點知佢?可能佢拜到傻咗掛?」阿堯聳一聳肩。

「咁你又唔拜埋一份?」

「癡線,老嘢話拜得多可以導我向善,唔再黐埋我班friend度,我睬佢都有味!」

……喔?

睇落並無特別嘅理由,但直覺話畀我知係關鍵。

「總之依家成家人都奇奇怪怪,日拜夜拜,拜嗰陣仲要講一大段akekalabibibaba,拜到好似俾傳銷狗洗咗腦咁。」

「其實會唔會係你諗多咗,拜神呢啲傳統文化喺依家社會都好普遍,佢哋只係覺得值得信奉先會咁做啫?」Shelly問。

「咁你又覺得你個friend,即係我個白癡家姐quit u唔正常?」

駁唔到。

雖然阿堯睇落個樣MK,詞彙知識又貧乏,但關鍵時個腦又轉得幾快。

「總言之就係咁,如果你係真材實料嘅驅魔師就去搞掂返你個friend,我唔想日日都要去friend屋企屈蛇,就咁。」

阿堯講完之後,就轉身離開。

「白寧。」我叫一叫白寧。

「收到。」白寧企起身,拉住阿堯件衫領,「咪走住,戇鳩仔!」

阿堯呆咗咁望住白寧,眼眉開始抽搐。

「喂……你知唔知你同緊邊個講嘢?你夠膽講多次!」

「嗯?」白寧一臉不解,「講多次咩?戇鳩仔?」

炸彈即將引爆。

「哈哈……我出去撈咁多年未試過有人咁樣話我……」阿堯握緊拳頭,「睇嚟你唔識『死』字點寫。」

「戇鳩仔,戇鳩仔。」

「你就戇鳩!戇鳩婆!戇鳩婆!」

原來事情係咁樣發展,真意想不到。

喺佢哋互相戇鳩戇鳩嘅時侯,我行到阿堯面前。

「你要委託我幫你家姐無問題,但我要報酬。」

「吓……?」阿堯不可置信咁望住我,「佢唔係你個friend㗎咩?」

「咁又點,我係驅魔師,要我幫手就要報酬,如果無就係咁先。」

我向café門口行去。

「喂!等等!」阿堯叫停我。

我背住阿堯,偷偷壞笑一聲。

委託成立,又有新工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