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個攤檔係汽水圈,我哋要將直徑稍微大過汽水樽嘅膠圈拋過去套住汽水樽。

睇落雖然好易,但實際上好難,而且呢啲攤檔遊戲通常經過精心設計,令人好難掟得中。

不過,為咗尊嚴。

「為咗公仔。」白寧大嗌一聲。

我哋一定要掟中!



哐啷哐啷哐啷哐啷——

我哋用最後五個代幣買咗一桶膠圈,然後喺嘈雜嘅汽水樽聲之中搵個空位,開始不停拎起膠圈向汽水樽拋過去!

哐啷—!

哐啷—!

哐啷—!哐啷—!哐啷—!哐啷—!



「喂!唔好亂掟先得㗎!」我一嘢拍落白寧個頭。

果然係呃錢game,膠圈太細,加上係橡膠膠圈,基本上只要稍微唔準就會彈走。

就算身為驅魔師,身為敏捷嘅我,要玩呢啲需要極度精準同靈活嘅遊戲都唔容易。

倒不如講,運氣比技巧更重要。

「啊啊啊啊啊啊!中咗啦!」



我隔籬嗰個師奶指住汽水樽上嘅膠圈,大聲尖叫。

仆你個街。

但運氣唔係一樣實質控制到嘅事物,佢只係一個概率,唔會因為你祈一祈禱就會變得好運。

已經拋咗大半桶膠圈,但都仲未拋得中一個汽水樽。

「剩返最後五個膠圈。」我望向白寧,「我哋輪流掟埋去。」

「嗯!」白寧先拎起一個,然後拋過去。

哐啷—!唔中。

我又拎起一個,再拋過去。



哐啷—!唔中。

哐啷—!白寧再拋一個,唔中。

哐啷—!我又再拋一個,都係唔中。

白寧拎起最後一個膠圈,但準備拋出去時我撳停咗佢。

「一齊拋。」我將手搭喺佢手上,「最後一個唔俾你拋。」

「……嗯。」白寧燦爛微笑,「好呀。」

我哋一齊拋出最後一個膠圈——



哐啷—!

膠圈同汽水樽碰撞,發出清脆嘅玻璃聲,然後——

「……中……中咗啊!」白寧拉住我手臂,興奮到跳起嚟,「小凌!你睇!」

膠圈啱啱好卡住咗樽蓋位,跟住慢慢滑咗落去。

唔通……奇蹟真係存在喺呢個世界?

明明只係攤位遊戲,但當職員將半身大嘅狗狗公仔抱到我哋眼前時,我嘅嘴角不經意向上翹起。

呢種……係幸福嘅感覺。

「小凌,多謝你。」



白寧攬住狗狗公仔,臉上掛起十分歡喜嘅笑容。

「如果無小凌同我一齊拋,就未必掟到呢個公仔返嚟。」

又再次心動咗下。

原來幸福嘅感覺係咁美好,而家嘅話……大概應該可以?

我將視線移埋一邊,然後話:「就算今次掟唔到,你想要嘅話下次我都會幫你掟。」

「真係嘅?」

「嗯。」



「啊!係喇,我差啲唔記得!」白寧將狗狗公仔遞過嚟,「小凌可唔可以幫我拎住先?」

我單手接過半身大嘅狗狗公仔,而白寧就從手袋拎出一個粉紅色膠袋。

「嗱,畀你。」白寧將粉紅色膠袋遞畀我。

我接過膠袋,從膠袋拎出一個錫紙盒。

大概唔使問,都知入面係啲咩嚟。

我將狗狗公仔掉返畀白寧,然後小心翼翼打開錫紙盒——

無錯,果然係朱古力。

只不過,呢塊……唔係,呢一大舊朱古力有啲奇怪。

「我聽Shelly佢哋講情人節要送朱古力畀男仔,所以我特登請教佢哋,然後自己整出嚟㗎。」

呢舊……係一比一匕首形狀嘅朱古力,不過凹凹凸凸,仲已經溶咗一大半。

「啊!點解會溶咗嘅……」白寧嘟起嘴,一臉可憐望住自己嘅作品。

仲要咁大舊朱古力,你期望我可以點食?定係其實係拎嚟斬人?

唉……算啦。

「小凌,你——」

「好食。」

我徒手拎起呢舊黏手到不得了嘅朱古力匕首,放落嘴咬。

好甜,好膩,而且……呢舊係金莎嚟。

「真係好食?」白寧愣問。

「嗯,不過咁大舊,你同我一齊食。」

我一嘢將朱古力匕首塞落白寧個口,佢嗚嗚聲咁叫,食到成嘴都朱古力。

將金莎煮溶將雪返凍就叫整朱古力,白寧淨係識學埋呢啲垃圾知識。

不過呢把匕首……幾有心思。

真係特別嘅禮物。

食完之後,我問白寧:「你做咩無啦啦送朱古力畀我?」

「因為Shelly佢哋話情人節係送朱古力畀男仔嘅日子。」

「咁佢有無同你講要送畀心儀嘅對象?」

「啊……佢又無講。」白寧頓時面紅耳赤,「原來……係咁㗎?」

「點解你連呢啲嘢都唔知,你呢十幾年人生究竟學過啲咩?」

「呢十幾年人生……」白寧聲量忽然漸漸變細,「唔!就算知,我都會送朱古力畀小凌你!」

「點……點解?」我個心跳得愈嚟愈快。

白寧輕輕抬起頭,水汪汪嘅眼睛同我對視,粉色嘅嘴唇微微張開。

「因為,小凌係我最珍惜嘅人。」

睇嚟……我諗多咗。

白寧,始終係我認識嘅白癡妹。

我冷靜返自己無謂嘅情緒之後,輕輕拍落白寧個頭。

「雖然整到成pat屎,不過多謝。」

我同白寧坐喺角落,身邊擺放住巨大嘅狗狗公仔,邊望日落邊慢慢食朱古力。

我,大概搵到自己想做嘅事——

我認清應該守護嘅事物。

「下次唔好再用金莎整啦。」我食埋最後一啖朱古力,「你知唔知三月十四係白色情人節?」

「三月……十四?」白寧呆咗呆。

「係男送朱古力畀女嘅節日,到時你學下嘢,下次整返舊似樣畀我。」

「下次……無……下……」白寧低頭喃喃自語。

「你講咩?」我皺起眉頭。

「無嘢!」白寧抬起頭,燦爛咁笑住講:「下次我會整靚啲畀你!」

「聽住先。」

夕陽嘅光芒,映射白寧嘅笑容上。

然而——

我無察覺到——

幸福嘅背後——

終焉正在來臨——

自嗰日之後,我再無見過白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