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哋嘅Whatsapp對話,停留咗喺兩個禮拜前情人節嗰日。

兩個禮拜,白寧無Whatsapp我,亦無主動搵上門,或者學校突襲我。

因為佢曾經有跌電話落屎坑嘅前科,所以我並無太在意。

但無佢喺我身邊吵吵鬧鬧,總係有種唔習慣嘅感覺……可能傻妹一時變得咁靜,實在十分怪異掛……

又或者……我可能真係習慣咗佢喺我身邊。



無論係點,今日返學前去搵一搵佢。

正當我換好衫褲圍咗條頸巾,準備出門時,電視突然播出一段緊急新聞:

「緊急新聞報導,今早清晨時份,位於灣仔嘅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受到不明襲擊,由行人發現後報警。當警員到達教堂後,發現教堂內所有人全數失蹤,現場並無留下痕跡,但教堂外牆唔同位置分別發現五芒星符號。」

鏡頭轉向教堂,外牆上有幾個鮮紅色嘅倒五芒星符號。

「警方暫時封鎖堅道一帶進行調查,暫時未有發現,初步懷疑同宗教團體『撒旦教』有關,唔排除涉及宗教恐怖主義。」



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係穆爾泰嘅地頭!

我即刻打電話畀穆爾泰,但打唔通。

呢個世界除咗基督教、佛教呢啲信奉神靈嘅宗教,仲有專門信奉惡魔嘅宗教——撒旦教就係其中之一。

佢哋通常會被視為邪教,喺接近三分一人口信仰基督教嘅世界,崇拜惡魔係必然會被視為邪惡。

但現今大多自稱崇拜惡魔或以撒旦教自居嘅宗教,大多數都係譁眾取寵,借崇拜惡魔為名去賺取名利,卻連最基本嘅召喚儀式都一竅不通。



即使係咁,喺當中亦有真正崇拜惡魔,識得各種禁忌法術嘅邪教徒隱沒當中。

我轉身返房執拾驅魔工具,然後即刻馬上出發去到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

被人群同記者圍繞住嘅警方封鎖線,我見到一道熟悉嘅身影。

「凌寧壹?」喺封鎖線帶頭嘅皮褸女子非常驚訝叫出我個名。

係霍靜。

「你點解會喺度?」霍靜問我。

「我嚟搵穆樞機。」

「教堂入面所有人全部失蹤,我哋都搵唔到——」



「我知點解。」

霍靜雙眼訝異望住我,我從背囊拎出磁場探測器,開始探索周圍磁場反應。

磁場反應非常紊亂,教堂外圍幾乎維持最高水平。

「呢部係……?」

「磁場探測器,用嚟搵結界入口。」

喺強烈磁場反應中,有一點小缺口不停以飛快速度閃動,無停低過。

「對方不停改變結界入口,唔想我哋闖入去。」



「交畀我。」霍靜轉身搵幫手,「喂!你哋,過嚟!」

「你想做咩?」我不解咁問。

幾個拎住一身儀器嘅警員行過嚟,霍靜向佢哋講:「同我分析呢部機顯示嘅磁場變動pattern。」

「收到。」佢哋現場接駁儀器,打開電腦,開心專心分析。

「凌寧壹,我勸你唔好睇小我哋黑科技嘅水平。」

我上次已經見識過,能夠製造小範圍磁場嘅裝置。

「我聽講你同穆樞機關係水火不容,點解佢出事你第一時間就救佢?」霍靜一臉疑惑。

「一場相識,況且佢救過我朋友一命。」



「哦。」霍靜無再多問。

過咗幾分鐘,分析出咗結果。

「磁場每五秒鐘變動一次,缺口每次喺直徑三十米內隨機移動,收集八十二次數據經由計算後,有68%會向——」

「唔要廢話,我要結果。」霍靜低沉講咗句,卻充分展現長官嘅威脅,令下屬冒冷汗。

「唯一準確計算到嘅結果——三十秒後磁場缺口會移到教堂正門,但係……」其中一個人口震震咁答,「缺口直徑太細,五秒內最多只能夠俾六個人入去。」

「入唔切會點?」霍靜追問。

嗰個警員似乎無呢方面常識,於是我幫佢答:「會被空間切斷。」



裡面敵人人數未知,而我哋只能派六個人入去。

「如果收集到更多數據,可能會得出更多結——」

嗰位警員未講完,霍靜就大嗌:「你你你你,四個入去!」

「我都要入。」我講。

「好。」霍靜爽快答應,邊整理身上裝備,邊向教堂正門行去,「全體準備!」

多一點猶豫,就會多一點變化,所以要趁呢次機會先闖入去。

十秒後,手上磁場探測器產生變化。

「缺口依家喺教堂門口!」

我先向缺口跑過去,霍靜佢哋隨後趕上。

一穿過缺口,柔和嘅白光映入眼前,我哋踏入教堂內嘅主座堂,卻傳嚟一陣血腥惡臭。

祭台上方嘅十字架,有個神父釘咗喺度——

只剩半身。

神父睜大驚恐嘅雙眼,嘴角流住鮮血,內臟腸子懸掛半空,血水滴滴答答滴落地下。

唔係穆爾泰。

喺屍體下方,有三個全身白衣,笠住遮蓋成個頭部嘅白色尖帽嘅人,佢哋頸戴銀色倒五芒星頸鏈,手上拎住……

砰—!

槍聲驟然響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