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彈並無預期般向我飛嚟,因為槍聲並非由嗰個男警手上發出。

「霍靜!」

霍靜從後開槍打中男警隻手,令佢手槍跌落地。

「凌寧壹!」

怨靈撳住被子彈打中嘅手,打算再執起手槍!



我即刻拎出太陽燈電筒向怨靈照去,怨靈被強光刺得合埋雙眼發出慘叫,我再趁機拎出驅鬼符咒貼落男警額頭。

黑霧漸漸從男警眼耳口鼻釋出,化成一道人形……

呢道人形,竟然係身穿白袍嘅撒旦教教徒!

怨靈並無戴住尖帽,佢嘅容貌同其中一個瞓喺地下嘅白衣教徒屍體一模一樣,而且嗰個教徒唔係俾其他人殺死,而係自刎而死!

佢專登自殺,用咗某種禁忌術式令自己亡魂瞬間化身為怨靈!



被逐出男警身軀嘅怨靈轉過身,向霍靜飛過去!

佢今次想附身喺霍靜身上!

「小心!」我大叫一聲。

下一秒,怨靈忽然痛苦哀嚎,身上冒出一連串藍白電光!

霍靜拎住一把頭端由一連串鐵線圈組成嘅長槍,藍白電流沿住線圈交錯釋出,形成磁場將怨靈緊緊束縛住!



如果無估錯,係專門對付鬼魂,能夠產生小型磁場嘅軌道槍。

霍靜眼神向我示意,我馬上畫出能夠驅散瘴氣嘅曼陀羅法陣,不過怨靈嘅怨念程度極深,混濁黑霧瞬間充斥成個小堂!

每個撒旦教教徒,都非常狂熱地崇拜撒旦教。

不過怨靈被霍靜束緊緊縛,無法反抗,幾分鐘後瘴氣終於完全消散。

「睇嚟,兩位並唔係神嘅走狗。」

一道高瘦嘅身影出現喺我同霍靜背後,連我哋都無察覺到。

「救命……上帝救救我……啊……」男警嘅聲音從背後傳出。

當我回頭一望,只見血花四濺。



男警被嗰道突如其來出現嘅身影,用匕首割開咽喉。

「你係咩人……」

我未問完,霍靜已經舉起手槍,然後開槍。

喀嚓——

霍靜訝異望住手上把槍,槍內再無子彈可以射出。

「你嗰把係Glock 17,彈匣總共十七發,啱啱你已經開咗最後一槍。」

一個黑衫黑褲,外搭深紅色絲質外套,頸項同手腕戴住多款倒五芒星同山羊款式嘅銀色飾物,身型高瘦,輪廓深邃,年約四十嘅短髮男人緩緩行過嚟,從容對住霍靜講。



「國際通緝犯,撒旦教古老密派——太陽神殿嘅現任教宗,亞納扎‧艾奎諾,精通多國語言,擁有不亞於軍人間諜嘅知識同戰鬥能力。」

霍靜講出對方來頭。

「一句話,宗教狂熱嘅恐怖分子。」

「你哋對我哋似乎有誤解,我哋唔係咩恐怖分子。」亞納扎表情平靜地澄清。

「將教堂整到咁嘅罪魁禍首竟然講得出咁嘅話。」霍靜反諷。

「呢個係逼不得已嘅犧牲,佢哋被信奉假神嘅宗教荼毒太深,為咗糾正佢哋,我哋亦失去咗好多信徒。」

「你哋都係被惡魔荼毒太深嘅一份子。」我握住銀刀,警戒住佢。

「非也。」亞納扎舉起食指搖兩搖,「我哋雖然係撒旦教,但我哋從來唔崇拜惡魔。我哋信奉真實,探索真理,從來唔依靠虛無飄渺嘅神,同相信科學嘅你哋一樣。」



「我哋至少唔會好似你咁殘忍。」我講。

「你只係仲未理解到我嘅諗法,當人類從虛偽中解放時,你就會感激我今日做嘅一切。」

「咁係我太正常,同大腦有病嘅人溝通唔到。」我邊回答亞納扎嘅話,邊睄望霍靜。

霍靜輕輕合埋雙眼,我即刻拎起太陽燈電筒照向亞納扎雙眼,封鎖佢視線。霍靜舉起啱啱偷換好彈匣嘅手槍,向亞納扎開槍!

亞納扎心口連中四槍,臉部後仰,但無倒下……?

「你哋會明,因為我哋係同類。」

突然,一道身影突入,閃到亞納扎背後!



係穆爾泰!

全身血痕,只睜右眼嘅穆爾泰舉起半身長銀劍,向亞納扎斬過去!

但亞納扎轉過身,將穆爾泰隻手箍住,再將過肩摔將穆爾泰撻落地下,再拔出銀刀準備向穆爾泰咽喉劃去!

砰!砰!

千均一發之際,霍靜向亞納扎頭部連開兩槍,但今次亞納扎向側邊避開,無正面硬食子彈。

係避彈衣,所以啱啱亞納扎俾子彈打中先無事!

「我哋會再見。」

亞納扎從外套暗格掉出一個圓柱,白色煙霧頓時從圓柱釋出,將身影遮蔽於白煙之中!

我拎起銀刀衝過去追擊,氣管忽然感到灼熱感,不停咳同打乞嚏,而且眼淚同鼻水不自覺咁流出嚟。

「係催淚彈!」霍靜將我撲落地下。

片刻之後白煙散去,小堂只剩返我、霍靜同穆爾泰三個。

霍靜向住對講機大叫:「Over,over!目標逃離緊教堂,全速守住教堂每個出口,唔好俾任何人出入!」

但之後,守喺教堂外嘅警員並無發現有任何人出入,搜索教堂後亦唔見亞納扎蹤影。

呢次教堂救援行動中,四名警員死亡,六十六位神職人員死亡,十三位太陽神殿教徒被擊斃。

我只受輕傷,霍靜同被怨靈附身嘅男警對峙期間被打中左肩,穆爾泰傷勢最嚴重,再遲一步嘅話可能就有生命危險。

太陽神殿今次光明正大挑戰教會,目的未明。

但從亞納扎嘅話之中,感受到當中蘊含巨大陰謀。

四日之後,我收到穆爾泰嘅電話。

「凌寧壹,我有嘢同你講,我搵到亞納扎潛入教堂屠殺嘅目的。」

「係咩?」我唔明穆爾泰點解會同我講,但故且問一問原因。

「佢拎走咗同龐亮案件有關嘅所有資料。」

「龐亮……?」

「一個天魔,另一個係拜惡魔嘅人,佢哋可能暗地裡有聯繫都唔定。」

「咁又點?」我大惑不解。

「天魔當時有兩個目的,第一係佈置地區性法陣,但俾霍靜搗破,而另一個……係捉走白寧。」

「……白寧?」

「天魔捉走白寧似乎唔係無原因,好可能——」

穆爾泰未講完,忽然收到矮肥瘦嘅電話。

「喂?」

「凌大哥,你快啲嚟醫院!師父……師父佢重傷命危,有嘢要同你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