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馬上跑去醫院,去到某間病房,望住瞓喺床上嘅病人。

病人嘅名叫官燕飛——即係白寧師父。

官燕飛面色蒼白,氣若遊絲,但當望到我時雙眼驟然煥神,甚至想坐起身。

「點解會傷得咁嚴重?」

「你終於嚟,我有嘢要同你講……」



「你答我先,你同白寧係咩關係?」

白寧姓官,佢又姓官,但白寧從來無講過佢哋兩個之間係有血緣關係。

官燕飛向我微微一笑,早就估到我嘅問題一樣。

「白寧,係我某次委託收留嘅孤兒。」

我耐心聆聽官燕飛嘅話。



「不過佢唔係父母雙亡嘅孤兒,而係……從某個邪教組織救出嚟嘅孤兒。」

「嗰個組織……」

腦海裡浮現出一道名字。

「係太陽神殿?」

官燕飛輕輕點頭,確認咗我嘅諗法。



「因為曾經受過某種非人對待,我救佢出嚟嘅時侯,佢選擇遺忘以前所有記憶,封閉自己嘅心靈,心智年齡永遠停留喺兒童階段。」

同白寧相處嘅一點一滴再次映入眼前,嗰張笑得天真燦爛嘅笑容。

「太陽神殿似乎為咗某個目的而對兒童做實驗,而白寧係唯一成功嘅實驗體。當時太陽神殿無刻意阻繞我,佢哋只係講咗句……」

「講咗句咩?」

「當成年之時,成為合適嘅容器,會返嚟搵佢。」

成年之時……合適嘅容器……

「我為咗隱藏佢嘅存在,幫佢改名換姓,將佢當成一個平凡人去養育。當佢想做道士,我舟意叫幾位徒弟多番刁難,但估唔到最後遇到你,最終逃唔過命運。」

因為我……所以白寧先會俾大陽神殿發現?



「係龐亮……唔係,係天魔?」

「嗯,當時天魔睇穿白寧體質,所以先捉咗佢。」

白寧因為我中被捲入天魔事件,被天魔睇穿本身體質,而最終呢件事傳到去太陽神殿耳中。

亞納扎‧艾奎諾……四日前進攻教會,就係為咗確認呢件事!

「點解……點解會咁!」我忍唔住緊握拳頭。

「事到如今我唔再隱瞞……」官燕飛虛弱得只能以吐氣方式逐隻字吐出,「所謂實驗體,就係以人工方法培育出適合惡魔附身嘅容器。」

我心如止水,冷靜聆聽一件驚天動地嘅事情。



並無太驚訝,因為自上次古神委託,我同穆爾泰發現白寧並非擁有陰陽眼咁簡單。

白寧,聽得明瑪雅古神Ah Puch嘅神語。

「白寧,係禍害世界嘅存在,唔應該俾佢生存喺呢個世上。」

官燕飛緊閉雙眼,睜開之時卻滿眼通紅。

「但我唔忍心殺死佢,唔忍心殺死一個對世事一無所知嘅天真細路,所以我選擇收留佢,將佢作為一個普通女仔去湊大成人。」

——爺爺話過欠人嘅嘢就一定要還,如果唔係會遭天譴!

——呢張符好勁㗎,叫做鬼畫符,有避邪鎮靈嘅作用!嘿!

——唔好睇小呢棵蔥啊,雖然佢只係一棵蔥,但佢係一棵好有用嘅蔥。



仆街,你真係欺騙我感情,你根本就無爺爺。

「凌寧壹,你可唔可以答我。我,究竟有無做錯?」

官燕飛雙眼同我對視,等待住我嘅答案。

「無。」

我肯定地給予答案。

「白寧,從頭到尾都無錯。」

「係咁啊……既然係咁,我可以同你講。白寧自從遇到你之後,原本停留兒童階段嘅心智竟然慢慢出現變化,變得愈嚟愈似一個少女。」



官燕飛露出對兒女成長感到欣慰嘅笑容。

原來唔係我錯覺,白寧的確一點一滴成長緊。

「但正因為咁,佢瞭解到總有一日太陽神殿會搵到佢。佢慢慢學識何謂愛情,為咗唔俾你有危險,佢選擇一個人默默離開。」

——你情人節嗰日有無嘢做,不如一齊出街?

嗰個傻妹,原來係同我道別。

「佢喺邊?」

「呢兩個禮拜我一直追尋白寧,但最後都救唔到佢,佢……尋日已經俾太陽神殿捉走咗。」

我緊握拳頭,握得指甲陷入皮肉之中。

我竟然無察覺到,無察覺到白寧身上嘅變化,無察覺到呢一切!

「好對唔住……無保護到白寧。」

「唔需要。」我深深吐一口氣,「白寧,仲未成年,係咪?」

「三月十三。」

而家離三月十三仲有一個禮拜。

「我會代替你去救白寧返嚟,你就好好喺度休養。當你醒返,就會見到白寧喺你身邊。」

我會代替傻妹另一個最重要嘅人去救佢出嚟。

轉身準備離開病房前,我再向官燕飛問多一條問題。

「如果……佢無遇到我,依家嘅佢會唔會好似普通女仔咁生活?」

「嗯。」

「係咁啊……」

「但係,如果佢無遇到你,佢唔會好似普通女仔咁笑得咁開心,笑得咁燦爛。」

——因為,小凌係我最珍惜嘅人。

我決定好。

我搵到我要做嘅事。

等我,白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