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已經決定好?」

警局審訊房,只有我同霍靜兩人。

「嗯。」

霍靜搖頭,輕嘆一口氣。



「你執著到咁,我無謂阻住你。」

「你今次好順攤,無天魔嗰次咁麻煩。」

「因為你眼神唔同咗,煙味消失咗。」

霍靜手托下巴,意味深長向住我笑。

自己都唔自覺,雖然褲袋仲袋住打火機,但已然無再食煙。



「不過我無可能俾你就咁冒險。」

「你意思係……?」我疑惑不解。

房門忽然被打開,一道身穿黑色羊皮大褸嘅高大身影行入審訊房。

「意思係必須要有強力嘅外援。」

穆爾泰傷勢雖未痊癒,但睇落並無大礙。



「經過資料搜查,我哋已經初步得悉太陽神殿匿藏地點,不過地形人數一概不明,貿然闖入嘅話風險太大。」

霍靜拎出幾份文件,全部都係有關太陽神殿嘅資料。

「唯一調查到嘅係佢哋想召喚嘅惡魔名字——Beelzebub。」

「竟然係蒼蠅王……」穆爾泰露出驚訝神情。

「係好出名嘅惡魔?」霍靜疑問。

「喺教廷眼中,Beelzebub係惡名昭彰嘅大惡魔,撒旦聖經中呢位惡魔亦係名列前茅嘅大惡魔,魔王般嘅存在。」

穆爾泰講得無錯,就算係唔熟悉宗教嘅人,都會知Beelzebub——別西卜呢個名字。

惡魔嘅禍害可以威脅世界,可想而知作為魔王嘅Beelzebub成功喺現實得到軀體會有咩不堪設想嘅後果。



聽到呢度,心中頓時浮現一個諗法。

「照太陽神殿講法,容器成年時先可以降魔。」穆爾泰嚴厲正詞,「我哋要喺三月十三日前行動,就算救唔出白寧,至少……無論用咩手法都要阻止Beelzebub降臨,就算係——」

「唔得!」我一手扯起穆爾泰衣領。

「呢次係關連到世界嘅命運,一旦太陽神殿成功降魔,會發生咩事無人會知。」

「我知……」我垂低頭,慢慢鬆開手,「但就算係咁,我都會保護白寧。」

「為咗一個女仔放棄世界?你到依家諗法都咁天真——」

「唔係,我有確確實實嘅方法。」



穆爾泰同霍靜詫異望向我。

我將作為保險,拯救白寧嘅方法話畀佢哋兩個聽。

「你……癲咗啊?」霍靜一臉不可置信。

「……的確係可行方法。」穆爾泰合埋眼點頭,然後睜開眼問:「你係認真?」

「嗯。」

「好……就咁做。」

「喂!穆樞機,你唔係陪佢癲啊嘛?」霍靜極力反對。

「呢個只係最後保險,唔一定會變成咁。」我誠懇坦率對霍靜講,「反而我有件事要拜託你。」



我將有關陳伯案件嘅來龍去脈話畀霍靜知。

「我……重新徹查呢件事。」霍靜瞇起眼,不滿咁講:「但你唔好講到交代後事咁。」

「我無諗住送死,我仲有好多嘢想做。」

「咁你到時記得幫陳伯出庭作證。」

「當然。」

我面不改容,講咗句大話。

警方同教會合作,進行調查,準備突襲太陽神殿嘅計劃。



但時間倉促,經霍靜用超級電腦計算後,定制出成功率最高嘅計劃。

三月十二日夜晚,將會將以亞納扎為首嘅太陽神殿一網打盡。

我返到屋企,小黑即刻出嚟迎接我。

「喵!喵喵喵!」小黑睜大黃色瞳孔,因為我又整到成身傷而擔心。

我抱起小黑,然後話:「今日帶你搬一搬屋。」

「喵?」

我將小黑帶到去白寧屋企,暫時放住喺度。

「凌大哥,白師妹佢……」肥師兄擔心到臉頰啲肥肉跌晒落嚟。

「閣下,會帶白師妹返嚟,係咪?」矮師兄厲眼與我對視。

「嗯,當然,你哋好好睇住你哋師父。」



作戰前一日,我喺條街度行嘅時候,撞到個熟人。

「凌先生!」戴住黑超,全身牛仔打扮嘅Derek向我打招呼,「咁啱嘅,又嚟驅魔啊?」

「唔係,我散步。」

「係喇,白寧小姐呢,唔見佢同你一齊嘅?」

「佢……今日唔舒服。」

「喔!」Derek點頭,「其實上次醒返之後你哋就走咗,一直都想同你哋當面講句多謝。」

「唔使,交易嚟啫。」

「唔係,我係多謝你畀咗機會我去面對自己過去。」

我不解咁望住Derek。

「你唔係淨係幫我解夢,你仲教我點樣面對過去,今日我先可以企喺呢度。」

雖然Derek講到好多謝我,不過我無太大感覺。

如果白寧嘅話,可能會理解到唔定。

「所以我諗住開套電影講驅魔師!」

「唔撚係掛。」

你咁樣咪即係要將我哋辛苦隱藏嘅事跡公諸於世?

不過諗諗落又無所謂,因為根本唔會有人信。

「Derek!」有個女仔向Derek跑過嚟,「你係……凌先生?」

我面無表情,舉起手講咗句:「Hi。」

「你哋識㗎?」Derek好驚訝指住我哋兩個。

「係啊,凌先生之前幫我驅過魔,仲斬爛我枕頭,打到我損手爛腳!」Heidi半開玩笑咁講。

「喂,凌先生你咁對我女朋友真係唔得!」Derek搭住Heidi膊頭講。

「你哋……拍拖?」我舉起食指喺二人之間徘徊。

「係呀,都一段時間。」Derek沾沾自喜咁講。

「真係令人驚訝。」

「但你個樣一啲都唔驚訝。」

唔單止Derek,而家嘅Heidi亦都能夠挺起胸膛開心大笑,無再被過去束縛。

我稍微好奇咁問Derek:「我記得你為咗Karen,七年嚟都無再鍾意其他女仔。」

「我到依家都無忘記過佢,我甚至有同Heidi講過Karen呢個人。」

「嗯。」Heidi點頭。

「不過我明白到,光唔係照亮,而係傳遞。」

「咩意思?」我露出不解嘅表情。

「Karen佢雖然離開咗我,但佢將愛嘅光芒傳遞咗畀我,而依家我希望可以傳遞光芒畀其他人,等其他人可以感受到光芒嘅溫暖。」

傳遞光芒……

「不過,我得到嘅光芒唔淨止嚟自Karen。」

「無錯。」Heidi點頭附和,「仲有凌先生。」

「你所做嘅一舉一動,已經將光芒賦予咗畀我哋。」

我愕然望住佢哋。

大概因為,我從來未諗過會得到咁樣嘅回應。

當初為咗唔再孤獨,為咗報仇而做驅魔師,漫長嘅道路我唔經唔覺幫咗咁多人。

穆姑娘、Shelly、浩然、阿瞳、芷欣老豆、阿堯,仲有其他人……都覺得係咁嗎?

昔日若兒將光芒傳遞畀我,照亮處於深淵嘅我。

今日我將光芒傳遞畀他人,重覆住同樣嘅事情。

但係,仲差一個人。

「多謝你哋。」我衷心向Derek同Heidi道謝。

雖然佢哋兩個不明所以望住我莫名奇妙嘅道謝。

到三月十二日夜晚,準備去拯救白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