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哋而家前往嘅目的地,係位於馬鞍山嘅馬鞍山教堂。

相傳以前馬鞍山礦場落成先,村民人數激增,於是落成咗兩個教堂供居民供奉,其中一個係馬鞍山教堂。

後來教堂漸漸荒廢,成為廢棄教堂。

話說附近一帶村民非常抗拒外來人嚟參觀,認為被打擾安寧,所以馬鞍山教堂幾乎無人問津。

我哋撥開半身高雜草,爬過生鏽圍欄,進入大門早已塌毀嘅廢棄教堂。



「身為撒旦教竟然用教會做藏身地址。」霍靜厭惡搖頭,然後打開電筒。

座堂只有兩個課室左右大,電筒照一轉,除咗厚如棉團嘅灰麈、佈滿天花嘅蜘蛛網、腐化多日嘅麻雀屍體、斷成兩截嘅十字架石像之外,就無其他嘢。

「呢度真係太陽神殿嘅藏身點?」其中一個警員膽怯咁問霍靜。

霍靜並無回答嗰位警員,視線移到我身上。

我指住本應係祭台位置嘅地下,然後話:「成座教堂淨係得嗰度地下無麈。」



「有機關?」霍靜問。

「我睇睇。」我行到祭台前踎低觀望,地板雖然無塵,但又無任何機關。

我拎出太陽燈電筒,照落地下。

果然,一個法陣瞬間顯現眼前。

「用隱形墨水畫嘅法陣。」



我拎出硝酸銀噴霧,將隱形墨水洗走。

「磁場有反應!係結界!」其中一個拎住插有儀器嘅電腦嘅警員話。

同上次喺教會創造結界情況相反,呢座教堂本來磁場反應非常劇場,自然形成無形結界,而對方藏匿於結界之中,再透過法陣將磁場平復落嚟,切斷無形結界入口。

磁場雖然紊亂,但結界入口無劇烈浮動。

「你你你你,喺度stand by,其他人跟我入去。」霍靜指揮佢嘅下屬。

穆爾泰默不作聲,做咗個十字架手勢。

「我準備好。」我應咗句。

今次行動分別由霍靜帶領嘅少數特警成員,加上穆爾泰為首嘅幾位神職人員,同埋我進行。



我哋沿住磁場缺口步去,穿過之後映入眼簾嘅——

鈴——鈴——鈴——

緩慢嘅銀鈴聲傳入耳中,映入眼簾嘅係一個祭壇。周圍燈光昏暗,只有牆身掛住油燈,燃點黑色蠟燭,白衣教徒左右兩邊肅立,總共六十六個人。

正中央地下有個大型倒五芒星陣,鮮紅嘅顏色彷似以血畫成,而法陣正中心有個山羊角惡魔雕像。

鈴——鈴——鈴——

銀鈴聲緩緩響起,白衣教徒低頭細語,猶如祈禱緊。

其中一個教徒察覺到我哋,抬頭望過嚟,然後其他教徒嘅目光一齊聚焦過嚟。



「噓!噓!噓!噓!噓!噓!噓!噓!」

頓時,一陣黑霧充斥房間,將眼前視線完全遮蔽!

「小心!」霍靜拔槍大叫。

砰!砰!

身後響起槍聲,忽然兩道黑影跌到我腳邊……係兩個頭部中槍嘅神父屍體!

我望向身後,黑霧之中隱約見到開槍嘅人……係其中一位特警成員!

嗰個特警雙眼流露懼色,然後顫抖嘅雙手舉起手槍指住我。

「怪物……怪物啊!」



砰!

槍聲響起,但子彈並無向我射嚟!

喺嗰位女警身後,另一粒子彈貫穿咗女警個額頭,我仲未明白發生咩事,連番子彈向我身邊不停射過嚟!

我邊跑邊躲避子彈,霎時另一道高大身影握住銀刀向我撲過嚟!

「可惡嘅惡魔,我唔會俾你迷惑到!去死啦!」身穿白袍嘅神父向我捅過嚟。

我輕輕出腳將神父踢跌,然後反手將佢壓落地下!

「惡魔!放開我!惡魔!」



唔通……佢哋俾人迷惑,將除自己以外嘅人都當成敵人?

正當我牽制住神父時,黑霧中飛出一粒子彈將神父太陽穴貫穿,神父隨即停止大叫,面部無力垂落地下。

周圍實在太混亂,槍聲同慘叫聲不斷傳出,屍體陸續遍佈地下。

「凌寧壹!」

係霍靜!

我馬上向叫聲跑過去,只見霍靜同穆爾泰仲有幾位特警同神父企喺一個法陣裡面,佢哋似乎無受到影響。

「快啲入嚟穆樞機個法陣!」霍靜向住我大叫。

我即刻向霍靜跑過去,但霍靜又突然舉起槍指住我。

唔係……

千均一發,霍靜開槍之際,我俯低身跑到霍靜腳邊,與此同時子彈向我身後飛去,將準備從後襲擊我嘅特警殺死!

「虧你諗到我想做咩。」霍靜吐咗口氣。

「虧你咁決斷殺死你啲手下。」

「我係上司,佢哋成為威脅,我有責任處理佢哋。」

身處法陣裡面嘅我哋並無成為其他人目標,但黑霧之中大部分人都被迷惑,不停襲擊其他人。

而且,除咗佢哋之外,仲有另一班敵人隱藏黑霧之中。

嗖—!

穆爾泰拔出半身長銀劍,將正面襲嚟嘅兩個白衣教徒斬首!

「咁落去唔係辦法。」

短短兩分鐘,原先數十人嘅小隊幾乎全軍覆滅,黑霧之中血味彌漫,屍遍橫野,化為慘絕人寰嘅地獄。

「係惡魔召喚。」穆爾泰從眼前場景得出推測。

「佢哋……已經完成降魔?」霍靜睜大眼睛愕然地問。

「唔係。」穆爾泰搖頭否定,「只係單純召喚咗惡魔嘅靈體,而且唔係Beelzebub,不過……呢個惡魔似乎好難搞。」

「佢係咩惡魔?」我好奇問。

「以我所知,可以瞬間令所有人反目成仇嘅惡魔只有一個——所羅門七十二柱魔神第七位Aamon,亞蒙。」

黑霧慢慢散去,喺祭壇中心有個梟首狼身蛇尾嘅靈體飄浮空中,以銳利嘅米黃色雙眼俯視眾人。

環境漸漸明瞭,但無見亞納扎同白寧。

唔通佢哋唔喺呢度……?

「Madam!顯像儀探測到石像下方有暗道通往密室!」霍靜身後其中一個特警報告。

霍靜環視一周,然後話:「亞納扎‧艾奎諾同官白寧可能就喺密室度。」

我焦急咁話:「我哋快啲過去!」

「等等,我幫你哋開路,然後留喺呢度。」霍靜截停我。

我好快就明霍靜嘅意思。

雖然只係靈體,但惡魔仍舊強大。

正因為咁,只有黑科技儀器,但無任何神秘學知識嘅霍靜係無可能同惡魔與之抗衡!

「放心。」穆爾泰睇穿我心中想法,「你以為太陽神殿進行降魔,教廷只會派我呢位香港樞機?」

我赫然發現,側邊幾位神職人員身上制服同穆爾泰嘅等級一樣,係來自其他國家嘅教會樞機。

「去救白寧。」

轟隆—!

爆破裝置將惡魔石像炸開,底下出現一條通往深處嘅樓梯。

穆爾泰又將兩個教徒斬殺,我跟喺穆爾泰身後一齊向樓梯跑去。

「霍靜,多謝。」

「唔使,同埋唔好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