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梯非常長,驟眼望去只有一片漆黑,並無見到盡頭。

「喂。」跑喺我前面嘅穆爾泰叫我。

「做咩?」

「你決定好……咁做?」

「……嗯。」



穆爾泰擰轉頭愣望咗我一眼,又轉過頭繼續跑落去。

「真係兩師徒。」

我無回答佢,繼續跑落去。

跑咗過百級階級,終於到達地面,但周圍連一絲燈光都無,只能靠電筒照住前方兩三米位置前行。

「小心。」穆爾泰停低舉手示意。



一道身影緩慢走到十米前方位置,同普通白衣教徒唔同,眼前出現呢個人教袍同尖帽係黑色。

佢無對我哋嘅出現感到反應,反而攤開雙手抬望向天花大叫:「惡魔將會降臨現實,給予人類真正自由——」

對方未講完,穆爾泰已經衝上去將銀劍捅落佢心臟。

但詭異事情發生,對方唔單止無死,反而以沙啞嘅聲線發出尖銳笑聲,雙手捉住銀劍唔俾穆爾泰抆出嚟!

穆爾泰心感不妙,馬上鬆手退後。



黑衣教徒除低尖帽,咧起滿嘴鮮血嘅笑容,突然一道強大能量向住佢身體滔滔不絕湧入!

「Asmodeus女王陛下,我獻上我嘅身體,請賜予我恩寵!」

呢個景象,莫非……

「係降魔——」

穆爾泰未講完,黑衣教徒突然憑空出現穆爾泰眼前,將穆爾泰捉走!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喺暗道深處發生連番巨響,但眼前過於幽暗,根本睇唔到發生咩事!

「捉……住……啦……!」



我望向腳邊,一隻滿佈青筋嘅灰手竟然從影子湧現將我腳腕捉住!

下一秒,地板如同泥沼將我隻腳緊緊吸住,慢慢將我身軀拉落去!我拎出銀刀插落牆身,但彷彿有幾百隻手一齊扯住我隻腳,我愈掙扎就愈沉落去!

嗖—!

銀光閃過,將灰手手掌齊整斬下!

影子頓時消失,我跪低回返啖氣,然後望住斬斷灰手嘅人。

「Asmodeus,阿斯摩太,同Beelzebub同樣被稱為魔王嘅大惡魔,擁有操縱陰影嘅能力。」

附身黑衣教徒嘅Asmodeus從天花影子浮出,倒掛喺天花。佢撳住流血不止嘅手腕,睜大滿佈血絲嘅雙眼,然後咳出兩大口鮮血,血量之多喺地板形成一攤血窪。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Asmodeus突然痛苦大叫,刺耳得耳膜都就穿。

人類係無法承受惡魔嘅能量,最終只會身體崩潰而亡。

但換句話講,喺崩潰之前,佢可以完全發揮出惡魔嘅力量,甚至能夠呈現出違犯宇宙定律,展現我哋唔認知嘅能力。

能夠操縱陰影嘅大惡魔,幽間一片嘅走廊無疑係絕佳嘅處身地點。

「哈啊啊啊啊!」

突如其來嘅情景,睇到連我自己都覺得痛。

Asmodeus竟然伸手捏爆自己下體,仲沾沾自喜咁笑住。

「Asmodeus係女性靈體,佢可能容忍唔到自己附身喺男人身上。」



穆爾泰一本正經講出最有可能,但又笑話一般嘅解釋。

「凌寧壹,你走。」

「……咩話?」我一臉驚愕。

「我唔係要幫你頂住,而係呢度唔需要你。」穆爾泰從長褲拔出銀刀,「適性唔啱嘅容器最終會自取滅亡,而世上唯一適合惡魔嘅容器就喺暗道盡頭。」

「但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smodeus再次憑空出現眼前,但穆爾泰即刻擋喺佢前面,俾Asmodeus捉落陰影!



轟!轟!轟!轟!連番巨響再次發出!

「……走……快走!」穆爾泰嘅聲音斷續發出,下一秒二人驟然消失喺暗道之中。

真係……講嘢唔乾脆嘅人!

我繼續沿住暗道跑去,不停咁跑,不停咁跑。

跑到暗道盡頭,有道非常重嘅石門。我將石門緩緩推開,眼前再次映入光芒。

「Welcome my friend, I know you will come here.」

出現眼前嘅係另一個祭壇,比起啱啱如同教堂般大嘅祭壇,呢度只有一間房間嘅大小。

但呢度,係真正嘅祭壇。

「還返白寧畀我。」一望到亞納扎,就隨即怒火中燒。

黑色蠟燭擺成圓陣,圓陣內地板繪畫咗一個非常複雜嘅血色法陣,亞納扎‧艾奎諾企喺法陣中心,喺佢身後有張石床——

白寧就瞓喺上面!

「其實撒旦教同科學家好相似,我哋不如傾一下。」亞納扎展現一副友善模樣向我伸出手。

「我同你無嘢好傾。」

「撒旦教係中世紀已經出現嘅宗教,但亦係少數步入現代之後有認真吸收科學知識而進步嘅宗教。」亞納扎自顧自開始講起嚟,「你唔通唔想知咩?」

「唔想知咩?」

「實驗體008……官白寧小姐,點解可以成為供惡魔附身嘅完美容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