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體……!

聽到呢度,我再無法強忍怒火,拎出銀刀向亞納扎衝過去!

鏘!鏘!鏘!鏘!

亞納扎拎出匕首抵擋我嘅攻擊,但無正面還擊。

「進化論係現今最多人支持嘅人類起源學說,雖然有少數學派認為人類唔係進化而成,但有樣嘢一定正確——人類天生係有適應環境而進化嘅能力。」



亞納扎架起我把銀刀,伸出腳踢落我毫無防備嘅腹間,將我踢跌落地!

我即刻企起身,握緊銀刀同佢對峙。

「進化有分為先天同後天,先天有西方皇族選擇近親相交保持優良基因,後天有透過適態環境改變基因序列,人類無法降魔,只係因為未能適應。」

聽到呢番話,心裡頓時冒起唔好嘅念頭……!

「無錯,透過先天將能承受較長時間惡魔能量嘅容器交配繁殖,再後天不斷重覆灌輸惡魔能量,透過繁殖與適應培植出可以承受惡魔程度嘅容器。」



亞納扎猶如發明家,欣喜將實驗結果講出。

「官白寧,就係唯一成功嘅實驗體!」

我瞄準亞納扎嘅頸動脈,一刀揮過去!

「冷靜,當你因為我嘅所作所為而嬲,你有無諗過依家嘅科學家其實都一樣?」

亞納扎輕鬆擋住我攻擊,依然無反擊之意。



「科學家為咗探索知識真理,會拎其他動物用嚟做實驗,其實同出一轍,探索世界真相同時總要付上代價。」

「歪理,又係嗰種讕係現實企喺道德高地嘅道理?」

「我從來無承認過自己做嘅事係啱,而係我想去咁做。雖然我哋係撒旦教,但其實唔係真正信奉惡魔。」

「你同打完人話自己係無辜有咩分別?」

「你,信唔信神?」

亞納扎突如其來問咗條問題,不過佢似乎並非真正向我發問。

「我哋同科學家一樣,只係一班想探索世界真理,但就屢屢受到教廷嘅壓迫。十字軍東征,女巫狩獵,聖女貞德,歷史上出現過無數例子,所以我想窺探一下,所謂嘅神係咪真正存在。」

「咁點解要降魔?」我反問。



「如果真係有神,渺小嘅人類係無法抗衡,所以就要利用與神相反嘅魔。」亞納扎講出目的背後嘅原因,「凌寧壹,我睇過天魔嘅資料,你當時用昆迪拉殺死咗天魔係咪?」

「咁又點?」

「所以你係同我同類人。」

「我的確做過咁嘅事,但唔代表我同你一樣。」

「咁嘅事?你誤會我嘅話,昆迪拉係對付比自己強大嘅靈體時其中一種有效對抗手段,係科學界嘅重大發現,點解你會認為有錯?」

亞納扎一臉不解。

「因為用骨灰煉製武器係有違道德?因為將人煉成怨靈係禁忌?因為詛咒係邪惡?」亞納扎嘆氣搖頭,「唔係,係因為人類作出偽善嘅理由束縛自己,令知識停滯不前。」



亞納扎停低攻擊,友善地向我伸出手。

「我哋係同路人。」

亞納扎隻手放喺我眼前,佢講嘅嘢其實不無道理,比起邪教,甚至接近以科學為中心嘅驅魔師諗法。

不過……

「真遺憾。」

我伸出手,將銀刀直指亞納扎要害,亞納扎馬上縮手後退避開一刀。

「點解?」亞納扎問咗句。

「我唔係嚟為咗阻止你哋降魔,拯救世界。」



腦海浮現出一副臉容,一副非常傻氣,非常天真,想將之永遠守護嘅笑容。

「因為呢個女仔?」亞納扎呆咗呆,「真係浪漫嘅愛情,只為心中想守護嘅事物不顧一切奮鬥, 背後迎嚟嘅係世界末日。」

鏘!鏘!鏘!鏘!鏘!鏘!鏘!

亞納扎終於無再繼續講話,露出認真眼神同我戰鬥!

「放心,為咗喺毫無雜質情況下進行儀式,呢間房只有我哋兩個。」亞納扎嘅匕首掠過我嘅臉頰,劃出一條血痕,「只要你打贏我,就還返個女仔畀你。」

我右手拎起銀刀擋住匕首,左手伸落褸袋,拎出另一把刀揮過去!

亞納扎輕鬆伸出手撳住我嗰隻手,我即刻出腳向佢下體踢落去,但佢宛如洞悉我一切動作,輕輕踢落我腳腕將我踢跌。



佢隨即騎喺我身上,舉起匕首向我條頸捅落去!

千均一發之際,我舉起右手擋住咗呢刀,但手掌被匕首貫穿,血流如注滴落我臉上。

「你右手無咗。」亞納扎淡淡地講。

「你把刀無咗。」

被貫穿嘅右手緊緊握實匕首嘅刀柄,唔俾亞納扎抆返出嚟。

亞納扎並無驚慌失惜,好冷靜執起跌喺我身邊嘅銀刀向我揮過嚟,我即刻舉起另一把銀刀擋住,但呢個體位非常不利我發力,刀光漸近眼前!

我將被貫穿嘅右手一揮,血水直飛亞納扎雙眼,將佢視線遮蔽,然後拎住銀刀隻手向佢斬過去!

「Shit!」亞納扎抹去眼上嘅血水。

揮刀一剎那亞納扎即刻跳起身避開,刀尖只劃破佢嘅上衣,但我無停下攻擊,馬上從褸袋拎出小型燃燒彈,點著之後向亞納扎掟過去!

蓬—!燃燒彈直中亞納扎身軀,但冒起嘅火焰只足以造成輕微燒傷。

但已經足夠,我即刻向亞納扎撒出漫天鎂粉,燃燒反應加上密室無氧環境,造成連鎖效應引起塵爆,將亞納扎燒成火人!

火舌向我飛撲而來,我舉起雙手抵擋,雙手同臉頰頓時感到痛不欲生嘅灼熱感。

「啊!」爆風將石床上嘅白寧吹跌地下,仍然沉睡緊嘅白寧表情痛苦叫咗聲。

幸好火焰並無波及到白寧,但火海將天花滿滿覆蓋,形成一大團火雲!

「呢次應該……」我望向亞納扎本來身處嘅地方,只剩下火焰熊熊燃燒。

「You’re crazy man.」

濃濃煙霧背後,亞納扎身影漸漸淡出,佢脫去紅色外套,左半身皮膚被燒得通紅,左眼連睜都睜唔開,非常狼狽。

但係,佢竟然從啱啱嗰一剎那避過塵爆!

「你睇嚟,想同我同歸於盡。」

亞納扎拐下拐下向我行過嚟。

「只要救到呢個女仔,連自己條命都可以唔要?」

我嘅右手被匕首貫穿,我嘅雙腳再無力氣,我嘅雙眼模糊到睇唔清眼前一切,我嘅雙耳只聽到一片鳴聲。

呢次係最後一次機會,我必須要喺呢一擊殺死亞納扎!

我拼盡最後嘅力氣,左手緊握銀刀,右手從腰間拎出手榴彈,向亞納扎衝過去!

亞納扎大吃一驚,打算後退避開,身後卻被一片火牆阻擋。

「你咁做……官白寧都會一齊遭殃!」

我無理會亞納扎嘅話,將手榴彈掉到亞納扎腳邊,然後——

蓬—!

爆炸並無預期出現,取而代之釋出一陣白色煙霧!

「係……催淚彈?」亞納扎即刻撳住眼鼻,但白煙將佢嘅視線完全遮蔽。

為咗同擁有軍人身手嘅亞納扎戰鬥,我早有兩手準備,包括要求霍靜幫我特製武器。

我衝入催淚彈釋出嘅白煙同火場濃煙混合而成嘅煙霧之中,向亞納扎刺出出奇不意嘅一刀!

嗖—!

銀刀陷入血肉之中,成功捅穿亞納扎嘅身軀!

但同時——

腹部感到冰冷嘅感覺,體溫沿住液體慢慢從我身體流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