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深夜,紐約大街,跟香港不同,外國的城市一到深夜就特別少人。病君獨個在大街遊走,沒有資格做英雄一事繼續纏擾著自己。病君從衣袋裡取出一張電子卡片,那是老先生交給自己的東西,老先生叫比爾·萊利(Bill Riley),職位是代理人,那張卡片說穿了其實是方便他尋找到病君的追蹤器。

「我想再試一次…」

「或者不是時候。」

病君一邊走著,一邊回想老先生的回覆,有缺點就不能成為英雄嗎?回去吧,在香港至少可以躲在家裡看電視,深夜走到大街又有大排檔,在紐約?只能吃漢堡包,和那些變種的唐人街料理,是的,紐約不適合我。



走著走著,時間已是清晨的5時,手錶響起提示,把病君從混亂的思緒中抽離出現實…

大廈天台,一個紙盒裝的中式外賣炒麵就放在圍欄。太陽還未現身,天色已出現微藍,病君坐在天台圍欄上,吃著炒麵,紐約就只有這個日出可以感動自己,好吧,甚麼都不要想,就先享受這個時刻。

「喂~~」一把聲音從遠方傳來…

病君一愕,回頭仰望,那是對面一座八十八層高的天台傳來的聲音,一個女生就站在一角,是珍妮!?

「我已經查過~~沒有呀~~」珍妮一笑,用盡力氣,朗聲叫喊著,「沒有你的記錄~~你不是我們的員工~~」



她知道我會看日出嗎?好一個瘋婦。病君坐在比珍妮矮的大廈,苦笑,「很好。所以…你今天又要跳嗎?」

「去你的。」珍妮繼續大聲說著,「今天~~你坐很遠~~」

「…不是你叫我換一座大廈嗎?」

「噢…是的~~」珍妮笑了一聲,「你今天有穿褲子嗎~~坐得太遠~看不到~」

多麼奇怪的對話,在紐約市上空飄盪著,只能希望民居的隔音做得夠好,雖然我都幾乎肯定有人聽到我們的對話。



「我想~我只是想說~~昨天對不起~~」珍妮叫得太用力,不其然咳了幾聲。

「甚麼?」

「在你吻我之後~~我~~那些激動的~~反應~~」珍妮有點尷尬,更甚是要她這麼大聲地說。

「掌摑?」病君聽罷一笑,大聲回應,「哦~不痛了~」

日出了,日光映紅了兩個人的身子,兩個人就坐在三街之隔的兩個天台,朗聲對話著,聲音在整個紐約市上空徘徊,又擴散到地上的街道…這個女生真可愛,其實臉頰早就不痛,病君也很理解珍妮昨晨的激動反應。

「你每天都來天台?」

「今天才第三天~」

「哦……其實~你好意思嗎?」妮珍大叫,病君不明所以,「…要一個女生這樣大叫~去跟你聊天~」



病君聽著,失笑,「那~你想怎樣?」

「…其實有別的方式溝通嗎?」

天都亮了,病君與珍妮在晨早的紐約街頭走著,人來人往,珍妮似是不用工作般,與病君聊著紐約。病君說自己是個旅客,過幾天就會搭回程機回香港,事實上他沒有說謊,因為他昨晚被那種討厭紐約的情緒濃罩下,立即就買了機票。

珍妮是個口不擇言的女生,她要當病君一天的導遊,說著要感謝病君昨天那番話令她跳不成樓,「不滿現在的生活,就鼓起勇氣換一個…」,「見過用盡全力的自己嗎?」,病君想著,當英雄怎麼要被批准?我只是想守護這個有趣的世界,不一定要加入超級英雄的聯盟吧。這天很快就完結,病君與珍妮道別,珍妮當然亦有邀請他到家裡「喝咖啡」,病君沒有興趣,兩人就此分別。

每個人都有一個需要被幫助的故事,或者自己當不了聯盟的人,可以做個默默幫助路人解決問題的無名英雄。一個爸爸為保護女兒被車子撞傷,病君上前協助處理傷口,並偷偷醫好了他正在擴散的癌細胞。一個飢寒交迫的婆婆在路邊行乞,病君送上一杯熱飲及一個漢堡包,再讓她患上輕微發燒並叫了救護車,至少可以讓婆婆在溫暖的醫院度過這寒冷的晚上。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家帶著孫女走過,病君買了個小汽球送給孫女,誰叫他們沒有病,病君心想,不然自己都可以大顯身手!病君望著快樂的兩爺孫離開,愈做愈是得意忘形,一邊享受成為英雄的同時,一邊遊走於街道並尋找需要拯救的病人。

一個小伙子在前方走著,老人家拉住跑跑跳跳的孫女,一不小心把小伙子手上的咖啡弄瀉,小伙子發怒,斥責了老人家幾聲就離開。老人家摸一摸身上的銀包,發現被小伙仔偷走,上前理論,最後小伙仔惱羞成怒,狠狠的打罵著老人家,「該死的臭老頭!」。汽球飛走了,孫女哭了,老人家被推到在地上…

巷子裡,見小伙子用清水清潔身上咖啡漬,口罵著髒話。突然,病君在小伙子身後冒出,雙手緊箍小伙子,一口咬住了他的頸部!小伙子大驚,用力嘗試爭脫病君,不過病君的力量大太,他連回頭都做不到。但見小伙子皮膚漸漸皺縮,頭髮開始脫落,牙肉慢慢鬆弛,他像被瞬間抽乾般,身體突然衰老起來!



那是身體一種叫LMNA的蛋白基因突變所至,它令細胞核處於不穩定狀態,加快人體衰老,這種病叫早衰症。正常的早衰症可以令你衰老快8倍,而我的可以令你加快近80多倍。

要做出基因的突變,我不能用傳染的方式,我必需咬住對方一段時間,慢慢改變他的基因,我不能做太大的基因改造,但至少可以誘發小部份基因突變,產生疾病,都怪馬醫生的實驗不夠完美所至。有弱點就不能成為英雄嗎?我當不了超級英雄,至少也可以當個在街頭教訓小混混的好市民,既然你不尊重老人家,我就給你變老…

「太誇張了吧…」一個身穿軍綠色連帽衛衣,頂著帽子戴上口罩的十二歲小男孩跳到住宅外的鐵製後樓梯上,「我不喜歡你…」

他…他是Little Bruce嗎?一個很有名的超級英雄!他曾經試過在日本大阪追捕山口組成員後,五分鐘內現身於巴西的貧民窟搗破黑道集團,是瞬間轉移,還是高速移動?Little Bruce 的能力尚未被揭露。

等等,怎麼了!我也是好人,我也是英雄啊!病君放開了口,一臉驚慌,小伙子無力支撐身體,受驚過度暈在地上。

Little Bruce 一躍而起,在空中瀟灑地轉體落地,閃身上前,連隨施以拳擊。對著小童,身高本來為病君帶來距離優勢,可是面對格鬥高手,身長只會令自己有更多空間給對方攻擊。兩記左勾拳連環打向病君腰間及頭部,雙腳流暢地纏住病君兩腿,用力一扭,病君整個倒地。我…究竟跟他差多遠?

病君立即站起,放棄了解釋,只想知道自己有多不濟。病君跳上牆壁,十指釘在牆身,發力一蹬,撲了上去。衣袋裡萊利的卡片都掉了下來,然而Little Bruce未有為意,兩人在巷子裏糾纏著。

這一刻我還沒意料到,我將會殺死一個超級英雄……



第五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