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感覺如何?」

躺在床上的小姐慢慢睜開眼睛。可能房内的燈光對於剛回復意識的她有點刺眼,她眯著眼睛慢慢環顧四周 —— 房間内只有白色的牆身及天花板,沒有特色的裝潢;站在她床邊有一位年長的男士及一位中年女士,他們都身穿白色長袍,正在端詳那位小姐。

「咦?這些是……」小姐察覺到原來自己額頭的兩側接駁著一些電線,而電線的另一段是連著我和我助手面前的電腦。這一刻我們全部都帶著期待的眼神看著小姐,靜待她的回答。

「先不要亂動,也無需太擔心這些電線。」床邊那位男士以慈祥的聲線安撫小姐,然後再說:「我是腦神經醫生Dr. Intus,另一位是精神科醫生Dr. Avulla。請你先告訴我身體有沒有任何一部分感到不適?」

「嗯……沒有……」小姐回答。



「那就好了。」Dr. Intus說。「現在我會問你一些簡單問題,測試一下你基本的腦功能。」

Dr. Intus問了小姐一連串簡單問題,如她的名字、今日的日期、簡單的數學運算、要她跟從簡單的指示做一些動作……她都一一答得正確或者能夠完全依照指示。

「剛恢復意識時病人雖然出現短暫失憶,忘記了自己正接受治療腦,但過了短時間,病人的腦功能初步看來沒有明顯的問題。待會我們會為你做一個腦掃描,詳細檢查你腦部有沒有損毀。」Dr. Intus說。

「那麽你現在記得你爲何在這裏嗎?」Dr. Avulla問小姐。

小姐想了想,然後答道:「現在開始記起來。我患有抑鬱症,已有一段長時間認爲生無可戀,想結束自己的生命,所以被送進醫院。我不想長時間這樣子過活,所以我答應你們參與你們的實驗,透過操控腦部的活動幫助我消除『生無可戀』的念頭。今天早上我就是從病房裏被運送到這個實驗室。」



「嗯,對啊,你還記得很清晰。其實正確一點來説是我們刺激你腦部不同部分,爲你創造一個强烈的新取代思想,就是『生活總有美好之處』,希望可以在此强彼弱的情況下慢慢取代你舊有『生無可戀』的念頭。」Dr. Avulla說。「那麽,你現在還有沒有這個想法?認爲生無可戀?情緒又怎樣?」

「唔……很奇怪……我現在只是想快點離開醫院,然後去吃一個豐富的午餐……我感到很餓,很期待可以好好享受美味的食物……」小姐有點難爲情地說。

「啊!這是很好的徵兆啊!恢復食慾是抑鬱症減輕的象徵。而且你説很『期待』『享受』食物,這證明你對將來生活的看法是正面的!」Dr. Avulla鼓舞地說。「至於你是否完全康復,我們還要觀察你多一段時間,還要做一些心理測試。所以很抱歉,你可能要待在醫院多一段時間。不過如果你康復進展良好,我們當然可以讓你早點回家,好好享受美食啊!畢竟醫院的食物一定不太吸引。」

「好啊!希望可以儘快出院!」小姐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兩位醫院病房助理走進來,把小姐連人帶床推走後,Dr. Intus跟Dr. Avulla都看著我跟助理展示了欣喜的笑容。



「謝謝你們,Xelios博士及Eton博士!」Dr. Intus 感激地對我及助手說。「初步看來實驗很成功呢!」

「對!病人暫時看起來沒有不良反應,而且思想及情緒有開始好轉的情況!」Dr. Avulla和應著。

「我也很高興首次在病人身上試驗也有良好反應。」我説。「我也沒有料過經過第一次治療就已經開始有好轉的情況。」

「Xelios博士你不要謙虛吧!」Eton博士跟我笑說。「你之前一直循序漸進地實驗。首先是在靈長動物及一般人腦中試驗製造一些簡單的實質意念,例如製造一個『蘋果』的意念,提示試驗者在生果籃中挑選特定的生果。之前這些初步的試驗都是成功。然後早前更開始在一般人腦中嘗試製造抽象的概念,例如『藍色很漂亮』等,結果試驗者後來都表示對藍色有更高的好感,甚至之後購買多了藍色的衣服及用品!你之前帶領的實驗的成功,應該料到這次病人身上也會成功吧!」

「才不是呢!畢竟要改變一個情感强烈的思想比較複雜,因爲牽涉强烈情感的思想,腦部活躍的區域會較多。所以也要多謝Eton博士,為這次試驗性治療做了很多準備,引導助理研究員們搜集了『生活總有美好之處』這取代思想在不同人腦部活躍區的資料,可以讓我們準確地刺激這病人腦部相應的區域,成功製造這個思想。」我解釋。

「好啦!好啦!」Dr. Intus笑説。「你們兩個都功不可沒!Xelios博士你作爲優秀且年輕又勇敢創新的機械工程師,能夠把我『思想製造器』的概念落實,實在很厲害。有你帶領Eton博士及其他工程師組成這麽强大的團隊,我們才放心繼續跟你合作、研究。今天終於獲得初步的成功!真是值得慶祝!」

「對啊!現階段我們應該好好慶祝一下,作爲我們一年多以來的獎勵!」Dr. Avulla興奮說。

「今天晚上你們有沒有空?如果可以的話我請客吃飯!」Dr. Intus豪爽地說。


我跟Eton點了點頭。

「那好吧,今晚見!」然後Dr. Intus及Dr. Avulla消失於門後,只剩下我跟Eton在實驗室。

我舒了一口氣,然後像洩氣的氣球般癱軟在椅上,然後呆呆的望著地板。畢竟這早上的實驗性治療實在太令人緊張了,現在終於可以鬆一口氣,可以放空一下……一直以來,我跟Eton及整個團隊都一直為這一天努力,今天總算有些成果。現在剩下來的,就是待Dr. Intus及Dr. Avulla觀察病人的進展。如果病人進展良好的話,下一步應該就是在不同精神病患者身上實驗,然後推廣至全國……不過,如果這「思想製造器」真的廣泛地推廣的話,那世界又會變成怎樣呢……

「Xelios,怎麽了?」Eton察覺到我若有所思的,所以關心地問了我一下。

「啊!沒事……只是,有時我會想,到底我製造這個『思想製造器』是否正確的決定……」我幽幽地說。

「怎麽現在才思考這個問題呢?」Eton問。

「可能是因爲剛才我親眼看到在病人身上獲得初步成功,我開始更確切地感受到『思想製造器』的威力。我有些擔心……」我說。

「你製造了這個實用的機器當然沒有錯。」Eton說。「對與錯就視乎由誰人去使用、以及為達到什麽目的而使用者機器吧!」


Eton説得對。畢竟他比我年長,人生智慧總比我多。機器可以幫人解決生活的問題,為世界帶來方便及益處,但如果落在存心不良的人手上,就可以為世界帶來災害……

「這些不是我們能夠擔心的吧!」Eton理智地爲我分析。「我們只需要把我們的研究結果報告我們醫療科技集團的總裁,然後他會跟政府的官員商討,將來應該由誰去操作以及在什麽情況下可操作在病人身上。現在我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繼續試驗,盡量提升成功率!」
聽到Eton這番説話感到有點像聽到父親對兒子的一番鼓勵説話,内心頓時感到踏實了不少。

「嗯!你説得對!」我笑説。「今晚不如我們也邀請研究助理們來慶功宴吧!他們兩位大學生也幫了不少忙呢!」

Eton二話不説就立即發了短訊給助理們。

我看著我眼前的「思想製造器」的屏幕閃動著。「對,我製造了你是沒有錯。」我心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