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保護衣的神秘人護送我和Janis回到時光隧道後,我們就站在時光隧道裏沉默了數十秒。一來是爬上了長樓梯後身體需要時間恢復,二來是剛才跟Aries的會面帶給我很大的衝擊,我需要一點時間沉澱一下剛才的經歷。

我的世界觀過了短短一小時就徹底地被顛覆了—— 我對於宇宙的認知、對於時間空間的認知、對於地球以外生物的認知、甚至對於精神病的認知,通通都有嶄新的知識及觀點。忽然間,我感到自己是多麽的無知……不……不只是我……是我們所有人類是多麽的無知!我們人類就像井底之蛙,一直自以爲自己看到井口的天空就已經很瞭解這個世界,但其實井口外的世界有著更聰明的生物,他們的思想和科技統統都比我們開放、先進,只是我們沒機會看見。即使過往有人説他們曾經跟外太空生物接觸,但由於人類思想狹隘,拒絕相信非自己肉眼所見的事情,或者對於自己不認識的事物抱有恐懼的心態,故此多年來都只是原地踏步……

不過與此同時,我慶幸自己剛才有跟Aries會面的機會,她給了我一個從新瞭解自己的機會,也幫我尋根、給了我心靈一個扎根處,更給我一個追求知識的機會。她好像為我的生命忽然呼進新的動力,讓我感到振奮!

「不如我們去吃點宵夜放鬆一下吧!」我有點興奮地提議。「難得困擾了我們數天的疑惑都得到解決。」

Janis可能有些累,她的樣子有點木無表情,好像若有所思,沒有被我的興奮感染。不過她也輕輕地點了頭答應了。



我建議回到我們第一次見面的輕食店,Janis沒有異議。沿路上我一直喋喋不休地分享我的心路歷程 —— 我從小被標籤為「異常」的委屈、我極力希望融入同輩圈子但格格不入的失落感及孤獨感、和我剛才那種尋根以及找到接受我的世界的喜悅(這種單向式溝通也是部分自閉症人士的特質,因爲他們往往忽略了聽者是否感興趣,只管自己興致勃勃地説話)。

Janis就一直耐心地聽,但沒有發表她的意見。

雖然距離我們上一次光顧此輕食店只是數日之隔,但感覺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也許是因爲過往數天,我們經歷實在太多事情。我們被安排了座位及點了食物後,我就繼續興奮地說:「想不到這種科幻電影的情節會發生在我身上!好刺激啊!」

這時,Janis終於開口:「阿嵐,不好意思啊……我知道你遇見Aries感到很興奮……我也不是想給你潑冷水的……」她煞有介事地說。「不過,其實你真的相信你剛才的所見所聞嗎?」

這一刻我的確有點生氣被潑冷水,認爲Janis在這刻應該替我感到高興,而不是提出質疑。



「有什麽原因不相信呢?她曾經是我媽啊!」我有點氣憤地回應。

「我不是想質疑你,我只是擔心對方的意圖。畢竟,她已經這麽多年沒有跟你聯絡,還已經投胎成爲另一個人。你認爲Aries上一世真的是你媽嗎?她提及你小時候的事情是真的嗎?」Janis小心翼翼地問。

「Aries提及的往事是真有其事的,而且這件事除了我爸和媽,當時就沒有其他人知道。所以如果她真是我媽的轉世我也不感奇怪啊。」我答。

「其實外國也有不少同類的個案,就是某位小孩子到了兩三歲懂得説話時,就開始跟父母描述自己上一世的事情,包括全名、住址、職業、經歷、甚至在上一世如何死亡。而當他們的父母去求證時,例如根據那小孩説的住址登門去訪問他上一世的親人,都發現那小孩説的都是真確的。現在於美國更有大學專門研究這類轉世的個案,所以我不排除Aries真的是我媽的轉世……」我嘗試舉出證據反駁她的質疑。「更何況,Aries把所有事情解釋得合情合理,包括爲何我們會夢遊、爲何要約定去指定地方見面、他們的身份及如何來地球、就連那些鬼故的由來都解釋到。而且Aries很友善,又很有耐性解釋不同的事情給我們聽。一點也不像電影裏的外星人想侵略地球,或者俘虜我們去解剖。所以我相信她啊!我們不應該質疑她啊!」我繼續力證Aries是值得被信任的。可能我的語氣有點重,嚇得連坐在我附近的年輕情侶瞄一瞄我。

老闆把我們點的XO醬蘿蔔糕及熱紅豆沙放在桌上。Janis把鐵叉用紙巾擦乾淨後就遞給我,好像在向我示意她對我是友善的,而並非要跟我抗衡。



固執是自閉症患者的特性,我也不例外。有時面對一些我主觀認爲是正確的事,即使有別人客觀的分析,我也毫不動搖。當然,這種特性有好處也有壞處。有時做人有自己的堅持而不附和別人是好事,因爲我可以用我舒服的方式行事,有時甚至會有創新的方法或者發現;但有時我的堅持也可以爲我帶來問題,例如讀小學時我就因爲經常固執己見而與同學們有衝突,更遭到同學排擠。我知道如果現在我不軟化的話,就很難跟Janis討論下去。於是我接受了她善意的舉動,並說了句「謝謝」。

「那麽……你對Aries有什麽看法呢?你擔心什麽呢?」我一邊用叉子叉著蘿蔔糕一邊盡量按捺自己的情緒問。

「我明白Aries上一世的確有機會是你媽,但我不太明白爲何她現在要這麽落力説服你移民過去。她剛才說即使你不移民去Starria長住,也可以短時間過去住數年讀書。説真的,她這一生還未跟你建立一段深厚的感情,那她有什麽原因立即很需要你在她身邊?」她提出疑問。

「她已經解釋了啊,就是因爲她還有我當她兒子的記憶啊。」我説。「母親想念孩子不是很正常不過的事情嗎?」

「的確是,但這只是她表面的理由。」她帶著猶豫說。「人心叵測,更何況她是外星人?」

「唉喲,你做人可否別那麽『陰謀論』好嗎?」我說。「那麽你認爲除了因爲我是她上一世的兒子外,我還有什麽理由值得她要將我帶返Starria?」我反問。

「我現階段也不知道啊。」Janis說。

「就是啊!你也想不出理由。」我說。「說真的嘛,我自問只是一名普通人,一點利用價值也沒有。所以Aries邀請我去Starria應該沒有你猜想般複雜。況且她上一世是我媽,她又怎會想加害於我呢?」



「她的確可能上一世是你媽,但這一世她是一位外星人,更一直以來跟你沒有關係,但一跟你重逢就向你提出這麽大的要求。而且,你連Starria也未去過,你肯定Starria真的如她所說那般?」Janis說。

「今晚未有時間參觀罷了,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去參觀的。」我堅決地説。

Janis沉默了。可能她知道再跟我這固執的人討論下去也不會有結果。

我也沉默了,因爲我也不想跟Janis激烈地討論這個話題。我們都低下頭,各自繼續吃我們的小食。

****

過去兩天我反復思量Aries的請求。幸好自星期一凌晨夢遊過後,我以及身邊的人這兩晚再沒有發生類似事件,讓我可以有些思考的空間 —— 如果我去Starria居住,而假設Starria真的如Aries所形容,那裏的人跟我都有相同的特性,並且科技發展水平遠高於地球,那麽在Starria過生活可能會比在地球好。一來那裏的人會比地球人更接納我,二來我可以進修我醉心的機械工程。如果擔心適應不來,我可以如Aries所説,先去進修,然後才決定是否長居Starria。不過無論是短暫的進修或者長居也好,我也需要編出一個理由給我爸 —— 可能是告訴他我要到外地工作,不能經常見面。又或者,如果情況許可的話,我可以早上去Starria,晚上回家跟我爸見面……不過這又不知道是否可行……

「唉,再自己不停想也沒用。」我告訴自己。「與其花時間空想,不如行動,去找Aries安排參觀一下Starria,瞭解更多實際的情況吧!」



為免吵醒Tim,我靜靜地從床上爬起來到書桌前,然後摸黑從我的錢包裏拿出Aries給我的字條,並打開了我的手提電腦,憑著電腦屏幕發出的光照明,讓我可以輸入字條上寫著的網址。進入網址後,裏面就只有全黑色的背景,及兩個長方形的空白欄讓人可以打登入名稱及密碼。於是我依照字條的指示,開始在登入名稱的一欄裏打「Nam」,以及在密碼那一欄打「chatwithAries」。按了輸入後,網頁很快就跳至另一個畫面。畫面的背景仍然是黑色,頁面近底部有一個長方形的白色格子供我打字。於是我開始打:

「Aries,
你好。我想瞭解更多關於 Starria的環境,尤其關於讀書方面的安排。不知你可否帶我去Starria參觀一下?
嵐上。」

完成後我就按「輸入」。頁面從新載入後,我打的字連同我的登入名稱Nam就出現在頁面的上半部分。整個留言的過程跟地球一般的網絡討論平台沒有太大分別。我看著畫面大約一分鐘,期望會有些特別變化,但什麽也沒有。正當我打算關閉瀏覽器視窗然後上床睡覺之際,忽然頁面從新載入,並出現了Aries給我的留言:

「好啊!不如約明晚深夜,星期五凌晨十二時,你一個人來屈地站基地。你是否記得如何進入基地?我不會鎖上門,那麽你可以自行出入。請緊記要自己一人來,因爲如果帶太多人進入Starria參觀可能不太方便。」

看到Aries的留言後,我再留言:「好,明日見。:)」。然後就關閉了瀏覽器視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