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我和爸上一世臨死你也在場?」這實在太令人難以置信。

「沒錯。這世界就是這麽玄妙,我們這一生結緣可能是上一世的因果關係。可以是報恩,可以是還債,或者是完成上一世未了的心願。」 Aries冷笑道。「你上一世是首席研究員,而你爸上一世是你的副手,你們一起研發那台思想製造器。所以你爸這一世成爲工程師,在這方面有天分,都是因爲投胎時保留了他上一世的特性所致。」

原來爸上一世也是Starria人,難怪我跟他的個性比較相似啊!

「那當時到底是怎樣?」我呼喝。

「當時我作爲保安局的人,被委派去偷取你們研發的儀器以及設計草圖,好讓我們去找另一位工程人員複製你們的儀器。」Aries憶說。「你當時為保著儀器不惜放火焚毀整個實驗室,你爸爲了保護你跟我角力,結果我們都跌下樓,粉身碎骨。所以,你爸這一世遇到意外後,可能因爲腦部受創,反而喚醒了他上一世的記憶,記起是因爲我跟他糾纏才跌下樓而死,所以經常說上一世的我想害他。而我上一世當你媽的時候因爲沒有保留再上一世的記憶,所以當時並不明白爲什麽你爸經常說我想加害於他。」



原來我爸的妄想症,並非完全虛構。在另一個時空,我媽的確曾經加害於他。

「往後的事,我都只是這一世聽其他人的話而得知。我聽聞你當時最後選擇留在實驗室裏,結果在火場裏喪生。而很可惜在你死後,在Starria就再找不到另一位具備能力的機械工程師去研發新的思想製造器。即使是我們現在最頂尖的研究員,都只是能夠發明夢境控制器,要待目標人物睡至最深層的快速動眼期時,才可以短暫地控制那人的行爲,效用有限。」Aries繼續說:「所以保安局曾經想放棄擁有思想製造器。誰知他們正要放棄之際,我就主動聯絡保安局的人,並告訴他們我保留了上一世當你媽的記憶,並認出我上一世的兒子就發明思想製造器的人的轉世。保安局的人於是批准我使用裂縫接駁去地球,並製造機會讓你自投羅網。」

「你怎樣能夠確認我就是那工程師的轉世?」我問。「我對我上一世根本毫無記憶。連我自己也不知道,你從何得知?」

「很簡單啊,就是你的隨身小筆記本泄露你的身世。」Aries冷笑説。「我以前作爲你母親時曾經看過你筆記本内的内容,當時的我沒有前一世的記憶,所以不以爲意。但今世的我回憶起來,就認出你從小經常畫的機械圖畫,其實就是那台思想製造器的草圖!你可能保留了上一世部分的記憶在潛意識中,所以你今世無聊時無意識地就畫了出來。」

「難怪你要控制Tim和爸去偷取我的小筆記本!」我說。



「是啊,因爲除了要確定你這一世還有機械工程方面的天賦外,還要確認你保留了關於思想製造器的部分記憶。那樣才能夠繼續你上一世的研究!」Aries說。

「我們離開這裏吧。」Janis對我說。「既然現在已經知道她的陰謀,我們再沒需要跟她打交道。還是快點離開爲妙。」

當我和Janis正要拉開基地的鐵門準備離開時,Aries說:「我會這麽容易讓你逃離嗎?你以爲我沒有後著嗎?」

「什麽意思?」我問。

「如果你們現在離開,我就派人在你爸睡覺時控制他夢遊爬出窗外,把他置諸死地!你清楚知道我是絕對有能力這樣做的,對吧?」Aries冷笑回應。



聽到這個要脅,我不得不停步。

「你別忘記我們在你家已安裝夢境控制器的接收器,而且我已經派人到你家附近,只要Charon發出訊號,那人就會下手,控制你爸。你是不是想再次連累你爸喪命?」Aries說。

「你胡扯罷了!」Janis說。「阿嵐,別被她騙倒!」

Charon這個時候拿出一塊如透明膠片的器材,上面放映著從拍攝者角度所見的畫面,裏面竟然是我家大廈地下的平台!

「你現在知道我們不是胡扯吧!」Aries指著屏幕中的畫面,冷笑說:「你要麽跟我們去Starria,重新研發那台思想控制儀器,要麽看著我們控制你爸夢遊死。你自己選擇吧!話説起來,如果能夠讓你爸這一世再次從高處墮落而死,那都挺諷刺的,哈哈!」

這時候我跟Janis都沉默了。我不想再一次因這儀器的緣故而令我爸再次喪生。所以我知道這一刻我真的沒有選擇的空間……

「好,我可以跟你回去。」我毅然說。「不過,我有條件。」

「有什麽條件儘管說,姑且看我們是否做得到。」Aries說。



「我要你們先拆去我家及Janis家安裝了的夢境控制器接收器,才會跟你走。」我堅定地說。

「好,沒問題!」Aries說。「麻煩Charon你準備駕駛車子,我們一起出發送Janis小姐回家,拆走她家中的接收器。然後我們會押送阿嵐返回這基地,我們到達這裏後我才會發出指示叫人拆去阿嵐你家中的接收器。届時我手下會傳送拆去接收器過程的畫面給我們,讓你可確保接收器已拆掉。」

Aries及Charon開始穿上連身保護衣及預備戴上防毒面罩。我這時候望著Janis,說:「謝謝你今晚來救我,不過很抱歉,我沒有聽你當初的勸告……」這時候我開始嗚咽起來。「麻煩你,我將會在我的智能手機内打一段文字給我阿爸,告訴他我有突發事情需要離開香港一段時間,麻煩你把手機交給他……」

Janis開始飲泣起來,一顆顆淚珠從眼眶裏湧出到臉龐上。

Charon走過來,爲我戴上了手銬。我從未做過犯法的事情,現在卻像一名犯人被扣押。

我們四人走上長長的樓梯到達地面的時光隧道裏,並繞到後面大學道的停車場,登上了一輛停泊著的私家車(就是上次在屯門看到神秘人登上的那輛車)。Charon把我的手銬扣在在司機座位旁的位置,然後他坐在司機座位,Janis和Aries則坐在後面的乘客座位。車子起動了,大家整個車程都沉默著。我看著窗外的風景慢慢向後移動:香港大學裏面古色古香的研究生宿舍及美輪美奐的百周年校園、干德道寧靜的住宅大廈及山坡上一片片的茂密樹林、金鐘區巍然屹立的高樓大廈、告士打道繁忙的交通、銅鑼灣避風塘位置所見燦爛悅目的維港夜景……香港的一切日後都只能在我腦海中懷緬……

Charon把車子停泊在從英皇道分支的銀幕街一旁。Janis下車前,我把我的手機交給她。「謝謝你。」我説。「請好好保重。」



Janis雖然沒有哭,但眼眶明顯地紅了,說:「你也要保重啊……」

這時候,Aries冷冷地說:「對啊,有什麽最後想說的話就請趁現在説出口,因爲我們到了Starria後我就會派人把基地的出入口封著,你不用妄想能夠前來拯救阿嵐。」

我跟Janis也沉默了。因爲在這情況下實在不知道還有什麽可以説去安慰大家,或者去解決問題。

Charon跟Janis下了車去拆掉她家中的接收器,我跟Aries則留在車上。Janis走了數步後回過頭看了看我,卻被Charon輕輕推了推她的背部,催促她快點離去。看著Janis的身影漸漸遠去,也提醒了我在地球自由的日子也即將逝去。

但面對强權,我們又有多少選擇的空間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