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之神--希里!我所請求的事情只有您才能辦到!」傑洛米大喊著,同時揭開了身前的厚衣:「讓我的樣子和身軀恢復到被那邪惡男人斬傷前的狀態吧!」

胸前的厚衣被傑洛米揭開,其胸口之間竟然塞進了賢者之石,淡淡地發出神秘的綠色光芒。

「只有我才能辦到?」時間之神的聲音響起:「那是賢者之石告訴你的答案嗎?」

傑洛米眉頭一皺,似乎有點不願意解釋,但他知道在神明面前,說謊也是無用:「不,賢者之石告訴我,有兩個方法能夠使我回到昔日之姿,但是另一個方法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哦?」時間之神那神秘得仿如霧般的聲線哼了一聲,綠色的光線聚集起來,時間之神竟顯然了其身姿。



白銀色長髮飄逸於空中,時間之神希里一身披著白衣,白衣下的苗窕身材顯露無遺,白哲的肌膚在日光之下幾乎和白衣渾為一身,只有其發出淡淡寶綠色之光的眼睛為其點綴。

希里悠悠地道:「找我幫忙竟然是較容易的方法?煉製你那顆賢者之石的人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見到了時間之神的傑洛米卻是沒有驚訝,反而覺得對方既然有肉身之姿,早就該現身示人,而不是在其眼前把弄著那些把戲。

「時間之神啊,我並不知道這顆賢者之石是由誰想煉製,當時我只是為了保命才遵其方法將其縫進胸口,以氣血為其養分,換取智者們的知識。」

「看來你倒是不蠢,你知道賢者之石是什麼煉成的?」



「賢者之石不多,卻是智者們的寶物,每一顆賢者之石都是由智者們的世家相傳下去,每代在臨終前都將自己畢生的知識煉進其中,讓其後人在遇上困難時,能夠在擁有了無數知識的賢者之石中找尋答案。」

好歹傑洛米也是皇室出生,儘管沒有多少人愛他,可是讀書的機會還是有的,這點問題當然考不了他。

「如今你卻要捨棄此顆當初救你一命的賢者次石?」

「當初我身受重傷,身軀之前早已血流成河,浸在血裡的賢者之石自動與我連結,告訴了我如何才能活下去,當時的我也是毫無選擇,只得指示來救援的人按賢者之石的方式替我急救,再將我送到佛爾洛克的病院,花大錢找來了當地最高明的醫生對我施展治療術。」

說到這裡,傑洛米也是有點後悔,他當時因為怕命子沒了,所以完全聽了賢者之石的話,幾乎沒有思考過。



「當時賢者之石更告訴我,若我還想繼續得到其指引,就必須為其提供更多氣血,那時我身受重傷,身體根本不能運行額外氣血給它,因此只能將其縫進胸中,讓其扎根我心,無時無刻都吸取我少量氣血,以向其提供養分。」

「但是到了現在,你卻是不想它再纏在你胸口了?」時間之神語帶輕佻,傑洛米也夫挑了挑眉頭,卻是忍了下來。

「沒錯,當時我除了要治療之外還要應付那不知從何而來的男人!不過如今我已經聘了此地最著名的傭兵去對付他,倒是不用擔心他了。」

「哎呀哎呀,年輕的王子啊,你真是太天真了。」希里淡笑一聲,道:「明明賢者之石一路以來幫了你這麼多,如今卻覺得沒用便想將其卸下,簡直就和你對你的出生一樣,知恩卻不報嘛。」

「什麼!?」傑洛米此刻眉頭一鎖,也是忍不住憤怒之色,瞪向了希里。

本來傑洛米就不是能忍耐之人,他可是雷爾斯帝國第四王子,出來旅行中途也是橫行霸道,從不對人低頭,揮一揮兩袖便足以把人呼來喚去,如今為了自己的樣貌和身軀,也是忍了。

可是眼前神明卻是如此不給他面子,處處挑釁他!他也是忍不了下去!

當希里注意到其怒色時,臉上更顯笑意:「我有說錯嗎?雷爾斯帝國第四王子,現任雷爾斯國王的私生子!」



傑洛米就這麼瞪著希里,卻沒有回話,因為他根本反駁不能。

「其實全國上下也是清楚這點的,單看你的褐髮就知道你不是現任皇后的兒子了。」希里沒有再把視線放在傑洛米身上,反而是圍繞著傑洛米踱步起來。

「你恨自己出生,你恨皇室,卻處處用著皇室的權力和金錢;你不愛毀容的臉,不想救你一命的賢者次石留在你身;你視自己真正的母親如無物,甚至想要將其抹殺!告訴我吧,第四王子傑洛米,你好歹也繼承了雷爾斯的血脈,理應有能力使出由神明賦予給皇族血脈的魔法,可是你使得出來嗎?」

傑洛米依舊沒有回應,但他心裡卻是沸騰著,自他懂事以來,除了父皇之外,他可絕不容許任何人如此對他說話。
要是對方不是神明,他早就五馬分屍對方,再把對方全家抄斬了,然而此刻他卻只能閉嘴不回應,他知道得罪神明的後果很嚴重,嚴重得就算他父皇出面幫他,也可能救不了他一命!

希里的話每一句都像是刀劍般刺進其心口,他沒能力讓對方住嘴就算了,他竟然連反駁的理據都想不出來。

因為希里的每句話,都說得完全沒錯!

「你知道嗎?你的兄長們儘管不是每個都是魔法奇才,卻從來沒有怠慢過學習使用神明賦予的魔法,唯獨你如此任性荒廢一切,因為你覺得根本沒有人看好你,沒有人注視你!」



希里走回到傑洛米的身前,可是如今其身軀卻是幻化成了巨大之姿,那雙寶綠色的眼睛裡散發出神異的光芒,簡直要將傑洛米的精神都完全看透。

「忘恩負義,不敢正視自身出生,荒廢與生俱來的寶貴潛力,終日消費著自身所恨的皇室的金錢、權力和地位!你告訴我,本神明到底為什麼要幫你?就連和我對談的資格,都是靠你的出生而來的!第四王子,傑洛米。雷爾斯!」

「閉……」

傑洛米終於是忍不了,他沒能想到理據反駁,卻也是忍不了不停被人侮辱。

「閉嘴!時間之神!你曾與祖上的雷爾斯訂下契約,如今卻是打算不幫助其後人,你是想違背契約嗎?」

「好小子!還敢跟我談契約!」希里的身影頓時魔光四射,把傑洛米照得閉上了雙目,他感受到了自己的骨骼漸漸變得脆弱,身上的肌肉越來越鬆弛,雙手雙腳發揮不了力量,整個人跪倒了在地上。

「小子,你身上不是有賢者之石嗎?為什麼不問問它如何才能說服我來幫你呢?」



傑洛米仍然沒有睜開雙目,不過喘著大氣的他其實心中是知道答案,因為賢者之石根本給不了他說服神明的方法。

「沒錯!因為你們凡人終究是猜不透神明的想法,即便是再多的智者將其賢慧化成精華聚在一起,也是沒有說服神明的方法!」

光芒散去,傑洛米睜眼一看,希里身影已經消失,綠色光芒也不再存在於周圍。

然而傑洛米卻是出了一身冷汗,被剛才的光芒照射,他仿佛感覺到自己已經死了一次!他馬上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身軀和皮膚,確認了身體力量尚存,骨骼和肌肉也完好無缺時才鬆了口氣。

此時他卻是完全無力地躺了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吸著新鮮空氣,仿佛以後都沒有機會再呼吸一般。

「小子,比起恢復你那年輕臉蛋這種事情,你有更多的事要做才對。」希里的飄柔之聲又再在傑洛米耳邊響起,傑洛米這次卻是聽得打了個冷顫。

「要是你不好好和你的賢者之石相處,你的性命大概也快到終點了,那個男人可沒有被你的人阻止,你好自為之吧。」

語畢,寒風再度吹起,飄雪繼續落去,只留下躺在積雪上的傑洛米,瑟縮發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