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與鬼頭十郎戰鬥的一天過後,任妻群和班尼迪就開始了趕路,任妻群胸口還是有種氣血不順的感覺,可這也沒阻他加快步伐,畢竟要是再拖下去,傑洛米很可能又跑了。

距離冰山之城艾西爾斯只剩下數小時路程,周圍也是變得不是一般的冷,道路也漸漸由原本的石灰色變成了白色,薄薄的積雪留在地上,倒把道路鋪得十分漂亮。

任妻群的長袍並不保暖,不過習武之人自有運行氣血的方法,因此對他來說還未算是太冷,至於班尼迪就更不用說了,一個骷髏大概連冷暖都感受不到。

走著走著,半路又出了一群不速之客。

這群人數量有十個左右,個個都一臉惡相,而且手裡握著各自的武器,就算不表其來意都知道他們是想幹什麼了。



「這位先生,真不好意思,有人花大錢要我們留下你的命來。」

「你們……」正當任妻群打算回應之時,班尼迪卻是大喊了一句:「小心!」,任妻群也是馬上一個閃身,避開了數支從樹林暗處射來的箭。

任妻群馬上瞪向箭的來源,只見一個男人不爽地瞪了任妻群一眼,接著又消失在草叢裡去。

「哎呀哎呀,連招呼也未打完就要開打了嗎?」剛才向任妻群搭話的男子以一副散漫的態度說,終於也是拔出了腰間的片手劍:「那麼,我們也上……!」

男人話音剛落,站在其後的幾人打算衝前時,眼前卻是出現了難以置信的一幕。



只見鏽劍如猛箭般直飛向帶頭的男人,直插在其胸口--任妻群沒有怠慢,他往前飛身一躍,一腳踩在那男人之上,將其踩倒在地,右手順手把劍拔出。

此時吞血劍已經不是柄殘劍,而是已經吸了足夠血量的血刃了!

又是兩劍揮下,一旁的男人被切成了三份,連慘叫的機會也沒有就死了。

看到此畫面,這群擋路之人也是嚇得失色,當中幾個已經萌生了接錯工作,想逃的念頭,也還有些覺得只要大家一起上,再加上暗箭襲擊,應該能打贏任妻群的人。

然而當中卻沒有一個像鬼頭十郎一般霸氣,敢與眼前之人單挑。



任妻群沒有停下來,班尼迪也是召出了牠的另一隻骷髏忠犬--楊古,準備出招。

魔劍出鞘,鮮血飛天,奔流的鮮血,為雪白的道路染上了燦爛的鮮紅。

在聽到時間之神希里的話後,傑洛米雖則心裡不爽到極致,但心底裡還是知道時間之神給他的最後忠告是什麼意思,他說自己的人沒能阻下那個男人,換言之就是那男人還在追自己!

儘管傑洛米不知道任妻群到底是出於什麼原因要追殺自己,但他也沒打算要弄清楚,傑洛米下山後第一件事便是再次到了艾西爾斯的酒館,不過這次他沒有再叫酒館老闆幫他找來城裡最強的傭兵,反而是在告示板上貼上告示,招攬能武之人。

而應了這次召集的人大多都不是像鬼頭十郎一般有名氣的傭兵,更多是一些拿著劍出來闖天下,卻沒有闖出什麼名號,只得在酒館接些委託的人。

因此水準也是參差不齊,不過傑洛米的想法是,先前四個護衛不行,一個算是實力不錯的傭兵也不行,那麼來夠十來人,不管怎樣總也行了吧?

和任妻群交鋒了數次,傑洛米卻沒一次見識到其吞血魔劍,並不知道任妻群的厲害之處。

其實比起以數量來壓制任妻群,倒是更應該找些精兵來討伐他,除非那十多個傭兵全部都是精挑細選的強者,否則人越多則是越有利於任妻群。



對任妻群來說,只有一個強者為敵,意味著難以使出血刃,必須找到破綻使用血罐;相反一群雜牌武者來戰,實力就算不錯,也會因為其心態而失誤。

想著有著如此多人一起行動,很容易便會放下了戒心,當他們見識到任妻群殺掉一人,血刃出鞘時,想要再認真應付也是已經晚了。

任妻群以往也為皇室當個專業傭兵,他知道以一敵眾很多時候並非靠實力,而是靠心態,正所謂殺人誅心,只要殺怕了對方剩餘的人,那些人自然就散了軍心,接下來要跑的跑,本身想打的也會萌生出逃跑之念,那時候這群人便已經對任妻群完全沒有威脅。

奈何傑洛米不懂,他一直被任妻群追殺,卻是沒有好好研究過任妻群的實力,對其情報也是少之有少,甚至連班尼迪也能戰鬥這點毫不清楚。

傑洛米的想法就是一個不行,就找下個,下個不行就再找更多人,以其財大氣粗的心態,恐怕是花完身上全部的錢,都殺不了任妻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