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妙齡女子
 
 
      2019年,2019201920192019。
      2019?
      2.0.1.9
      他媽的,這個世界真的有時光機,我穿越時空了!由2012年來到七年後的今天,媽媽還一樣,但是但是,年代不一樣了!(幾乎)
      真不敢相信,只是喝個爛醉再倒頭大睡到明天,便來到2019年。哈!真好笑,我可以回去嗎?我才不要忽然間住到未來去,我的朋友怎麼辦?我的工作怎麼辦?這些還一樣嗎?
      可能只是夢一場,等我睡醒之後,那個男人就會消失,老媽會笑著跟我說起來吃早餐去上班。沒有醫院,沒有那棵該死的大樹。
      可實情是,當我再度醒來的時候,並從床邊的桌上找到一部電話,一大開,上面一行數字:2019年2月18日,我知道這不是夢,我真他媽的穿越了。


      我坐正,精神好了許多,但仍有點偏頭痛。我想拔掉那鹽水的管,而且很口渴,但我只聞到一陣淡淡的薰衣草味,這才發現床邊桌上放了部白色的迷你香薰機。唔……這個氣味令人心曠神怡,怪之不得這次睡得挺好。
      現在是午夜時間,我看看四周才發現,原來房裡還有其他病人,多半是老人家,他們都睡了。
      我低頭看看手中的手提電話,高科技啊,應該是iphone不知第幾代了,2019年的電話看起來好時髦,全黑,只有一個按鈕,畫面也比較大。這應該是我的電話吧,要不然不會放在我病床邊的桌上。只要我開了這部電話,或許我就會清楚一點現在發生什麼事,可是連看著這部冷硬的電話,都感到陌生,很難想像這裡面關於自己的,會是怎麼樣。
      鎖定螢幕是全黑的,只有一點白色的東西在圖下方,我看不清是什麼來。我試著打開它,但按了好幾個密碼都不對。我怎會不用自己的生日作為密碼?連我媽的生日都試了,結果要十五分鐘後才可以重新試過。到底這部電話是不是我的?
      我還是不懂,人不可能穿越的,又不是在拍戲,那我就是失憶了。我不知道,思緒又累又亂。我不相信會是失憶,我明明還記得我的朋友我回家的路我工作的地點,怎可能失憶?
      我不禁嘆氣。雖是半夜,但我失去睡意。
      這時有人輕聲拉門進來,我有一分驚怕,畢竟是這種深夜時份,但一見到來者是我媽的時候,我安了。
      看來在2019年裡,最能令我感到安定的人就是我老媽,她比較真,其他人好像都是假的。
      「媽。」我輕聲喊出。
      老媽顯然不知我醒了,吃驚地匆忙趕到我床邊,手上拿著一個小壺。


      「怎麼醒了?」我媽坐下。
      「自然醒的。」
      「感覺好些了嗎?」
      怎麼每個人都問這句?
      我點點頭。我比較關心的是:「媽,現在真的是2019年?」
      「妳還認為是2012年?」
      「不是嗎?」不是嗎?我應該在2012年才對。
      然而我媽臉色凝重,伸手撫摸我的手。「我還以為妳醒來後或許會記起所有事情。」
      拜託老媽別哭,再哭的話我現在有足夠的力氣擠壓她的臉。
      果真,我媽紅了眼眶,但看起出她強忍著淚水,我還是忍不住說了句:「媽,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別這麼眼淺了好嗎?」


      「妳不懂,自從妳結婚後我已經好久沒哭,我以為妳會幸福下去,怎料……」
      「停停停!妳說什麼?誰結婚了?」
      「妳啊!」
      「不可能,哈,我怎會結婚?別開玩笑了。」
      我是個不婚主義的人,我是說,經過我老爸那場大龍鳳之後,再跟那些該死的前度在一起之後,我不相信愛情,我本來就不多信,再經過那些坎坷的情路之後,我更確定自己不是結婚的類型,我不適合結婚。一個不相信愛情的人怎會結婚?
      可怕是我看向我老媽,她很認真,不自禁抓緊了我的手。
      「妳還是記不起他?剛才這房裡的那個人,妳不想想看他是誰?」
      「我才想問呢!」
      「他就是妳的丈夫啊……不,是前夫。」
      見鬼了。
      「媽,妳別開玩笑了,妳不是不知道妳女兒的性格,我是不會結婚的,而且是跟那種人!?拜託,他這麼老,我怎會跟他結婚?還要離婚收場?那不會是我的人生。」我笑說,非常之、萬分之希望母親接下來也拉起笑臉跟我說:「哈哈!耍到妳了吧?」不過很抱歉是,即使是三歲的我都知道,我老媽子不是這種會開玩笑的人。
      完了。
      我的血液瞬間熱起來。這真夠爆的,七年後的我,結婚了,還離婚!多麼荒謬!要是要離婚的話,我他媽的去結婚幹什麼?我一定是被鬼附身了,要不然這就是一場很漫長的夢,可能我真的醉得有幻覺。
      然而這時,我瞧到門外站著一個人,不是鬼,是那個男人,我媽口中所說的──我的前夫。
      他的頭髮很長,不是女人長髮那種,但就是很久沒修剪的那種,凌亂又沒美感的髮型,這種男人怎可能是我的結婚對象?看他的樣子應該聽到我剛才說的話,哪又怎麼?我不在乎。我看他的眼神充滿疲倦,牢牢地盯著我看,說不出那是種什麼樣的意思,只知道我比他更累,而且我得要搞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好意思,可以給我跟我媽一些私人空間嗎?」我對著門外的他不客氣地說了句。這下我媽才知門外有人,我媽想叫他進來,幸得他都懂人意,輕聲「嗯」了一下,便拉上門離開。
      「妳怎麼這樣跟他講話?出事後他是第一個趕到的人!他還關心妳!要不是他放這部香薰機在這,妳會睡得這麼香?」
      喔,沒想到我媽會為了一個外人而責備我,這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哪又怎樣?我現在什麼記憶都沒有,我很無助好嗎?」
      對,現實生活不會有時光機,我都幾歲人,怎可能還信穿越?我連愛情都不信,我是真的失憶了,還多了一些我不熟知的事情存在,例如一個活生生的前夫。
      我媽霎時間沒說話,好像懂我的無助和那麼一點點的驚怕,對這種忽然來到的未來感到驚怕。於是她起來,放下水壺,拿起旁邊的杯子,倒了杯水給我,正合我意。
      我從母親手上拿過,一口氣喝光,老媽又再倒給我。是暖水,不再是冷冰冰的東西。
      「曦兒,我知道妳,但他正正是改變妳的那個人,所以妳跟他結婚了,妳得要相信。」
      「可是離婚了,那證明現在的我是對的,結婚是錯的。」
      「唉。」母親搖搖頭,卻是苦中帶笑。「妳果然是曦兒,那個26歲倔強的女孩。」
      喔,糟了。若果現在是2019年,那麼……
      「媽,我現在幾多歲?」我不想計算,其實甚至應該別去問,但是不可怕的問題,人就是越要去問。
      母親看著我,似是個三歲女孩問她怎樣上廁所那樣。「妳是三十三歲啊,八月就三十四歲。」
      我猛烈地倒抽一口氣。
      不可能的,不可能不可能,我他媽的三十三歲了?


      不,我一定是坐了時光機來的,我要回去,太可怕了。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
      「媽!直到昨天為止,我還是個26歲的妙齡女子,未結婚,在夜場玩得狠,怎會醒來忽然被告知我是33歲的已婚、還離婚了的女人?太老了。」
      「三十三歲不算老,現在的人……」
      「不,媽,很老了,妳明白我現在真的只覺得自己是二十六歲嗎?」
      「別大驚小怪,醫生說妳失憶有可能是暫時性的,等妳記起了,就不以為然。」
      我搖搖頭,極難想像。記憶一回來我就可以當個三十三歲的女人了嗎?我的身體……我拿起電話,從黑暗中的倒影看看自己,除了倦容,我實在看不      清現在的自己到底老成怎樣。
      我怎會沒想到這個更可怕的事,比起有前夫,年齡才是一個女人最可怕的危機。我不要。
      「這不是真的吧……」
      「妳再休息一下吧,明天還要做檢查,說不定妳再醒來時會記得一些。」我媽替我蓋上被子,我也乖乖地躺下,希望睡醒之後是新的一天,而我仍會是個二十六歲的妙齡女子,未婚,單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