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離婚的原因
 
 
      距離芯滿買了粥我吃我再全吐了出來之後吃藥睡得昏昏沈沈,已經有十三個小時了。
      我再度醒來的時候,我想上洗手間放尿。我知道我沒吃完粥,但我喝了好多水,代替粥水。我拿起電話,現在是凌晨五點鐘。
      醒來時才發現,原來旁邊那位八卦婆婆有這麼沉重的鼻鼾聲,要不是我病了再吃藥,我一定睡不著。我必須要在完全安靜的環境下才能睡著,所以我喜歡一個人睡和一個人的房間。
      我試著起來,下床,發現頭沒痛,也沒暈,就是頭重重的,應該是吃了藥,人比較混混沌沌。慶幸我能下床,可以走路,雖然不似直線。我出門抬眼看看,右手邊有洗手間。
      上完洗手間慢慢走回房間的感想是,尿很臭,有藥味的尿特別綠,害我想吐,但我忍住了,因為下午嘔吐時,每嘔一下,頭便劇痛,護士還走來了解情況,說如果我頻繁嘔吐的話要通知醫生,所以我不能嘔太多,要控制著。
      不知為何我不想見那個張醫生,他很跩,很討厭,好像當病人是一件壞貨物那樣。
      「噢,妳這件貨物能運到過海已經很了不起了,妳知道嗎?妳本來是件廢物來的。」


      他媽的,就像這樣的語氣,給我氣死。
      但無可否認我還是很清楚記得他那句該死的奇蹟不奇蹟。唉,我不知道。
      可幸是,因為這樣,感覺芯滿那些奇怪的距離感沒了,她看著我時沒有眼神飄移,看來剖白對女人來說特別有效。
      病房房門開著,我走進去便見到母親慌張的樣子在床上找東西。
      「媽?這麼晚妳在這裡找什麼?」其實是那麼早,現在是凌晨五時多。
      我媽一見到我,便欣喜又激動地上前抓緊我,說:「女兒!妳上哪去了?幹什麼走來走去?妳知道自己的病情有多嚴重嗎?」
      我伸手掩住老媽的嘴,輕聲說:「每個人都在睡覺,別這麼吵。」哼,我管那些人能不能睡,其實是不想再讓旁邊那位八卦婆婆再偷聽我們的談話內容。
      「我上個洗手間而已。」我小聲地說,同時放開手。
      「為什麼不叫我陪妳?」母親的聲浪也跟著我小了一點。
      「我現在能走啊,沒什麼問題了。」我獨自上床,母親在旁伸手扶我。


      「我以為妳不見了,或是……」
      「沒有人會在這裡拐走妳女兒的。」
      我躺好,母親倒了杯水給我,我接過喝了口。
      「為什麼這麼早妳會在這?」母親坐下,樣子很疲倦。「妳應該要在家裡倒頭大睡才是。」
      「我在夜晚就來了,看著妳睡,又替妳擦擦身體,畢竟都多天沒洗澡了。」喔,天啊,我忘了這麼不衛生的事,我要怎樣才可以洗個澡?
      「阿文給了我一些妳的衣物,本想等妳醒來給妳更替。」老媽一邊拿出那些衣服,一邊說。
      那個前夫?哈哈,我沒失憶都把他給忘了,這個人的存在,簡直是我人生的污點。
      「我還跟那個傢伙一起住?」拜託,33歲的我該不會愚蠢到跟一個離婚的人住在一起不放手吧?
      「不,他在家拿來的。」
      「我跟他是什麼原因離婚的?」我脫掉不知穿了多少天的醫院袍,穿上一件白色綿衣,感覺舒服多了。


      其實我一早就應該要問,免得那離婚原因害我或他尷尬地每天勉強受他恩惠。
      老媽怪異地靜默起來,手還繼續替我整理好衣服。她沒聽到嗎?
      「媽?」
      她跟我對上眼睛,又隨即移開,閃避我。
      有鬼了。
      「媽,跟我說,我總得要知道,免得別人幫我這麼多,或是我受不起那種會劈腿的人的幫忙。」
      「不,才沒有這回事!」
      「殊!」老媽又開始放聲說話了。「那是什麼原因?」
      老媽站起來,收拾東西。
      見鬼了。
      「媽,有什麼不能說的?」
      「這是妳跟他之間的問題,我不好說,總之現在妳先處理好自己的病情,別管那麼多。」
      「這也是我需要處理的事情啊,妳怎能不告訴妳女兒不知道的重要情報?」
      「妳多加休息,往後再說。」然後我媽便離開去,悄悄地拉上門。
      有鬼,這個離婚的原因一定很不堪,才令我媽逃成這樣,連我媽都這個樣子,到底是什麼鬼東西會令離婚發生?


      這時,我想起我的電話,密碼解破後我都未鑽研過裡面有什麼東西,說不定在裡面會找到些線索。
      我立即伸手拿過電話開鎖,頁面只有寥寥可數的程式,我有67條訊息,打開看基本上都是一些問候,問我身體如何、何時出院,我回復了可朋和一昇。他倆是情侶來的,我認識他們時已在一起,是我大學的老友。他們其實不用每人一則訊息,他們基本上是連體嬰,一個問等於兩個人問,不過我照樣回覆了他們,說我沒事。
      再覆了幾個人,我發現有些人物我完全不認識,誓如有一個叫「寧芳」,傳來的訊息一大篇,說明自己有多擔心,就要我不用擔心公司的事,應該是公司的新人?
      有個叫「小愛」,名字有夠噁心,但她不是問候我,而是問我什麼時候有空出來見面,說有好多話想說,但這則訊息已是一週前。還有一位叫「七仔」,頭像是個男人來的,陽光型男,旁邊有輛單車,笑得燦爛。他就傳訊息來問我今天有什麼搞作,是五天前問。
      滾下去有一個貌似是公司的群組在關心我,裡面有兩女一男,加上我,兩女分別叫Ashley和Kayla,男的叫阿成。
      其他不認識的人我滑過他們,因為我要找的是線索!離婚的原因很可能就藏在裡面!
      我來到了這位前夫的訊息畫面,憑他的頭像將他認出。他的頭像是跟一些男人的合照,相信是來自工作的。他站在中間,嘴角微微勾起,沒有鬍子,頭髮也是短得清爽,好看多了。
      他在我的電話裡叫一個單字:駱。那即是他叫X文駱,或是X駱文,會是姓文嗎?
      對上一次我和他有溝通竟然是兩個多月前,是我通知他拿走他的私人物品,喔,即是分手後要歸還屬於對方的東西的程序,那即是即是,我跟他離婚沒多久?事情還新鮮吧,那麼他奇怪的行徑就是對我有留戀?極有可能,根據經驗剛分手的人都會有這些不穩的情感,慶幸是我不用處理,因為我都失憶了。
      我滾上去,見我和他的對話都是冷淡的對白,簡單交代事件,說我媽的事……哇這個勁爆,約見面時間見律師。可是看他訊息的一字一句極為冷淡,沒有加任何表情符號,不似有留戀。可是可是,憑字句根本分辨不出是誰提出離婚,或是究竟是誰有問題,他出軌?我出軌?定還是我忽然後悔結婚了?嗯,這個比較有可能。
      看訊息找不出什麼蛛絲馬跡,我便打開圖片庫。
      很好,是沒有照片的。
      太古怪了,我的電話怎會沒有照片?連一張都沒有?那麼我的照片都在哪?
      我再找尋一下其他東西,都是些很沉悶的軟件,連遊戲都沒有,新奇的只要一些我從沒見過的程式。我在2012年時才不是用蘋果產品,得要熟習一下。
      這麼一熟習,便是九時正,我終於感覺到肚餓了,我會肚餓了!!!


      我平時是個大食的人,不是說男人,是食物,越重口味的東西越愛,無辣不歡,現在有點想吃麻辣燙。
      這當然無法吃,不是這邊附近有沒有,而是我根本不能吃,我老媽買的是喝不完的粥水,還有一大包吃不完的梳打餅。這種有營養沒味道的食物不知是拜哪個沒味蕾的人所發明,害死人。
      我隨便吃了,然後去洗澡,不洗得久,老媽幾乎想衝進來幫我,我阻止了。最後在乾淨的身子躺卧在床上。
      老媽問我感覺怎樣的時候,我只說,腦思維有點慢,因為我整個早上最想知道的事情,在我媽的腦裡。
      「妳到底肯不肯講那該死的離婚原因是什麼?」我放聲說,因為旁邊那些老人家都不在這裡。
      「妳現在專心養病,其他事情先別管。」
      「他現在人在哪?怎麼沒來探我?叫他來,等我問他。」
      「人家不用工作嗎?他已經一個星期沒上班來照顧妳了,還特意叫我帶這個來給妳解悶。」
      哇,我老媽從袋中拿出來的東西勁爆了,瞬間成功地引開我的注意。天啊!是他媽的x世代蘋果電腦!手提那種,又輕又薄的樣子,灰銀色的,好時尚啊,太先進了吧,我愛這個世界。想當年,小妹我還要每天回家開電腦,黑色一大箱,開機等個幾分鐘,還常常中毒呢!
      我興奮地拿上手,打開,想著要按個開動按鈕,誰知一打開就是要求密碼的頁面。
      完了,又來,開解了一部又一部,他媽的,拜託未來的我別改一個深度碼,會害死自己。
      結果真的沒有最難,只有更難,這次000000解決不了,還試上常用的都沒能夠解得開。
      「媽,密碼是什麼?」
      我媽倒了杯水給我,但這時我最想喝可樂。
      「我怎會知道妳的密碼。」


      「那我的前夫呢?他總會知道了吧?他給我這台東西卻不給我密碼這什麼意思啊?」
      「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不好意思問人家呢。」我媽遞我杯水,我雙眼瞇成一線,鄙視她。
      「那妳跟我講為什麼會離婚。」我接了杯水,準備喝時問她。
      「我的立場真不好講,只可以說,這種決定是兩個人的責任,就像當初你們要結婚一樣……」
      啊啊,以下省略,這種老人家的勉言很傷神。
      「好了,我明白了!」我喝完放下杯子。「妳不用再說了,我不知道就是了。」其實心裡打著算盤下次見到那個傢伙就問個明白,或是問芯滿也好,她一定知道我的事,即使是難堪的事。
      「妳乖乖吃好藥休息吧。」
      「可以不吃抗生素嗎?」
      我媽怒視著我,然後再給我倒好水,放了幾粒藥在我手心上。唉,吃吧。
      然後我裝睡,等老媽離開,因為我還想試著解破一下那部電腦。
      經過幾回的試煉都不成功,還搞到不能再按密碼,什麼鬼?麻煩的新科技。
      我放下它,感覺倦了,精神果然不能用多。
      但我禁不住想像那個離婚的原因,會是經歷過怎樣的大吵小吵而得出來的結果呢?這種決定是兩個人的責任,他同意了,意思就是不想再愛下去啦。
      哼,難不成我老媽子低估了我對情傷的痊癒力?沒關係啊,誰出軌、我出軌、他後悔,沒所謂啊,反正我老早就不相信愛情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