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夢想成真
 
 
      回到家──我和老媽的窩,打開門,內裡的裝潢和擺設沒太大變化,唯是見到衣櫃換了,冰箱是新的,還有就是感覺空間細了。哈,是因為剛從我那種房子回來,空間感大有不同所致。我和老媽的屋是政府的,當然不大,而且陳舊得很,可就正正因為這種老舊而令人有家的感覺,比起剛才白矇矇的陳列擺設,在這窄狹的屋子裡,更添溫暖。
      我走進自己的房間,小小一間,東西出奇地放得齊整,一隻玩偶也沒少。我再想想才記起,啊,我失憶的,這是我許久沒回來的家,房間一定是母親收拾的。平時我的房間只有一個亂字,反正收拾得整齊後,很快便又會一團亂,我找不到需要整齊的理由。
      我房的擺設很簡單,一入門就是床,床頭就是書桌,基本上像床邊桌,衣物通通都放在床下的抽屜裡。我拉開,衣服不多,看來都在那間屋裡。
      我看看床尾那邊,原本堆積如山的書本不見了。那是我讀室內設計的課本,跑去哪了?
      「出來吃飯吧!」我媽從廚房裡大喊。快要九時了,怪之不得我餓得有點累。
      跟老媽吃完飯聊聊天,在聊天過程中完全套不出離婚料,真是百密不疏的老娘。我用五分鐘洗完澡,基於醫生吩咐不要經常洗頭,只能隔兩天洗一次,今天便洗不了。一週後又要回去那間醫院見張醫生,覆診,之後斷斷續續都要回去,沒完沒了。
      輪到我老媽洗澡時,我回自己房間去,坐到床上,感覺疲倦。我慢慢躺下,免得弄傷頭上傷口。我試著思考一下這幾天所發生的奇異事件:失憶、結婚、離婚、26歲、33歲……仍舊很懷疑這個世界上有沒有時光機。雖然醫生說記憶可能明天便會回來,但我卻沒有這種感覺,只有很真實地感覺自己是26歲的我。明天會有什麼不一樣?就跟現在的我一模一樣。


      我想起那間結婚屋,還是感到不可思議。我想起那幅幸福的婚照,禁不住起來拿起電話,撥通芯滿的號碼,響了好久才有人接聽。
      「喂?」那是一把睡沉沉的聲音。
      我看看時間。「現在才接近十一時,妳這就睡了?」
      「嗯……是白曦喔。」
      她是睡得有多糊塗,我們明明是不到半夜兩點鐘也不睡覺的人。「是我,我有點東西想跟妳說。」
      「什麼事?」
      我孤疑著好不好明天再打給她,現在放她睡罷了,但我開始講:「就是我和前夫那間屋,妳知道的吧?我沒想過有天會有那樣的家,那張婚照還是在布拉格拍的,我有可能嗎?」我是想說,我有可能會擁有這種人生嗎?然而我發覺自己口齒不清了。
      「嗯……我知道,那張婚照美得很,是他帶妳去的。」
      「他知道我想去?我是說那些建築,他知道我很喜歡?」
      「妳夢寐以求的事他當然知道。」


      「喔……」說真的,雖然那不是我現在愛的男人,不過聽到有人會帶自己去夢寐以求的地方拍婚紗照,將一切實現過來,心裡確實有點感動。「可惜,現在那個家都舖滿白布,冷清清的,我是準備要賣嗎?」
      我聽到芯滿那邊發出唦唦聲,收不好嗎?
      「喂?」
      但下一秒便聽見她清晰的聲音說:「我在。」
      「妳沒事吧?要不然明天再談吧,妳先睡……」
      「不,只是……妳從沒跟我講過妳家裡的事。」
      「什麼意思?」
      我聽見她深呼吸了一口氣,再聽見她走路的聲音,然後:「我的意思是自妳離婚……不,應該是不知何時開始,我們每個人都知道妳低落,我以為妳會找我說話,但妳沒有,妳就是這樣閉口不提,從沒向我講過什麼事情,所以我不知道妳家裡都蓋滿白布。」
      奇怪。
      沒有時光機的話,我大概是被鬼附身了,我怎會……


      「不止是家裡蓋了白布,連妳的想法,冷清清還是不開心,妳從不講,所以……」
      「所以我應該是病了。」我只能這樣說,不想嚇壞她。
      「不,妳應該多講一些。」
      「這就是為什麼妳奇奇怪怪的原因?」
      「我奇怪?」
      「對,在醫院看妳的第一眼就覺得妳奇怪,芯滿,若然妳不是睡了我老公,妳無須這麼神秘兮兮,是妳早應該跟我講這些!」
      芯滿呼出一口氣,一時之間沒說話。
      「不是,我很抱歉,一時之間我不知道怎樣反應,我們已有四個多月沒交談。」
      這回輪到我大嘆一口氣,這是搞什麼鬼?「四個月?妳確定我們沒有絕交?」這也輪到我不知道怎樣反應。我們怎會?
      「放心,我們的友誼仍在,我沒有睡妳老公。」
      「行了啦,我開玩笑的。」忽然間我亦沒詞,為什麼會這樣?「那個……不妨礙妳休息了,改天再聊吧。」
      「不會,但我希望妳會跟我聊聊妳的東西,任何事都可以。」
      這感覺像是在做心理諮詢。
      「好吧,那晚安。」在芯滿說下一句之前,我掛斷了。
      這是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四個月不跟芯滿說話?這會不會是關係到我的離婚原因?天啊,我還在演偵探,但這真讓我好奇,到底是什麼東西令一切變成陌生的?


      就在這時,房門被打開,老媽走了進來,還有她濕漉漉的頭髮。
      「妳怎麼不去吹頭髮?」
      「想先來看妳。」
      「我不會跑掉的。」我無奈地說。
      「剛才跟誰說話?」
      哇,她真以為我撞鬼。
      「跟芯滿聊電話。」
      「哦,那就好。」我媽走來坐在我旁邊。「感覺如何?」
      「媽,妳不用每隔十分鐘就問一次,我好得很。」
      「我是怕妳……」
      「我除了疲倦之外沒有不舒服了。」
      「哦,好,那妳早點休息。」
      「對,明天我還要去上班,不能曠工這麼久。」我作勢要躺下,想要我媽出去,讓我好好思考一會,但她沒有移動。
      「噢,這個妳不用擔心,會有人接替妳的工作,妳就好好在家休養吧。」
      「不可以。」我想起當天那三個職場上的陌生人,瞧他們得逞的樣子,一定是想從我病重這件事上拿點好處,我絕不容許。我還要回去搞清楚我現在的職位,這樣才可以生活……唉,我不知道,一切都很亂,會不會我回去以後對現有的工作存在生疏?


      「總之,媽,我明天要回去公司一敞,了解清楚我在銀行的工作還是不是一樣,萬一我是升了職的話,責任就更大了。」其實一定是升了職吧,都七年了,或是轉了公司?
      正當我想問老媽我有沒有轉公司時,我媽張口,一邊拿起剛躺下的我。
      「妳傻啊?妳不是銀行職員了!妳擁有自己一間公司,室內設計公司!用不著妳去擔心!」
      好吧,2019年對吧?這天殺的是我在醒來後聽到最好的一個消息!
      媽的,我有自己一間公司!??!??!!?!?!
      而且是室內設計,室內設計,我夢寐以求的,我……
      我張了張嘴,不確定自己要說些什麼,老媽就在一旁碎碎唸:「真是的,我也是老糊塗了,常常忘了妳失憶。」
      我按住老媽雙臂,雙眼發亮地問:「這是真的?我是個成功人士?」成功人士和一間獨立公司,創業,我創業了。
      「當然,那是阿文幫助妳……」
      以下省略,那都不重要,重要是,我,胡白曦,一直以一個銀行小貨生存著,然後某年某月某日,喝得爛醉,睡醒之後,我便是一個獨立自強開了一間室內設計公司的女人,不再是一個低等的打工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