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原來待人好都是一種罪,樂觀是一種虛偽,積極做人是一種愚蠢的行為。 

眼淚伴隨著我,奔出了這個校園,我再也不知道應當如何對待這一班「人」,再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在沒有阿惠的世界生活。 

自此以後,我變得很害怕在殯儀館出現,很害怕再次見到一個逝者的喪禮上沒有任何人出現。 

也害怕看見那些,表面來奔喪,實質恨不得他死的禽獸。 

我覺得很心寒,很冷血。 ..聽著阿彤說的過去,我也不禁聽得整個不寒而慄。 



別說我在社會上打滾了一段日子,也想不到人心竟可以那麼醜陋,何況那些只不過是中學生。 

尚記得當初自己初次經歷被背叛,那種震撼的感覺仍然歷久彌新。 

更別說在社會毫無求生經驗的阿彤,她的人生因為阿惠的出現而存在著希望,同時亦因為阿惠的離去而令她對社會絕望。 

這種絕望將會令她的整個未來帶來具毀滅性的傷害,或許她不會再輕易相信人,不會輕易與人交心,生活亦處處都是防範。 

「阿彤你講到話自己怕咗幫你屋企人喺殯儀方面嘅工作?」 



「冇錯啊。」 

「相比起呢樣嘢,你會唔會更加怕嘅係對住人?」 

「我..」 

「喺阿惠未走之前,你喺靈堂嘅所見所聞都只係嗤之以鼻。 不過因為阿惠件事而令你覺得人性好醜惡,令你唔再敢相信人,同人交心。而呢個恐懼更令你投射喺工作。同樣嘅事情再睇番會俾你無限咁放大。」 

「我都唔知..其實我而家都好無助。」 



「我喺班果到要扮到咩都冇聽過,要照樣咁對住佢地。雖然佢地對我都係正常同學、朋友咁樣,但係我唔知佢地心底裡會唔會都係好憎我,對我有好多怨言!」她愈說愈見激動。 

「阿彤,其實人性嘅善惡係冇絕對嘅根本。」 

「你意思係..?」 

「我覺得世界之所以平衡係因為凡事都係相對,而唔係絕對。人性其實一樣,係冇絕對嘅善同絕對嘅惡。 你因為你班同學而覺得人好恐怖,但我希望你唔好忘記曾經因為阿惠嘅出現而令你相信人性都有善嘅一面。 對人係應該有一定嘅防備,但千祈唔好多疑。 好似咁,點解你會選擇打黎同我傾訴?」 

「我聽咗上次你對屋企有問題果個女仔講嘅嘢,覺得你講啲嘢好正確。」 她應該是說..阿芝?做Starbucks那個。 

「容許我自大一啲啦,其實係因為你內心仲會肯對人..即係對我有一啲啲嘅信任,所以你先會夠膽打呢個電話問我。」 

「或..或者係掛。」 

「所以你首先要建立番對人嘅信任,世界唔會遺棄任何一個人,只要你唔好放棄自己,放任自己。」 



「嗯,明白。」 

「你十八歲,應該就黎考公開試?」

 「我留咗一年班,下年先考。」

 「咁都仲有時間俾你收拾心情,我始終係局外人,幫唔到你太多。 但係心理質素對考試好緊要。如果你跨唔過呢個心理關口,會對你考試影響好大。」 

「都啱嘅,多謝你。」

 「唔好咁講,希望下次你打黎,係一個快樂嘅阿彤好冇?下次打黎同我講多啲殯儀嘅嘢!我都想知多啲。」 

「好。」 



「咁就講到呢到啦,拜拜。」 

「呼!」 我再次不自覺呼了一口重氣。 

這個電話帶給我頗大的衝擊,竟是由自己籌備好朋友的葬禮。

但更大衝擊的是這晚仿佛見證著人藏著面容底下的虛偽。
 我總不能告訴她現實就是這樣,因為我自己也不想相信人性是醜陋的。 

但細心一想,假設亞當和厄娃的故事是真的,那個時候也早已存在著代表人類慾望的蛇。 人性沒有變質,從來也沒有改變過。 

「希望大家珍惜眼前人,尤其對自己好重要嘅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