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過跟人吵架嗎?因為什麼事?誤會、矛盾?還是因為性格不合?但若牽涉到未來的日子,這架會否吵得有點大?

「徘徊太子道接聽第二個電話,阿君你好。」

「嗦..嗦,主持人你好。」

「咦,阿君你喊過黎?」

「嗯..係啊..」



「好,先唔講你發生咩事,而家深呼吸先,再呼出黎。」她連話也不能說得清,很難繼續談下去啊。

「好啲未?」隔了數秒,我再問。

「好啲啦..」

這聲音..怎麼好像在哪聽過?算了吧,我也沒有一個朋友叫阿君的。

「好,阿君你想講咩呢?」



「我場婚事告吹咗..」

「噢…你地拍咗幾耐拖啊?」

「兩年半..就快三年。佢上個月同我求婚,我都應承咗。」

「你地兩個關係係點?」

「其實我心入面一直好矛盾,我知我係好愛佢,佢都好愛我。但係我地兩個都好硬頸,所以成日都鬧交。



每一次拗交好快都會好番,但冇幾耐又會再因為唔同嘅事而嘈。

佢係一個咩都覺得自己啱嘅人,我又係一個唔易屈就嘅人。

你啱嘅嘢我會接受,但點解明明你錯都要我認同你?」

「嗯..兩個相同性格嘅人係好麻煩。如果係好性格相同,相處會好乏味。性格唔好而相同又會火星撞地球咁。」

「係..係啊。上個月佢同我求婚,雖然冇講出口,但其實我地都好似有共識咁,想藉住呢個名份去改變而家嘅生活。希望可以減少啲鬧交。」

「唔係會變得更多磨擦咩..?」我暗地想,當然不敢說出來。

「都啱嘅,有時自己身份唔同咗都會長大,會變得更慎行。尤其結婚,會變得更珍惜對方。」我只好這樣說。

「可惜,喺傾婚禮細節中,我地又嘈咗一次..」



不知道為什麼,一邊聽這個電話,會有一陣陣的不安感。

「為咗婚事而嘈就一定會架啦,何必咁樣呢?」

但說真的,社會中有好像阿卓和阿言這種想擁有未來卻被現實弄得困難重重的。

但阿君這一對,卻毫不懂得珍惜,一切都很衝動。

「因為佢咩都自己決定好曬,佢覺得我一定會滿意佢嘅選擇。其實我唔介意俾佢話事,但決定之前商量下唔得咩?咩都先斬後奏,我覺得我似個等埋位嘅演員多過新娘!」

那又倒真的有這種專橫的人,我突然想起Ruco,他就是這種人。

起初我們也蠻不喜歡他這樣,但後來想想有人為我們決定好所有約會的安排也未嘗不可。



「其實我知佢為咗我已經改變咗好多,佢慢慢減輕番自己工作量,多咗時間陪我。我地多咗時間去旅行,唔知點解旅行果陣我地相處得好好,冇鬧交。但係一番到香港,就會變番而家咁。」

「係你提出唔結婚?」我問。

「係..」

「啦,我聽你語氣呢,知你係好唔捨得嘅,況且有啲嘢講咗真係番唔到轉頭。」

「其實我都唔知…我唔知如果我地磨合唔到嘅話第時仲點一齊落去。」

清官難審家庭事..我今天才明白這個道理。矛盾不是物質可以解決得了的,我倒不能這次又給他們金錢的援助,而且他們需要的也不是這些。

「今晚攝高枕頭諗清楚,係咪有啲嘢自己都可以放低呢?我知遷就一個人會係好辛苦,但係邊對情侶、夫妻冇就過對方呢?係唔係?」

「都係嘅..頭先我瞓唔著打開電台先聽到你嘅節目,我果陣真係唔知點做,所以先打黎問下你嘅意見。」



「咁希望你好快可以解決件事,將來同你男友一齊聽我嘅節目啦。」

「好…拜拜..」

這晚做節目的時間好像過得很快,不,好像是在催促我快點做完。

在做完節目後,我才拿起手機來看。

阿華 未接來電  (5)

「搞咩啊..打咁多次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