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噹!叮噹!」一早上..我想是一早上吧,我就被一輪轟炸式的門鈴吵醒。
「你冇嘢啊?」一開門,看見是熟面孔,便立刻破口大罵。
「有嘢啊!我黎送早餐!」
「你冇事啦咩?」我一邊走到沙發打算再睡,一邊說。
「冇乜啦!見你上次咁好送外賣,今次到我!」聽到她精神奕奕的聲音,便知道她已經康復。
「我都唔食早餐嘅。」我說。
「我梗知啦!但係已經點半啦!唔算朝早掛!」
「第一餐咪朝早囉..」我睡意惺忪地說。
「快啲食啦!食完就行啦!」Sally說。
「去邊啊..?」


「食完再講啦!」
吃罷後,她便不斷催促我換好衣服。
「等陣!我拎電話先!」我說。
「吓!原來冇電。」直至現在我才發現昨晚忘了充電。
「我都估到你個大頭蝦!」她沒好氣地說。
取了車後,她命我載她到銅鑼灣的酒店。
「咁急做咩呢其實?」我問。
「你部電話著番啦!你自己睇啦。」
「啊頂!係喎!」
電話有了畫面後,無數個訊息從同一個群組彈出來,我才記得是什麼事。


「頂!你個仆街豬黎架?瞓極都唔醒嘅?」一到了酒店的小型宴會廳,阿華便有如機關槍一樣,不斷掃射我,只不過是用粗言穢語,不是用子彈。
「我係住喺香港嘅美國人黎架!」我辯駁。
「我琴晚同你差唔多時間瞓炸喎大哥!尋晚都提咗你今日要準時到!」阿強也加入聲討。
「得啦!」阿琳和Sally異口同聲說道。
「快啲整啦,唔係整唔切。」Sally說。
「你又會喺到嘅?」我問阿琳。
「佢地話多一個女仔幫手會好啲喎。」她回答。
「我其實都好想知,你地唔洗番工架咩?」我問。
「我真係唔洗架。」我望向阿強,他說道。
也是的,除了公關以外的事,他實質需要做的事情不多。


「我Freelance黎,邊有番工時間。」阿琳接著說。
「我...咪請日假囉好閒姐。」阿華說。
「你都冇嘢做我更加冇啦。」Sally說。
「阿文未放學啊,放學先黎。Ruco都放工先上黎。」阿華接著說。
「Will you marry me again?得唔得架?」我看著這些掛在牆上的氣球問道。
我口中的計劃,就是Ruco的挽救婚姻大行動。今晚他便會約Ceci上來再求一次婚。
以我所知,自從他們上次吵了一大架,他們便把婚事擱置了。雖然未至於分手,但關係一直未完全和好。
作為Ruco的兄弟,我們4子是責無旁貸的,所以才為他籌備這個行動。為了場地佈置上的美感,我們也找了Sally幫忙,但沒料到阿琳也會到場幫忙。
「幫你又唔幫,又喺到嘰嘰兀兀。」Sally也不禁地說。
「咁其實我幫到啲乜?」我問。
「幫手Bong氣球啦!」阿強說。
說時遲那時快,Ruco也放了工到達了場地。
「兄弟真係唔該曬,我都唔知講咩好。」看到已完成的設計,他熱淚盈眶地說。
「傻啦,兄弟就係咩都唔洗講。」我裝偉大地說。
「對唔住啦Sally小姐,上次我飲醉咗亂講嘢。不過你番說話真係當頭棒喝。」然後他便對Sally道歉。


「傻啦,我冇咁小氣嘅。呢個係阿琳啊,你應該未識。」她回答。
「靚女義工嘛,喺佢地口中識咗啦。」
「哈哈,你好,祝你今晚會成功。」阿琳說。
「承你貴言啦。」
在Ruco排練的時候,阿文也悄悄地趕到。
「嘩,好彩趕到黎。」他說。
「咁遲嘅?」我問。
「開會啊,之後又塞車。點啊?搞成點?」
「如你所見,我都好緊張。」我答。
隨著天色逐漸昏暗,微微的燈光為這黑漆漆的小廳作出點點的點綴。整個宴會廳都瀰漫著浪漫的氣氛。
我和阿強、阿華、阿文站在後方,看著Ruco一次又一次的排練。
「覺唔覺呢個場景有啲熟悉?」阿文笑著問。
「中五果年Singcon嘛!」阿強說。
沒錯,Ruco當年不知哪來的勇氣,竟然踏上台參加歌唱比賽。
為的,就是跟喜歡的女孩借歌表白。


「但係最後都係衰咗喎。」阿華偷偷的笑。
「緊係啦!果陣個女仔鐘意阿文架嘛!」阿強說。
「係鬼!我同佢都唔熟!」阿文趕緊否認。
「關熟唔熟咩事姐,果陣好多女仔都鐘意你架啦!果陣你呢類文青靚仔咁殺食。」我搶著回答。
「不過果陣我地又係咁樣企喺後台,睇住Ruco唱歌。」我接著說。
那傻小子要我們在背後為他加持他才有勇氣,當他失敗之後我們可安慰了他很久呢。
「估唔到今日都係咁樣幫佢加油。」阿華說。
他說罷後,我們相視一笑。
雖然今天我們都穿得很正式,取替了那件泛黃的校服。
但很慶幸地,我們五個的情誼並沒有因時間而褪色。
「喂!佢黎啦,匿埋先啦我地!」Sally的一聲叫喊,呼醒了還沉醉在回憶的我們。
幸好宴會廳裡有一間麻雀房,我們趕緊藏進去。
我們把門關好,只能憑聲音得知外邊的情況。
「你黎啦?」聽到Ruco率先開腔。
「係啊,一放工就趕過黎啦。」Ceci回答。


「你地唔好咁八啦!」阿文坐在椅子上,邊滑著電話說。
「其實佢地而加點?」我偷偷的問阿強。
「Ruco話其實都冇乜嘢啦,大家都好似平時咁。」
「咁好似會成功?」
「唔知啦,聽埋落去先啦!」
過了一會兒,Ruco便把剛才排練所說的話在Ceci面前再說一次。
最後,便說了那一句:「你願唔願意再嫁俾我啊?」
㑦忽,外面只是一輪寂靜。
我們都心急如焚,恨不得Ceci一答應便衝出去慶祝。
就連阿文都湊了過來。
「咁你即係肯嫁俾我啦喎!」Ruco突然一聲大叫!
「Yes!」我們在房中也暗暗叫喜。
正當我們打算衝出去時,卻聽到了一聲:「唔係..」
我們剎住了步,打算看清情況才算,卻聽到一句:「唔洗匿啦,出黎啦。」
那當然是Ceci的聲音。


「你點知佢地喺到架..」Ruco問。
「果到咁多包野飲唔會你一個人飲掛?入面咁嘈聾耳陳都聽到啦。」
「啊..」被揭穿了有點尷尬。
「仲有你唔會同我求婚都帶個女人上黎啊?」她只著沙發上的手提包。
「哈哈..果個係我嘅..」Sally笑著說。
「呢個我助手Sally,呢個阿琳。」我笑著為她擋駕,再把阿琳介紹給Ceci。
會擋駕的,這才是真男人。
「咁點解你收咗隻戒指又唔肯應承我啊?」Ruco問。
「係囉!應承佢啦!我地準備咗好耐架!」阿華說。
「有心思我就要嫁,咁個個男人都對我咁花心思我咪好唔得閒?」她反駁。
「但係..」阿華還未來得及說完,便被我和阿文掩著他的口。
「其實我今日上黎之前都估到啲啦,你又神神秘秘咁。」她指著Ruco。
「但係我都肯上黎係因為我心底裡已經有咗個答案。」
我們屏息等待,冀望聽到一個大家都希望聽到的答案。
「我承認我當你係我個結婚對象..但係我覺得我地未準備好結婚..至少我未。不如大家再了解一下對方先,或者再俾啲時間大家去改下自己嘅缺點先?」
「我覺得我地都好了解對方啊!」Ruco說。
「你就係咁架啦..咩都係你覺得,問多我一句都唔洗死姐。」
Ceci說著這句話時,語氣十分平靜,可能她已一早知道Ruco定必會答類似的說話,才能這樣處之泰然。
其實這才是真正的了解。
「我明白啦。我會努力去改變,改變得更似你心目中嘅果個我。」幸好Ruco茅塞頓開,沒有再糾纏於無謂的爭吵上。
「傻佬,我等你,你都要等我。」Ceci緊緊的擁抱著Ruco。
「好。」
「好咯!個結局好似同原本果個有啲出入,但都叫Haapy ending啊!都飲得杯落啦!唔好講咁多,飲杯先啦!以飲品代酒!飲完唱K,呢到有得唱,唔好浪費曬啲時間!」氣氛搞手阿華及時出來打圓場說道。
「又唱歌?!」我和阿強、阿文同時說出這句話。
說完之後,我們5人都大笑了很久。
「笑咩啊你地?」阿琳不惑地問。
「冇..冇事!唱歌啦去!」始作俑者Ruco立刻轉移話題。
他馬上點了一首梁漢文的「披頭四」。
「嘩!呢首咪xx中學合唱組冠軍唱嘅歌!」我說。
沒錯!正是我們!事隔一年,Ruco再戰音樂比賽,但這次卻有了我們的陪伴,我們決定豁出去,留下一件值得我們永遠記下的事,因為這是我們最後一年能夠參加歌唱比賽,中七已經不被允許再參加。
或許你會說我們很MK,但人生最深刻的事哪件不是最瘋狂、最不知廉恥的?
人生就像一個洋蔥,我們都曾經厚臉皮,但最後卻一層一層的剝下來。
最後卻已經忘記羞愧為何物,因為我們已經忘記什麼是熱血了。
這晚我們都玩得很瘋狂,說真的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像今天一樣玩個不亦樂乎。平日各有各忙碌,若真的能夠飯聚,也只是吃吃飯,喝喝酒的。我也忘記已有多少年可以這樣聚在一起。
我也希望能夠多點機會這樣玩。
但玩樂歸玩樂,之後還是要上班。派對結束後就是我和Sally上班的時候。
或許是心情愉快的原因,今天做節目的時間也過得很快,霎眼間已經是節目完結的時候。
「啊!好攰啊!」我伸了一個懶腰說。
「你攰就翻屋企啦,唔洗送我啦。」Sally說。
「咁又唔好!你夜媽媽翻去會好危險。」
「咁快啲行啦!」
「今日真係過得好充實。」駕車時,她在我旁邊說。
「你都覺?」
「係啊,好羨慕你地5個咁好感情。」
「你冇朋友架咩?」我問。
「冇乜架,有都唔會好似你地咁。」
「唔怪得你冇乜人約咁啦!」
「我唔去姐,啲應酬好麻煩。」
「要講到應酬啊?睇黎你同啲朋友關係真係唔係咁好。」
「唉,千金易得,知己難求啊!」她故作唏噓地說。
「唔緊要啦!有我地成班做你朋友!」
「咁好死?」
「睇在你幫我打理得我嘅生活咁好,都冇乜所謂嘅!」
「我呢個助手都物超所值啦!你執到!」
「係喎好助手,到啦!你快啲上去啦。」我說。
「好啦,你都早啲翻去,小心揸車。」
「嗯,拜拜!」
回到家後,整個人都已經沒有靈魂似的,攤在沙發上已經呼呼大睡,睡到不知何時才醒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