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阿卓!」這天,我便赴會了阿言和阿卓的飯聚。

第一次與聽眾吃飯,心情竟然有點緊張。

「你好啊太子、Sally小姐!」阿卓馬上站起來迎接我和Sally。

「你一定係阿言啦!」我對著旁邊那清秀的女孩問。

「係啊!你地好啊!」



「點啊?新婚生活好嘛?」坐下來後,我們開始寒暄一番。

「幾好啊!除咗個名份之外,我覺得個分別唔係好大。」阿卓說。

「點解呢?」我問。

「可能係因為我地都慣咗啲平平淡淡嘅生活,所以就算結婚之後都冇乜點改變呢種生活。」

「都係嘅,你地都一齊咗咁耐,好多嘢都經歷過。」



「咁你地果日個婚禮點啊?」Sally問。

「都幾好啊!我爸爸都幾滿意!過倒佢嗰關就可以啦!」阿言在旁回答。

「講起上黎都真係要多謝你多一次,為咗幫我地連間屋都可以付出埋。」阿卓說。

「唔好講呢啲啦,又唔算付出嘅,你又冇搞垮我間屋,我都好鐘意個成果。」

「總之就多謝曬你啦!」阿言說。



「講真啊,我做咗咁耐節目,都聽過好多愛情故事,但就冇一個好似你地咁令我咁深刻。深刻到除咗鼓勵之外真係想做啲嘢去幫你地。」

「但其實咁樣唔會唔啱規矩咩?」阿卓問。

「規矩係死架姐!況且操守同幫人,我都係鐘意後者多啲!」

「其實我都聽咗你個節目好耐!我而家成日一夜晚就會聽你個節目架啦!」

「嘩,我個節目好夜架喎,咁你咪成日都等到好夜?」

「冇法啦!你個節目好聽嘛!」阿言都說。

「每當我地一聽你個節目,聽住你點樣去開解人,就好似果日嘅我地受到你開解咁,令我地明白到我地而加有嘅幸福真係得來不易。」

「嘩,聽你講我個節目咪好有意義?」



「你地要幸福啊!就算有咩難關都一定要一齊渡過!」Sally突然說。

這頓晚餐,就在這樣歡樂的氣氛下進行。

「頭先你好激動喎!」當我們回電台時,我說。

「你唔覺得好感動架咩,見到佢地咁開心。」

「開心啊,但冇你咁大反應。你當初都唔贊成我幫佢地架。」

「唔係唔贊成嘅,我怕你踩過界姐,咁你都堅持咁做,我實支持架。」

「我仲以為同你成長有關係,所以先咁激動。」



沒錯!我正嘗試著刺探她的背景。

「都有關架!我父母都好似佢地咁,經歷好多嘢先一齊。」

「係咩,咁佢地而加喺邊,點解唔點見你提起佢地?」

「欸,我同你除咗工作有交集,其他事都冇乜,洗唔洗同你講咁多啊!」她說。

「你咁樣對你嘅朋友唔得架喎。」

回到電台後,我一邊做節目,一邊看著窗外的Sally。

她今天好像有點不同,心情仿佛特別好。這是她的真本性嗎?平日貌似冷酷的行為是裝出來的嗎?

想到此,我才發覺我從未真正去了解這個,已幫助了我接近兩年的助手。




不過,我還不了解的人原來還有很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