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就帶你黎食間平靚正車仔麵,補翻上次我甩底果餐啦。」

今天,我便相約阿琳吃飯,當作感謝她於嘉年華的相助。

「係咪架?唔好食要再請架!」她說。

「我用人頭擔保,一定好食。到啦!」

「喂!泰仔!」一進入店鋪,軍佬便招呼我們。



「唔怪得咁有自信啦,原來去熟人嘅地方。」她說。

「事實會征服你嘅味覺。」

「嘩,泰仔,女朋友啊?」軍佬走過來揶揄我。

「邊有咁好福份,高攀唔起嘅。」我語帶嘲諷的說。

「咁又係啊,人地咁靚。靚女食乜?」



「要個雲吞撈粗啊!」她說。

「你都幾識食架喎。」我說。

「咁你呢?照舊?」軍佬問我。

「係啊!」

「個老闆幾搞嘢喎。」軍佬走後,阿琳說。



「係架,我地幫襯咗十幾年,熟曬架啦。」

「你地?同阿強佢地?」

「緊係啦,仲有邊個呃。」

「你地感情真係好,真係羨慕。」

「你冇老死架咩?」我問了一條跟問Sally一樣的問題。

「曾經都有嘅,但係越來越少聯絡啦,邊有你地約得咁密。」

「我以為你都有交友障礙添..」

「都?」



「冇冇冇,不過都係嘅,你個人咁easy-going點會冇乜朋友。咁點解咁少聯絡嘅?」

「可能目標唔同掛,有啲已經相夫教子,有啲又要做女強人。我又唔係話個個女人啲友情都難聯繫嘅,可能咁啱我地係咁姐。」

「咁又係,男人同女人唔同,正常男人多數都會有一個差唔多嘅責任同負擔,大家步伐比較一致。」

「我上次同你講果個『浪漫主義者』算係聯絡得較密啦。」

「黎黎黎,雲吞撈粗、細蓉一碗,搭多碟菜心俾你啊靚女!」軍佬上的菜打斷了我們的對話。

「唔該曬!」阿琳說。

「咁阿強呢,你地又點識?」



「其實我唔係識阿強先架。之前個義工組織係佢同佢啲朋友籌辦。而佢其中一個朋友係我師姐。個師姐就叫我一齊幫手咁囉。」

「估唔到個阿強都幾有愛心喎。我開頭仲以為佢玩玩下嘅添。」我驚訝道。

「咁識咗佢幾年都覺得佢好好人嘅,何況你同佢識咗十幾年,你實知多過我架。」

「邊個話我唔知!佢身上有幾多條毛我都知啦。」我似乎在嘴硬。

「係唔係你自己知啦,哈哈。」

「不過啊,了解一個人真係需要好長嘅時間。有時你只係靠對佢嘅認識就忽略咗佢其他嘅性格。」她接著說。

「都係嘅,阿強平時個人好似好世界仔咁,唔熟佢就覺得佢好似好假咁,但佢又會拎個心出黎去做義工。」我說。

「乜你咁講你老死架,就算係都只係因為搵食姐。佢做義工果陣對啲服務對象好好架。」



「咁你呢,你又有冇啲咩性格係我地唔知道?」我問。

「嗯..你估下。」

「應該冇啦!你咁好相處!」

「可能就係因為過往經歷造就呢。」她似是而非的說。

「懶神秘。」

吃過這頓飯後,我才發覺不只Sally,我對很多人都不甚了解。甚至乎阿強亦然。

縱使我們經常見面,但好像真的能談天的機會不多。若可以有機會,或許真的需要跟他促膝長談。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跟阿琳聊天,我們的話題往往都會牽涉到一些生活哲理,而這些哲理都有一種耐人尋味的感覺,她說的話總教我思索一番。

「徘徊太子道,由兩點到四點,都歡迎大家可以打電話黎同我傾下計!」跟阿琳道別後,我便回到電台工作。

當我回到電台工作時,Herman便叫住了我,為我帶來一個好消息。

他稱讚我的節目做得越來越好,聽眾也越來越多。

隨著上一個節目的主持人辭職不幹,時間也出現了一個空檔,因此打算讓我的節目頂上那空檔。

我第一時間把消息告訴剛回到電台的Sally知道,她也跟我一樣十分興奮。

時間提早了,代表能接觸的聽眾層面又增多了。

「咁咪好囉,離我地嘅承諾又更近一步啦!」

「全台第一!我記得!」我說。

「記得就好啦!快啲做節目啦!」

就這樣...

「好!我地而加黎聽第一個電話!我地有Alvin,Alvin你好!」

這個電話,聽似普通,卻引起社會上一陣小騷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