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常說,人生如戲。我們常笑說身邊所發生的事情只有看電影才會看到,但若發生的時候,你真的笑得出來嗎?

「主持人你好。」一陣頗詼諧的聲音傳到耳筒,想必他是個挺幽默的人。

可是言語間卻帶點失落。

「點啊Alvin?想講下同女朋友嘅事?」我看著Sally傳過來的資訊開始話題,卻只有「女朋友」這寥寥數字。

「喔,係啊。」



「講下啲背景先,Alvin你廿五歲,同女朋友拍咗八年拖。咁咪十七歲就開始?」

「差唔多啦,我地係同一間中學嘅,但到高中先同一班。」

「同我分享下你個故事!」我說。

不知大家尚記得,中學時那懵懂的戀愛嗎?

「陳羽同學,今日開始多多指教。」



想不到這次調位,竟把我和她,兩個從沒有交集的人,相交在一起。

她叫莫子月,沒錯,她的美貌就如她的名字一樣的有氣質。

若生於古時,就該用傾國傾城來形容。

「我叫陳翊,唔係陳羽。」

「難記嘛,陳羽咪幾好記。」



「是但啦。」

我和她雖身置同一班,但圈子不同,很少機會一起玩。

她在班上較活躍,我卻較低調。

她有很多好朋友,我卻只有數個比較聊得來的。

她多才多藝,我卻一竅不通。

唯獨我有點小聰明,她卻很笨。

「犀利喎陳羽,中史又最高分。」

「你蠢姐!有腦都背到!」我經常挖苦她。



但不知道為什麼,她依然很高興。

「教下我點背啦!」

「唔教!」

又有一次..

「陳羽教我做數!」

「唔教!你蠢到咁!教好都嘥學費。」

「點會啊!」



「上次心軟教你溫中史,教到我爭啲吐血變歷史。」

「我仲記得喎!」她說。

「好,咁我問你,平定安史之亂,使唐室轉危為安嘅名將係邊個?」

「李光粥!」她馬上答。

「李光弼啊!」

「再黎,牛李黨爭係咩黎..」

後來才知道,原來她是有一些障礙症,很難集中學習。

因此我常常作弄她,當她發現時生氣的樣子十分可愛。



但因此,我們才漸漸熟絡起來,更雙雙墮入了愛河。

我們渡過了一段學生時代令任何人都羨慕不已的戀愛。

她的開朗讓我的生活多了很多回憶。

她令我在班上的圈子擴大,讓我在中學最後的日子能夠活得無憾。

她讓我知道自己的價值。

及後,任憑她如何努力,都只能考上次一等的大學。

「我陪你一齊讀同一間咪得囉。」我把我的放榜結果給她看。



我在遞交前夕偷偷改成跟她一樣的大學,幸好天神眷顧,我們能考進同一間大學。

「點可以架!唔好為咗我耽誤你嘅前途。」

「你咪就係我嘅前途。你出現之前,我嘅人生得黑同白,係識咗你之後先至有色彩。」

「所以你就同佢一齊讀書,一齊畢業,一齊拍拖到而家。」聽過Alvin的故事,又是一個很甜蜜的個案。

這個故事定必把我將阿卓的故事也相連在一起。

雖未像阿卓他們般愛得海枯石爛,卻多添一份共鳴。

因為這是我們都經歷過的青蔥回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