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日將至,洛芷既是迫不及待想要知道自己到底進步了多少,卻又害怕結果不如預期。林穎言覺得她該被一挫士氣,平日凡事都抱僥倖心態,殊不知讀書是個緩慢的過程,不是靠小聰明和抱佛腳就可以逃過一劫的。然而這樣的洛芷實在太煩了……

「哎你說萬一我的成績跟以前一樣,那不是白費功夫了嗎?」

「但我考試沒有再睡覺了,成績應該會好吧。」

「可是聽說自我感覺良好的時候,往往結果都很糟糕誒……」

林穎言恨不得把她的嘴縫上或是塞住自己的耳朵,但最後他還是選擇了出言安慰:「讀書不能一步登天,但妳跟着我也這麼久了,我也看見妳的進步。」
洛芷怔怔看着他,看得他心慌,暗地在後悔她果然不值得別人對她好,趁洛芷想要熊抱他之際馬上逃之夭夭。



「喂你幹什麼走那麼快,再陪陪我嘛!」

林穎言還是被洛芷捉住了,他不明白為什麼洛芷處處不如他,偏偏體育一秀獨秀。

那天體育課上他們玩避閃球;大概是學霸都會被同學自動歸為受保護動物,大家都對他退避三舍,直至洛芷接到球後打破了這個僵局——他直接被打死了。

他明明已經很盡力去避開那個球,洛芷的球卻像是帶有追蹤功能似的,正中紅心是常有的事。

以致每次男生都敗於女子組之下。



他這輩子最恨的就是閃避球了。

那個黃昏,少年坐在公園運動用的槓上,落日把他們的影子拉長。時常是女孩在自說自話,她似乎早已習慣了這樣相處模式,仍然樂此不疲。

洛芷知道有些東西已經不再一樣了。她不再單純地希望在中學畢業前留在他身旁,她還想要跟他走得更遠,貪婪地奢求他們這樣相殺的日子再長一點點。她知道林穎言是要飛的人,他不會等她,她也不願折去他的翅膀,只好努力追上他的步伐。

到底女孩是不是都這樣成長,洛芷不知道,但她開始為了別人去改變,她懂得了犧牲背後的情意,她覺得她不再一樣了。

但一樣的是她如從前一樣,喜歡這樣單純的時光。他們就像是兩小無猜,女孩的小腦袋瓜裡總裝滿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男孩卻永遠不會嫌她煩,一臉寵溺地聽她說話。



只要忽略林穎言皺起的眉頭。

「皺眉會老得快,你別這樣嘛!」

洛芷想起一個小小惡作劇,雙手伸向林穎言的臉龐試圖撫平他的眉頭。果然,林穎言忘了他們不是坐在平地上,在閃避之際一不小心掉到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這一方面,洛芷相信她尚未懂得愛的真締,不會如母親般心疼他起了瘀青;難得見他出醜,洛芷當然要盡情珍惜這些瞬間。

次日星期六,洛芷做了一整天的練習。

林穎言的房間中不時傳來洛芷的嚎叫:「老師和媽媽剛剛都稱讚我進步了不少的!」



換來的是林穎言的理所當然:「不是妳偷懶的理由。」

「我已經做了一整天了!」

「因為妳蠢。」

「你公報私仇!」

「我在浪費我的私人時間替妳補習。」

然而洛芷是絕對不會後悔用一天的練習換一次取笑他的機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