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因為往後的人生會經歷太多求而不得,上天不願過早斷了世人的希望,允許讀書時期的付出都得到回報,洛芷的回報終於如期而至。

中五的課業繁重了不少,公開試於他們而言已經不再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傳說。偶然經過中六級的課室,小息仍然是一片死寂。他們跟時間日夜賽跑,也許是日積月累下來的習慣,又也許只是人云亦云的臨急抱佛腳。洛芷會暗自替他們祈禱,奢望上天會因為她無私的祝福,使奇蹟也能降臨於她身上。

如今洛芷早已習慣每天被林穎言督促的日子,甚至她會懷疑她是否有受虐傾向,竟然有點愛上了這樣的日子。特別是當她虛心向林穎言求教時,林穎言以筆指向有問題的地方,她馬上能心領神會,又再奔向題海的懷抱,撇下林穎言在一旁咬牙切齒。他該老懷安慰的,看着洛芷在他栽培下慢慢成長,然而她的成長速度飛快,而他早已習慣了從嘲笑她中得到樂趣。

於是林穎言開始教她大題,繼續從奚落她找回樂趣,如此繼續相愛相殺之旅。

「喂林穎言,我們開賭吧,要是我這次物理測驗大題有一半分,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洛芷忽然從題海中抬頭。



林穎言用一個種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暗忖她又想怎樣報仇。

洛芷打斷了他:「想什麼呢,我保證不叫你裸跑。」

果不其然,她腦袋瓜裡真的只會有這些奇奇怪怪的念頭。但他才剛開始教她做大題,料想她沒這麼聰明。就算上天又再眷顧她,他再公報私仇就是了。

其實洛芷也沒多大底氣,雖然她已經學了兩星期了,但她依舊跟不上他的思維,又回到每天都被他取笑的狀態。她暗自祈求上天網開一面,她以後再還就是了,又用筆桿稍稍畫了一個十字。

林穎言想,到底他是否該早一點就洞察這個商機,自中三起就跟她開賭局。她好像有無窮無盡的精力,有時候問得他也嫌煩了。他被這個念頭嚇到,一定是那天在公園撞亂了腦袋才會對這個人的事如此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