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生日快樂!」洛芷從後拍林穎言的肩膀,賠上大大的笑臉。

林穎言大抵這輩子也不會明白為什麼她非要相約在樓下的車站,他作為主人公居然還要在樓下等她這麼久。

「遲到是女孩子的專利嘛!」

其實她今天很早就起來了,換上幾天前就想好了的搭配,然後又躺在床上做白日夢,但卻故意確認他出門以後才磨磨蹭蹭地出門。雖然相約在車站會害他汗流浹背,但這才更像一個約會。當然,這是屬於她的小秘密。

她本想去迪士尼的,她一直覺得那是個專為戀人而設的地方,晚上還有煙花;她至小就暗自許下心願,第一次去迪士尼要獻給未來喜歡的人。然而迪士尼的門票太貴了,作為學生,她只能勉強買一張門票。幸好海洋公園有生日優惠,不然他們就只能到公園賞花了。



然而今天剛好是週末,園區內人山人海,洛芷發現他那張免費的門票一點也不划算。

「你看,這麼多人跟你慶祝生日喔!」

林穎言瞪了她一眼,不知該感謝她還是遷怒於她。

甚至今天還是個艷陽天,排隊的地方又多在室外,他們很快就汗流浹背。

「妳這樣真的不熱嗎?」林穎言匪夷所思地看着她。



她沒想過今天天氣這樣好,還特意放下頭髮,也許他會覺得有什麼不同。她撇了撇嘴,動手把把頭髮紮成清爽的馬尾。她覺得林穎言是故意的,因為他幼稚地拉了拉她的馬尾。

她正想對他動手,但他卻把她拽到他的右邊。她困惑地看着他;「我這邊風大。」

她有一瞬間以為這少爺竟然受不得風,這才發現他替她擋去毒辣的太陽,又甜絲絲地笑了。

洛芷以為機動遊戲能一驅熱浪,然而待遊戲開動時卻發現他們不該玩這遊戲的。離心力不斷將她抛向林穎言方,她拼命抓緊那欄桿,卻依舊不自控地滑向他的身旁。

「楊洛芷妳重死了!」



她欲哭無淚,明明她也不是故意的。涼風不斷從她身邊滑過,她體內卻不停散出熱能,那親密的數分鐘竟比考試更難熬。

待他們回到地面,洛芷偷偷看他,他臉上竟也有可疑的紅暈。

林穎言沒想過洛芷小小個子,膽子竟如此大,看到機動遊戲就前所未有地興奮,還在排隊就已經計劃好行程。他試着以向各種方法逃脫,然而洛芷卻無比的體貼,誓要跟他一起玩。

他努力裝作從容地上海盗船,然而手心早已攥出密密麻麻的冷汗。幸好今天天氣炎熱,流再多汗也不足為奇。

可是現實往往不如人願,海盗船升至最高,儘管他的手緊緊抓住欄桿,他還是會不受控地害怕他會從欄桿間向下滑,又或是機組某處零件鬆落,海盗船在空中翻騰落海,成為真正的海盗船。然後他「啊」的一聲尖叫在四方八面的呼聲以及洛芷的笑聲中淹沒。此刻他無比希望洛芷是個聾子。

海盗船向下滑行,他平復心情,勉勵自己能做到的。然而海盗船一次一次加速,他的尖叫聲一次比一次淒厲。他發誓他一定不會放過洛芷。

「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想不到怕海盗船哈哈哈哈哈哈——」

林穎言只瞪着她不說話,洛芷馬上閉上嘴巴。



後來他們真的沒再玩這些刺激的機動遊戲了,但見洛芷一直眼巴巴地看着玩激流的人,他還是勉為其難地陪她去排隊。那倒不是恐怖,只是他覺得那些水太髒。

他們全身上下都濕透了,洛芷的白色上衣完美勾勒出她的線條。

「妳明知會濕身就不懂帶衣服來換嗎笨!」

林穎言一邊在狠狠睥視她的智商,一邊從背包中取出一件外套披在她頭上。

洛芷本想回到另一個園區做靜態點的活動,卻被林穎言拉住:「妳往哪裡走呢?」

洛芷本是想為他們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的,她卻萬萬沒想到林穎言竟然會害怕機動遊戲,懊悔極了。然而他再三強調那不過是因為他尚未有心理準備,又陪她玩了兒童皆宜的遊戲。

千秋升至最高,林穎言瞇眼看俯瞰這天地,好像這一切都算不上些什麼。



洛芷回頭向他招手:「喂別只看着腳下嘛,放鬆一點!」

他內心正在吶喊,到底這丫頭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的,抓住千秋的手又用力了幾分。然而看到她一點也不淑女的笑顏,他也忍俊不禁。他趁她又轉頭之際輕輕搖晃雙腳,好像也幾有意思的。

為了今天,洛芷計劃了很久,自上個月開始便暗中部署,一天比一天更期待這天的降臨。與其說這是給他過生日,不如說是她留給自己的回憶。然而日子將近她卻愈發害怕,覺得過了今天,她以後便不復這日般幸福,生怕提前透支掉一生中的快樂。然而不是這樣的,正因為有今天幸福的瞬間,她才有氣力面對未知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