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跑得飛快,當洛芷以為她這輩子都會是個小孩時,他們已悄悄一步一步邁向一個更廣闊的天地。

老師在早會給他們分發升學指南,有人津津有味地翻閱,跟身旁的人在研究哪所大學的聲譽較佳,有人自我放棄地說「這些機會不屬於我」,又有人不屑地說父母早已決定要送他們去外國升學……

她在這裡五年多了,誤以為他們會一起走到天荒地老,到頭來卻發現大家早已有了目標。她一人停在原地,覺得時間可以靜止。

回到課室中,她碰了碰林穎言的手肘:「哎,你一定去最頂尖的學校吧。」

他頓了頓:「世事哪有那麼多絕對。」



洛芷覺得那天的他忽然飛揚不再,不再嘲笑她,也不如從前那般自信篤定了。

林穎言自小當天之驕子慣了,事事都追求最頂尖,然而他漸漸發現天外有天,學校太小,不過是一隅小天地。他覺得很可笑,他猶如井底之蛙,自大地自封為王。他發了瘋地温習,家裡的練習愈堆愈高,見到那間出版社又出了新書,好像免費的去買,但卻愈買愈空虛,他做不完,也做不好。

「放學陪我去一個地方吧!」

林穎言很不情願,如今時間無多,她放學卻還想着去玩樂。

她又拉了拉他手肘:「來嘛來嘛,我保證不會花你太長時間,回家以後我陪你温多一小時就是了。」



他永遠也不敵她的死纏爛打。

洛芷帶他去商埸,然後撇下他,一刻間又帶着兩個巧克力新地回去,散步到他們最愛的老地方。

林穎言習慣性嫌棄。

「你們男生不是喜歡巧克力嗎?」

他忍不住笑了,那是屬於他們倆的默契。



一次考試,洛芷英文失手,她難過得整天都含着淚泡,林穎言實在看不過眼她這欲生還死的模樣,放學後把她拉到商場,替她買了草莓新地。事實上那只是林穎言喜歡的口味罷了。他還堂而皇之地反問她:「妳們女孩不都喜歡吃草莓嗎?」

他們早已吃掉那新地,兩個膠杯整齊地並列在一起,在日光下沐浴。

「你知道嗎,你永遠是我心中的神」,洛芷對住虛空說。

林穎言冷笑:「妳那是見識太少。」

洛芷搖搖頭:「我自然是見識淺薄,可是只有你會手把手教我全科,只有你一邊嫌我笨一邊告訴我哪裡出錯,也只有你不嫌棄我是個拖油瓶。

「我並不在意外面的人有多厲害,他們只是人罷了,但你是神,不能被抵毀,是我追隨的信仰。」

洛芷側首看他,他的側臉蒙上一層金紗,上揚的嘴角又帶回他耀眼的光芒,又是熟悉的他。

在地上,兩個身影緊靠在一起,他們誰也不曾注意到。



「一會兒吃過飯後快點過來,妳今天浪費了我一小時又三十七分鐘。」

「你個變態,明明你也很開心!」

回應洛芷的,是林穎言關上家門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