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芷發誓這一年是她人生中最聰明的一年了,連上廁所也不忘念念有詞。她忽然很想知道,老師們是否也如此為了大學而發奮過,他們是否共享同一個青春。

只剩下數百天,每天迎接他們的是大大小小的考試,洛芷覺得自己已成為一台麻木的機器,一接到試卷就自動開始書寫。也許到了正式考試那天,她再也記不得考試是怎樣的一場心跳加速的競賽。

最後的上課天,他們終於如師兄師姐那般在學校裡四處留影,那件陌生又瘋狂的事最終成為事實,在他們眼前上演。

洛芷看見身旁不為氣氛所動的林穎言,心生一計:「喂!」

林穎言轉過頭來,不耐煩的樣子被洛芷的相機定格。



洛芷見氣壓過低,馬上假意裝作刪除:「哎我就開個玩笑嘛!」

「你真的打算就這樣打坐至放學嗎?」

然後他被洛芷拉走了。

林穎言這才發現其實他對這學校一點也不熟悉,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同學,學校有很多秘密天地,然而他要離開了。但托洛芷的福,他還是隨波逐流地跟不同的人依次留影。

他是個只會向前走的人,然而見到洛芷跟別人手拉手,他不禁自問,是不是以後就不復今日般快樂。



「喂」,林穎言拉住了只顧看着手機裡的相片前進的洛芷,「我們來拍一張相吧。」

洛芷先是呆呆地望着他,然後嘴角緩緩上揚,咧開最燦爛的笑容。

他們在走廊上並排着,晚霞把天邊染成温柔的粉色,薄薄的雲朵鋪至天角,林穎言露出今天第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淺淺的酒窩裡盛載最甜蜜的憶記。

回家的路上,洛芷方才的興奮早已蕩然無存。他們朝夕相對了六年,有些人即使只記得名字,但在路上見到也會有親切感,然而一個最後上課天就斬斷了他們六年的牽絆。從此以後,他們不必再不情願地被鬧鐘叫醒,然後拖着疲乏的身軀趕在上學鐘聲響起前踏進校門。人是不是都有犯賤的基因,只有在失去之時方會懂得珍惜那些舊時光?

他們興奮地在彼此的校服上塗鴉、放肆地在課間時間東奔西跑、午飯時間早已結束才慢條斯理地走回學校。他們終於活出了青春的樣子,他們不再懼怕老師們的魔爪,然而洛芷這才發現,那是因為他們將要失去那段歲月,老師才慈悲地留他們一頓豐盛的最後晚餐。



洛芷忽然覺得她像是沒有歸途的人,此後學校是師弟師妹的地方,她就只能窩在家中的一隅,痛苦地重温着課上的時光。

洛芷原以為公開試是一個痛苦而漫長的過程,恨不得一眨眼,時間就過去了。但自從開始了中文口試,她拼命把課本內容囫圇吞棗,卻敵不過時間的彈指間,無比後悔自己曾口出狂言。

一個月就這樣過去了。英文口試結束那天她全然沒有預期中快樂,她只是麻木地提醒自己,一切都結束了。

習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她習慣了每天也對着枯燥乏味的課本,晚上去對面跟林穎言一起做練習……然而考試過了,她再也沒有理由去找他了。

她竟然會無比懷念那蠶食掉他們青春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