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禮很快就到了。他們再度穿上久違的校服。雖然校服還是一樣的醜,但這已是他們最後一次穿上校服了,異樣的情緒他們心間湧動。

「洛芷」,林穎言喚她過去。

「妳看看妳這人什麼鬼樣子,畢業禮還想丟人嗎?」

洛芷早已握緊拳頭,卻見林穎言替她拉好畢業袍,又把她的碎髮挽至耳後。

「你有病啊,會被人看到的!」洛芷心裡甜絲絲的,卻又害怕引人注目,低聲教訓他。



然而林穎言毫不在意:「我們現在是情侶嗎,怎麼這麼緊張?」一副小人得逞的樣子,恨得洛芷咬牙切齒。

畢業禮上是各個熟悉又陌生的臉孔。最後的上課天中大家又哭又笑地說大家來日方長,天真的以為大家長大了,可以自由地支配更多時間,不時再聚是他們生活的底色,然而大家都沒了這回事。他們不是忙,只是懶於聯繫,心有靈犀地堅信對方會找我的。

原來有些人,畢業以後真的不會見了。

洛芷終於相信,大家從相聚的一刻起,他們的相見次數便在倒數,原來人生並不是一個遞增的過程。

她看着在台上領獎的林穎言,不禁自問,他們以後會走向何方。



她忽然覺得她不該擔心那麼多,不就是她不比林穎言那樣厲害嗎,但他喜歡她。她當初為了跟他同班,每天拼命讀書,賭她可以贏得一線曙光,她贏了。她賭了第一場,第二場卻未敢下注,她也未免太懦弱。

如果最後他們失敗了,洛芷頂多會可惜,但她不會後悔她沒有抓住他的手。

他們的畢業合照上,林穎言滿手獎座,洛芷雙手空空如也,依舊笑得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