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芷還未好呢,你先進來坐吧」,洛芷母親代洛芷回答林穎言。

林穎言甚少進洛芷的房間,他忽然覺得他太便宜她了,他的房間都被她看遍了,而他對她的房間卻一無所知。

果然,他不該對她抱有太大期望,甫入房間,先映入眼簾的是她凌亂的書桌,書、文具、廢紙、唇膏,他能想到的想不到的,通通散落在那細小的書桌上。他着實不法直視,只好動手替她整理她的狗窩。

但一幀照片卻從書中掉出來。

他就知道她沒刪掉那照片,還被她當作書簽用。作為懲罰,他把它放進錢包裡。



得知洛芷的小秘密,林穎言便更是胸有成竹。

「呀我的媽,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洛芷終於從廁所出來,髮梢還在滴着水,然後被坐在他房間中的林穎言嚇了一大跳。

「洛芷!」廚房傳來母親的咆哮。

林穎言接過話來,漫不經心地說:「對啊洛芷,這麼粗魯可不會有男生喜歡的。」

在他面前,洛芷永遠落在下風。



她嘗試忽略掉仍在她房間的大活人,轉身去把頭髮吹乾。

林穎言看不過眼:「妳會吹頭髮嗎?」然後接過風筒。

但洛芷已經不耐煩了,掙扎着要離開:「我要遲到了!」

「只有妳會遲到嗎大小姐?頭髮未乾,以後頭痛死你。」

洛芷不明白為什麼林穎言是這樣追的她,小說裡的福利通通都不屬於她。



如是者,他們折騰了半個多小時,洛芷終於換上裙子。林穎言就知道洛芷不會令他眼前一亮——不就是換了一條正式一點的裙嗎?

幸好他並不在意外在美。

「咕——」洛芷肚子傳來的聲音劃破了靜夜,她馬上裝作咳嗽,試圖掩飾早已傳進林穎言耳中的巨響。

林穎言努力忍笑,一本正經地說:「我剛剛沒吃多少,妳陪我去吃糖水吧。」又把手上的外裝披到洛芷身上。

洛芷正想說她不冷,想起方才的謊言,馬上閉嘴不語。

方才的謝師宴上通通都是洛芷不喜歡吃的東西,偏偏她最愛的炒飯不消一會兒就被搶購一空,後又只顧跟別人留影、寒暄,消耗遠大於攝取。

然而林穎言點餐以後卻沒怎麼動那些東西,說他吃得不下了。餓得前胸貼後背的洛芷沒多想,不顧儀態地大快朵頤。

「妳看看妳,幸好我不是壞人,不然早被人賣掉了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