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排呀Man多咗出街,有時星期六日放假佢都會出下去,不過我都無過問佢去邊,可能因為佢就嚟開畫展要出去籌備下。

我見咁嘅情況就諗住叫家強準備好垃圾袋又好,大紙箱又好將Mary條屍搬返屋企。

Mary係我個雜物房好耐啦,耐到屍蟲都就嚟出埋嚟。一日Mary係到我都但擔驚受怕,好怕比呀Man發現有個性愛公仔係雜物房。

見佢呢幾個星期都會係三至四點時間唔係屋企,我就call家強嚟。

係佢嚟之前我落咗樓下買啲貓罐頭比芝麻糊,行返屋企個陣咁啱係樓下見到家強搬個勁大嘅紙皮箱。



「嘩!咁大個紙皮箱呀!我以為你會就咁拎個好大嘅垃圾袋拖走Mary。」

「屌你呀!我個Mary好貴嫁!唔係垃圾嚟嫁!啱啱拎紙皮箱比執紙皮阿嬸鬧我呀!」

係啦係啦!知你個Mary好寶貴,快撚啲同我搬走佢啦。

我同家強係大堂等𨋢,當𨋢門打開之後,竟然見到Tracy。

自從個次請飲咖啡事件,我好似只係whatsapp同Tracy傾計,無見過面。因為佢好似一直好忙咁。



「Hello Gary。」

「Hello Tracy。」

我哋短暫咁打過招呼,之後Tracy就離開咗,我就走咗入𨋢。唔知點解Tracy比我感覺好似好冷淡咁。

家強無啦啦用手肘撞我講:「喂!你同五樓Tracy好熟嫁?」

「er⋯⋯都可以話熟熟哋咁啦。」我無諗過家強都認識Tracy。



家強聽到我咁講佢就話:「你無聽過有關Tracy嘅傳聞咩?差唔多呢幢大廈嘅住客都知道晒。」

我真係完全無聽過有關Tracy嘅傳聞喎。

「係有關咩嫁?」家強嘅說話引起咗我嘅好奇心,令到我好想知道。

「好多人都話佢係飛雞嚟嫁,又有人話佢做援交又介入過人哋家庭。又話佢好大食,睇啱男人就會同佢開房。以前有段時間係網上討論區啲人討論得好熱烈嫁。」

聽到家強咁講我聽到眼都凸,我唔係好相信Tracy係啲咁嘅人,雖然上次佢所講嘅嘢⋯⋯可能係我諗多咗啦,係有啲令人遐想嘅。

我將同Tracy相識經過,上次食飯同飲咖啡事件講晒比家強知。

家強聽到之後好似見鬼咁嘅表情望住我:「我屌!黃家杰你都唔撚係男人嚟嫁!佢擺明邀請緊你啦!有食唔食,罪大惡極。你簡直係男人之恥!」

「咩料呀⋯⋯你會食咩。」



家強半瞇雙眼,用手係半空比劃Tracy嘅身材:「佢咁正,比我一定狠狠咁教訓佢。不過可惜呀,咁靚女但咁多醜聞。呢種女人只適合玩下,唔可以認真。」

「你有無後悔個日無食到佢呀?」家強笑住咁問。

「無呀。」

「屌!又講大話,大家咁熟唔使講大話喎。」

我真係無後悔到,換住係以前我一定後悔到揼心口。但奇怪嘅係我無咁嘅感覺。

我更加唔夠膽話比家強知⋯⋯

我因為擔心呀Man而趕返屋企,佢知道嘅話一定會話我痴咗唔知邊條線。



一到六樓出𨋢,一入到我屋企我哋就走去雜物房。一打開雜物房門家強立即飛奔入去,佢一見到Mary訓咗係雜物之中,就好心痛咁摸住Mary講:「陰公囉!Mary身上面鋪晒塵,黃家杰你點解唔好好咁搵嘢都保護佢呀。」

我反撚咗一個好大嘅白眼,唔想答佢咁無聊嘅問題。

「快撚啲搬佢入紙箱啦!」我將個紙箱搬到雜物房門外,點知芝麻糊跳咗入紙箱裡面。

「嘩!你幾時養咗隻貓嫁!」

「芝麻糊快啲出返嚟啦!」果然貓呢種生物好鍾意紙皮,芝麻糊跳咗入個大紙箱裡面不停咁爪。

好唔容易先將芝麻糊捉出嚟,正當我哋搬Mary落紙箱之後,家強電話無啦啦響起。

佢行埋一邊聽完個電話之後,面色一變:「我⋯⋯我應該又搬唔到Mary返去,我老母又話要同我老豆離婚,走嚟訓。」

唔撚係呀又玩離婚。



「唔得呀!你今日一定要拎走呀!你出去租迷你倉又好,今日內必須拎走Mary呀!」我將紙箱推向家強。

家強一手壓住紙箱:「唔係呢⋯⋯會死人嫁。」

「租迷你倉啦你!」

「點同呀!放你呢到唔使錢!」

哎吖!果然係好兄弟。

「屌你啦!你個陣唔買容易收埋嘅飛機杯,買咁大個人型公仔就預咗啦!」

我同家強好似上次角力,我將紙箱推向佢到,佢又推返向我到。



「拎走!」

「下次先啦!」

「拎走!」

「下次先啦!」

我哋不停重複,但忽然之間竟然傳出開門聲,我同家強同一時間望向大門位置,點知見到呀Man開門入咗嚟。

我吔三個人呆咗係到。

「Hi,你好⋯⋯」家強好尷尬咁向呀Man打招呼。

呀Man向佢點頭示意。

「我⋯⋯朋友家強。」

當我介紹完家強之後,無啦啦門鐘響起。奇怪,點解會有人㩒門鐘。我未開聲呀Man已經轉身打開門睇下。

點知呀Man一開門,我唔只個人呆咗,直頭差啲暈低。

「呀仔呀,咩今日屋企咁熱鬧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