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配合着巨響,紅色的火光把圍着下卡西亞魯的城牆照亮。隨後,陣陣的灰煙飄向夜空,瞭望塔上的銅鐘響起清脆的鈴聲。與此同時,街道和城堡牽起一股不知名的騷動。被嘈雜的騷動聲嘈醒的成敬睜開眼起床,兩眼惺忪地往窗邊望去。因【夜視I】而擁有良好視力的成敬一看到遠處的不知名生物大軍後意識到事態嚴重,便立即清醒了過來。成敬走出房間,看見班上的同學擺出警戒的姿態圍住培莉和騎士,便一邊尋找雫和未華子的身影,一邊走往人群的方向。

「大家,我們先把還在睡的同學叫醒,然後再過來這裏集合。」

亮介對培莉點點頭,再向所有同學發出指示。接着,班上的同學也點了點頭,各自步向了不同的房間。不知道雫和未華子房間的成敬隨便進入了一間房間,便看到長利和被打呼聲煩得掩着頭的井川光臣,於是他就用力地摔了門,選擇以不惹上麻煩事的方式弄醒他們,結果讓其他同學注意到摔門比走進去叫他們更有效,四周隨即響起各種摔門的聲音。成敬無視其他人,繼續專心地尋找自己的朋友。


「成……一条君,發生甚麼事?」



聽到摔門聲音的雫拖着疲憊的身軀從成敬右則的房間出來向成敬問道。

「是敵襲。未華子和雫你同一個房間嗎?」

成敬尷尬地把視線從雫身上別開,避免看到穿着睡衣、衣衫不整、披頭亂髪的雫。身為班上公認第一美人的雫,現在穿着露出度頗高的睡衣出現在成敬面前,在腹部附近的睡衣被掀起了一點點,雖然馬上別過了視線,但苗條的身材與若隱若現的肚臍早已烙在成敬的眼球上。同樣是揮之不去的,就是面帶倦容卻依樣惹人憐愛的臉蛋。

「不是喔,我和文香一個房間。她和美月睡在我和文香對面的房間。」

雫搖搖頭,在打消睡意的同時回答成敬,完全沒有察覺到成敬別開視線的理由。



「那我去叫她就好。你先回房間換衣服再和文香出來吧。啊,不用叫我一条了,我和你們的關係被城田發現了,再過不久麻煩事就要來了。抱歉呢,把你們卷進麻煩了。」

雫在聽到成敬的話後想起自己現在穿着睡衣和男同學見面,便漸漸臉紅了起來,尷尬地整理被微微掀起的睡衣,並因為自己的失禮而感到害羞⋯⋯大概是這個原因吧。

「不、不用介意這些小事。那那那、我先回房間了。待會見,成敬君。」

語畢,雫便急忙地轉身打算開門,結果鼻子用力地撞到門上。

「那個,不要緊嗎?」



成敬擔心地向掩着鼻子跪在地上的雫問道。

「我沒關係的!你趕快去找未華子吧!」

因掩着鼻子而用扁扁的聲音說話的雫再次萌倒了成敬,成敬馬上拍了拍自己的臉,把雫扶起來,然後才過去未華子的房間。


「未華子……未華子……」

成敬單膝跪在未華子的身旁輕聲叫喚,以免嚇到她。有着【夜視I】的成敬首次看見放下雙馬尾的未華子,有點被她可愛的臉蛋和長直髮的反差迷倒。要是睡姿不是那樣糟糕的話,成敬大概會欣賞一段時間才喊她。

「嗯……雫雫……嘻嘻嘻……」

突然,未華子用左手摟住了成敬。成敬的頭被埋在未華子的腰以上、快要碰到胸部的位置。受柔軟的觸感和淡淡花香的衝擊,成敬的心臟前所未有般使勁地跳動,以亂雜無章的節奏敲擊着他的理性。而且,雙眼被未華子的身體埋着,讓擁有【超常感知I】的成敬在其餘四感上變得更敏銳,使成敬的理性快要消失,不該站起來的東西也快要站起來。不過,未華子彷彿不滿足一樣,使出更大的力氣摟住成敬。



「雫雫⋯⋯現在⋯⋯成敬同學也在⋯⋯」

被柔軟的聲音突然喊到名字的成敬,終於觸碰到班上男生、不、男性的夢想——巨型的脂肪集合體。與剛才完全不同的觸感刺激着成敬的感官細胞,雖然只是臉稍稍碰到一下,但那超級柔軟又具有彈性的質感讓成敬的努力化為烏有——那東西終究還是站了起來。成敬雖然非常享受被豐滿的球體包圍,但他想起現在卡西亞魯的狀況,不得不離開這份千載難逢的溫暖。

「未華子⋯⋯!醒醒!出大事了!」

成敬輕輕地拉開摟緊自己的手,緩緩搖晃陷入酣睡的未華子。不過,未華子並沒有醒過來,只是皺起了眉頭。於是,成敬用力地捏着她的臉頰。

「依哈依喲(好痛喔)~世(成)敬同學~」

被捏住一邊臉的未華子終於醒了。

「呼……終於……未華子,敵人來了。」



成敬嘗試不盯着未華子那若隱若現、驚險地被鬆開了衣鈕的睡衣覆蓋着的胸部,可惜還是被吸引過去了。細小的衣服難以遮蓋未華子那兼具西瓜尺寸和枕頭質感的巨乳,五份之一的球體暴露在成敬的視線範圍內,兩顆球體互相擠壓出一條鴻溝,讓成敬無意識地呑了口口水。比起坦蕩蕩的露出,這種若隱若現的走光play倒是更加煽情,更讓人心癢難耐。曾有一瞬,成敬差點讓僅存的理性化為虛無,冒出死而無憾的想法。不過,四處摔門的聲音把在危險邊緣之中徘徊的成敬拉回岸上。成敬把不檢點的視線轉移到未華子的臉上,好讓那精神的小傢伙學會冷靜一點。

「雫雫呢~?」

看不懂氣氛的未華子用着被睏意裹着的鬆柔而甘甜的語氣,向着正拼死控制自己的成敬問道。果然女生是不可能明白男子漢的戰鬥。

「她在房間換衣服。你也快點換吧。還有記得把北野叫醒。」

成敬曲着身子、插着褲袋站起來背對未華子說,然後急忙地跑到門外等待雫和未華子,心中默默背誦着魔法書的內容。

當雫和未華子帶着立花文香和北野美月出來的時候,班裏的同學已經再次在培莉那裏堆成一團。


「成敬君,情況如何?」



「嗯?雫同學你是不是喊了『成敬君』?」

「啊,文香同學,我也聽到喔。」

「不知道呢,不過培莉應該會說明的。」

成敬仿佛若無其事地回答。

「那~我們去看看吧~」

「「不要無視我們!!」」


文香和美月一同向無視他們的雫、成敬和未華子抗議。不過,默契好得莫名的三人不謀而合地把二人的抗議無視掉,被排斥在外的兩人只好含着淚委屈地跟着三人。



「各位異世界的勇者大人們,我們卡西亞魯王國正在面臨『魔獸族』的攻擊。為了避出現大量人口傷亡,希望各位勇者大人可以借給我們力量。」

聽到培莉的一席話,班上同學的表情變得更繃緊。當然,也有喊着『成為主人公的機會來了』的笨蛋和還在半睡半醒狀態的同學搞不清楚狀況。

「大家,不用害怕,我們都比一般人強大得多了。雖然我們沒有戰鬥的經驗,不過,我們和它們在屬性上有巨大的差距,大家當作拍蚊子就好。要是你們受傷了,作為『神官』和『魔法使』的老師我會幫助大家的。」

「沒錯,松山老師說得對。而且,我們還有王國騎士的幫忙,就讓我們拿下這場像『新手教學』的初戰吧!」

在仁晶和亮介的煽動下,原先繃著臉的同學燃起鬥志,雖然有些人的手依然在發抖,但是在場並沒有人想要逃跑。成敬他們由於一開始就表明拒絕參戰的態度,所以並沒有人強迫他們戰鬥。

看到各位的意志,培莉再次表示感謝,然後命令騎士們分給他們武器和盔甲。至於成敬他們,雖然不參與戰鬥,不過還是拿了武器和盔甲,並且依照指示躲在城堡。


「好了,出發吧!!」

「哦!!!!!!!」

眾人高呼回應。

亮介對眾人發施號令,打算率領眾人離開城堡。

咔碰!!!!!!!!!!!!

像是要打消眾人的決心,亮介前方右側的城堡牆壁被炸開一個大洞,準備為他們帶路的那名士兵在一瞬之間便倒在血泊之中。像是讀不懂空氣一樣,深紅色的血液從石頭下慢慢滲出,與靜止的眾人形成強烈的對比。成敬他們很清楚,在這個瞬間一秒鐘的發呆也是致命的。不過,過於突然與死亡擦身而過的他們除了呆呆凝視眼前的景況以外甚麼也做不到。

——如果是在我身旁爆炸的話……

這樣的想法在所有人的腦海中飄過。就像地上的血一樣,有甚麼東西在成敬他們的內心不斷擴散——名為『恐懼』的感情正一點一點地佔據着他們的大腦。

「咕……!嘔——嘔嘔……!」

鮮血的味道與冰冷的空氣刺激着全身的細胞,有些人被【超常感知I】增強了嗅覺,承受不住從喉嚨湧上來的衝擊,向地上吐出一條條彩虹。同樣被【超常感知I】強化了的成敬也感受到強烈的嘔吐感,不過在拼死的壓制下,湧上來的刺鼻酸性液體還是回流到胃袋裏。

「「「「「「「「「呀!!!!!!!!!!!!」」」」」」」」」

尖銳的叫聲四起,把發呆的眾人拉回現實。伴隨着凶湧而至的寒意,一把陌生的聲音使温度跌至冰點。


「齁~你們就是那些勇者?的確感覺比那邊的雜魚強多了。不過,還、是、雜、魚、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