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灑在破了個大洞的城堡中。在成敬他們面前的,就只有一隻沐浴於月光之中的人形魔物,有着惡魔般的翅膀,閃耀着深紫色的長直髪,妖豔的臉容與性感的身軀。擁有那份比模特兒更動人的姿色,嘴上卻說着完全不饒人和看不起人的說話。

「你們能和尤郯姐姐玩玩嗎?那些雜魚太弱了,太無趣了~」

對,僅僅只有一隻。儘管是三十七人對一人的情況,而且當中還有三十一人是外掛般的存在,但是,不知為何,成敬有『不快點逃就會全滅』的預感。可是,和雫、未華子還有其他同學一樣,強烈的惧意不允許他移動半步。當中,僅有一人能戰勝那份惧意,他就是擁有【勇者之心I】的亮介。

「你這傢伙……!別把人命當玩具!」

亮介為死去的騎士感到憤怒。



「齁~你就是勇者?果然這點程度的【威嚇】是敵不上【勇者之心I】呢。不過要是用了【威嚇III】的話,後面的雜魚就會死掉呢。真是讓人困擾啊。」

【勇者之心】是勇者的特有技能,能提升勇者對異常系技能的抗性。【勇者之心I】只能抵抗【威嚇III】、【魅惑III】和其他等級二的異常系技能,而【異常抗性I】則是只能抵抗等級一的異常系技能。


「別囂張了!【加速】!」

亮介用力握緊長劍,發動提升肉體和反應速度的強化魔法【加速I】,然後而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向名為尤郯的人形魔物,將自己的怒火發洩在她身上。

「亮介大人!【火之舞】!」



培莉發動【火之舞III】,大幅提升亮介的攻擊力。

亮介朝着尤郯全力揮劍,強勁的劍氣捲起了地上的灰塵,將二人掩沒於塵土之中。然後,尤郯的【威嚇II】解除了。

看到亮介那外掛般的速度,眾人對自身能力的質疑變成了確信。頓時,不少同學的雙眸燃起了鬥志,將恐懼的情感燃燒殆盡,裝模作樣地擺出戰鬥的姿勢。當然,絕大部分的同學了解到死亡的可怕而和成敬他們一樣放棄參戰,例如剛才在大叫的文香和美月,以及躲藏在最後方還在瑟瑟發抖的長利。


揚起的灰塵漸漸消散,在塵土之中,只有一個影子站立於當中。



「贏了嗎?」

長利顫抖着問道。

『你這混蛋別立flag啊』

成敬用這樣的眼神瞪了瞪長利。此時,一把聲音打破靜寂的氣氛。


「哦呀,這不是挺了不起的嗎?這個等級就能對我造成傷害,果然還是不能留下來呢。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當中有誰要加入我們嗎?」

塵土散去,站在眾人眼前的,是血條扣了100滳血、等級顯示77級的尤郯。

「怎麼會……亮介輸了?!」



「77級?!總血量13950?!!這不可能贏得了吧??」

「要死了!!不要!!我還不想死啊!」

「這是夢對吧!快讓我醒過來!」

「已經……沒救了……。永別了……悠香,我愛你。」


在這個世界,擁有屬性卡的人能看見他人的等級和血量,但前提是對方不是滿血。看見76級的等差距,以及倒在地上、血條變成紅色的『人類種希望』,鬥志的火種像剛剛還在飄散的灰塵一樣消失於無形之中,就連『靠面子養家』的仁晶也發出丟臉的叫聲。

極度警戒尤郯的成敬緊緊地咬着嘴唇,像是想要擠出解決辦法似的,然而被擠出來的,就只有鮮血。他用盡腦力思考讓全部人得救的方式,結論是——不可能。讓他獨自安全逃脫的方式,他能想到十餘個;只帶着雫和未華子逃跑的路線,他也能想到數個;不過,要在沒有生命危險的情況下拯救所有人,他真的想不到。當然,要他犠牲自己去救其餘三十六人的話,的確有機會讓他以外的人得救,但也只限於『有機會』而已,而且這辦法的賭注是三十七條生命。對於『必定會弄死自己又很大機會失敗』的方法,成敬表示敬謝不敏。他認為自己並沒有拯救其他人的責任。對成敬而言,班裏的人也只是『認識的人』。當然,能在沒有生命威脅下讓所有人得救的話,基於作為人的『道德』,他絕對不會視若無睹;但可惜的是,對方只能被歸類為『認識的人』。成敬並沒有大方到為霸凌自己的人自我犠牲。所以,成敬選擇了『只帶雫和未華子逃走』。

「雫、未華子,我們先假裝順從,等到接近城堡的破牆以後,你們馬上抱住我。」



將恐懼藏於心底的成敬對着臉色白得可怕的雫和好像沒甚麼反應的未華子說。

「……成敬君,你要做甚麼?」

雫拼死抑制想要顫動的身軀問成敬。

「啊啦~成敬同學在這個時候居然在想色色的事情~」

未華子卻是一如往常地開着玩笑。

「才不是!這個時候就別開玩笑了!總而言之,聽我的,拜托了。」

成敬用差點發抖的聲線低聲叫喊着,不過當中卻包含着滿滿的『活下去』。

三人輕聲說話。



「成敬君,不可以衝動!」

雫對成敬的安全感到擔憂,用了稍強的語氣阻止成敬。

「我的事情你不用擔心,因為……你看看這個。」

成敬掏出屬性卡遞給二人。

「這不是比亮介還要強得多嗎?!成敬你……?!」

雫對成敬那外掛般的屬性表示驚訝。

「雫雫,沒時間驚訝了,聽成敬同學的話吧~」



相反,未華子完全沒有露出訝異的表情,平淡地說服雫。

成敬向相信了自己的二人點頭確認,然後向尤郯舉起了手。


「那個,我和我身邊的兩位女生都不想死。我們投降。」

「吼吼~非常明智的決定呢。」

尤郯大方地稱讚壓抑着快要暴走的狂恐、在死亡氣息中挺身而出的成敬。

「不過呢,異世界人,你要知道我們這個世界有『生命魔法』的存在呀。說謊之前要查清楚對手的能力呢。」

收回微笑的尤郯用冰冷的視線看着成敬。

「切,測謊魔法嗎?」

成敬咂嘴,同時在內心鄙視小瞧魔法的自己。心中的瓶子已經被注入大半滿的水。

「正解。」

尤郯笑着、意味深遠地望着成敬,然後往其他想要模仿的人看去。

「看來在場沒有真心想要投降的人呢,倒說是以為自己很強大的渣渣卻不少。真遺憾~那麼就讓姐姐我陪你們渡過最後的時光吧~全部一齊來吧!」

尤郯用舌頭繞着嘴唇舔了一圈,再次以妖豔的眼神注視眾人。如果不是因為說着可怕的話,這麼色氣的大姐姐大概很受男生們歡迎吧。


「由我來撐着,請大家去救救亮介大人,然後趕快逃跑!只要亮介大人還活着,我們『人類種』還有希望!」

培莉一邊利用魔力畫出魔法陣,一邊焦急地對着其他人說。

「這可不行喔~異世界人一個也不能逃。要是讓你們成長起來,『魔獸族』可是會出大事的。不過,姐姐我也不喜歡無聊的殺戮~這樣吧,我不用魔法好了。」

語畢,尤郯便從虛空中取出一把銀色的三叉戟。


「那,遊戲開始囉~」

一刹那,尤郯便瞬移到從剛才開始一直偷偷接近自己的騎士身後,『唰』的一聲,騎士們完全來不及反應,頸動脈就被切斷了,鮮血有如泉湧一樣源源不絕地噴出,把尤郯身穿的黑白和服染成血紅色。

與此同時,培莉無詠唱地施放出不知明的魔法。魔法陣在尤郯的下方展開,尤郯下方的地板便變成了灼熱的熔岩,然後,空氣突然燃燒了起來,尤郯的身影在一瞬淹沒於橙紅色的火海之中。數秒後,火焰漸漸消失,猶如收到開火的指示一樣,培莉身旁的兩位騎士馬上握緊長劍斬向中心。雖然斬擊的威力未至於強得斬出劍氣,但以人類而言,兩位騎士的威力可說是斬破所有盔甲和盾牌,斬擊的速度也同樣是及得上落雷般的超高速。回應這個超高速斬擊的,是——『咚』。有甚麼東西,重重地敲在了地上。

「再不動起來,下個就是你們了哦。」

火焰熄滅,完好無缺的尤郯用着就像是在敘述事實一樣平淡、毫無殺意的語氣,若無其事地說出這句話。猶如看到雜草一樣的眼神、缺乏温度的話語、沾滿血肉的衣裳,令目睹血花綻放的成敬他們不寒而慄。剛才『咚』的聲音,是兩顆頭顱同時掉到地上的聲音。直至此時,成敬才得知這並非是遊戲,是血淋淋的現實。

聽到尤郯的話以後,有部份被恐懼和憤怒沖昏頭腦的同學不顧一切地拿着武器衝上前方。

「【火之群舞】!《獄炎之子,將萬物俱焚》,【烈獄】!」

培莉替突進上前的同學施放無詠唱的群體攻擊力加成魔法,再以縮減至兩節的火屬性上級攻擊魔法掩護他們。詠唱結束後,以尤郯為中心的石地大幅提升溫度,噴出大大小小的火花,在圓周的各處聚合着形態各式各樣的火種,一隻由火焰構成的三頭犬向尤郯直奔,尤郯往身旁輕輕一躍,把三頭犬拋在身後。然後,熾熱的火焰把三頭犬呑噬,製作出一條巨型的火蛇。火蛇的高溫把空氣中的水份徹低蒸發,身處遠方的成敬也感受到身體各處的水份被熱力抽盡。不過,貪婪的火蛇毫不為蒸發的水份滿足,張開蛇口向尤郯襲來。同時,五人的攻擊組終於衝鋒至尤郯所處,刀光劍影在一瞬向尤郯展開猛烈的攻擊。

儘管是77級的尤郯,總不可能同時對付三劍兩斧和那條攻擊力與速度兼具的火蛇吧——目擊這個畫面的眾人都抱有相同的想法。

然而,惡寒從眾人內心深處湧現,尤郯靈巧地轉動三叉戟,製造出超強勁的巨風。巨風刮向火蛇的同時衝擊着空氣粒子,發出刺耳的聲音。火蛇無法抵抗堪比上級風屬性魔法【颶風】的風壓,無言地被強風撕裂,不留下半點火光。緊接著火蛇的消失,尤郯毫不吃力地停下高速旋轉的三叉戟向衝過來的五人揮動兩下,五人的武器同一時間斷成三截。

『霍、霍』兩聲,猶如收割雜草一樣,伴隨着破爛的武器,班上同學的腦袋就掉下來了。金屬和頭顱與石地碰撞奏出死亡之音。在聲音的那個方向是沒移動過半步的尤郯。

「天華!!……!」

関根莉央哭着叫喊自己好友的名字,可惜,她已經聽不到了。

「「「「不要!!!!」」」」

五聲慘叫同時發出,把全部人的意識從死寂的氣氛中硬生生地帶回現實。所謂的現實,就只是數小時前還在一起聊天的友人已經變成不會說話的屍體而已。僅是片刻,包括仁晶在內,三十一人的一年A班只剩下二十六人。


「多麼美味的靈魂啊!你們實在太棒了!呵哈哈哈!」

與其他人相反,尤郯的臉上泛起緋紅,再次舔着嘴唇,狂喜地品嚐和讚嘆新鮮收割的靈魂。然後,她的目光又再次投向剩下的人——那些承受不住名為『現實』的衝擊而昏倒的同學、倒在地上的亮介、放棄掙扎的仁晶、不幸地非常清醒的同學、還在架構魔法陣的培莉、面如灰土的雫與表情認真的未華子,還有唯一有反抗能力的成敬。

「火火火火【火球術】!【火球術】!」

丹野洋介慌張地詠唱【火球術】,兩顆火球向着不留餘地往自己衝來的尤郯發射。果不其然,全都撲了個空。

「咿咿咿咿咿呀呀呀!!!!不、不要過來!!!!火【火壁】!」

洋介驚恐地喊着,一股暖流從他的跨下滲了出來,和地上的血液和嘔吐物混為一體。

「太慢了。呵呵呵呵~」

尤郯就如死神一樣,只要被她靠近,三叉戟馬上就會架在脖子上,然後在下一秒,頭便會掉在地上。即使你來不來得及反應,死神的鐮刀也是不會停下的。

「洋介!」

在死神鐮刀抵達的前一秒,一向膽大包天的深田真一視死如歸,用武士刀擋在洋介的脖子前。


轟!!!!!!!!!!!!!!!


強烈的衝擊把二人彈飛,真一和洋介被餘波震飛後在空中失去意識,撞到了城堡的牆壁,全身的骨頭粉碎性骨折。

「拜託各位撐着!等我三分鐘!傳送魔法馬上就好了!」

無計可施的培莉忍着眼淚指示成敬他們。

「仁晶大人!真一大人和洋介大人的治療交給你了!成敬大人、雫大人和未華子大人!請過來我這裏!」

「雫,未華子,你們去吧。她的實力超出我的想像。我不撐一下的話,大概會全滅。」

成敬吃盡全力地把拳頭握緊,懊悔地痛恨着把『現實』當成『遊戲』的自己。要是更仔細地想想這個世界,拿取情報用的魔法肯定不少,例如吐真魔法、讀心魔法等等,虛張聲勢甚麼的絕不可能像輕小說一樣有用。如此同時,後悔的感覺把心中的恐懼稍稍緩和,但是八成滿的瓶子始終是八成滿。

「……我明白了,別死掉喔。」

雫在心中幾番掙扎後,認為成敬不可能聽自己的勸告,只好簡單地在背後支持成敬。比起抖顫得連劍也握不起的手,看似毫不害怕又擁有超標準數值的成敬可靠多了。

「治療交給你們了。還有,聽到我的指示後閉上眼往和培莉的相反方向跑。」

沒有立起『我會回來的,你們先走吧』的flag,成敬耍了個帥。二人依然不知道成敬要幹甚麼,不過依然點了點頭。


「吶成敬同學~過來未華子這邊~」

儘管刻不容緩的危機當前,未華子依舊不懷好意地注視着成敬。

「怎、怎麼了?你在想甚麼歪腦筋?」

成敬看見未華子的眼神後露出了戒備的神色,不過想到未華子的煩人程度,他還是屈服了。

「你能回來的話,可以揉一下哦。」

未華子眨了眨眼。

「蛤?甚麼揉……啊!你這不是醒着嗎!」

看到成敬由疑惑變成慌張的反應,還有未華子那惡作劇後的笑臉,雫感覺到自己被排斥在外,一邊露出不滿的表情,一邊把未華子帶走。不過多虧未華子,八成滿的瓶子又變回半滿了。


「那個~姐姐也能和你們一起走嗎?」

不知道甚麼時候,尤郯已經瞬移到二人的身旁。

「就是現在!!!!」

成敬對雫和未華子大喊,並在腦海把架構好了的魔法施放。為了避免失去平衡和方向感,二人手牽着手往與培莉的相反方向前進。同時間,尤郯、雫、未華子和成敬四人的身影被強烈的白光和紅光吞噬。

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