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干擾系統的魔法嗎?不過,只把視覺和聽覺擾亂並沒……甚麼?!魔力偵測也被封鎖了?!」

尤郯對成敬的干擾魔法感到吃驚,不過也只是吃驚一下而已。

「小弟弟~真是漂亮的妨礙魔法呢~但是,真可惜。」

尤郯馬上向培莉方向投擲三叉戟。三叉戟化身成為一道閃光,以馬赫20的超音速往前方飛去。


碰!!!!!!!!!!!!!!!!!!




與剛剛一樣的聲音劃破近乎靜止的空氣,三叉戟牽起強力的衝擊波,將殘破不堪的城堡走廊進一步破壞。地上的碎石和灰土再一次被捲起,上一秒被強光覆蓋的走廊現在又被塵土遮蔽。不過,襲來的餘波又把塵埃吹散了。在那裹,有一個人雙手前臂擋在臉前交差着,穿着破破爛爛的衣服,右手滴着血,站立於餘波的中心。他——只是等級1的一条成敬——擋住了由77級的尤郯投出的超音速三叉戟——馬赫20的三叉戟。


噹啷!


過度受力的三叉戟失去動量掉到地上,然後隨着清脆的聲響粉碎成灰燼,地上衝擊波的痕跡也同樣止步於成敬的面前,在成敬身後的培莉和其他同學都安然無恙,只有成敬的右手被鑽出一個小洞,但也只是一個數毫米的小洞而已。



「咕……!呼……呼……這真是個、大膽的賭博、呢。真是的,甚麼時候開始、呼哈、我也變得這麼天真、呢?」

成敬咬緊牙關強忍痛楚,忽略因恐懼和痛苦而瘋狂顫抖的身體,自言自語地吐槽自己。聽到成敬的聲音,恍神的眾人才意識到自己還活着的事實,一時間感覺到的安心感使部分人忘記收縮某部位的肌肉,頓時讓空氣充滿各式各樣排泄物和臭味混在一起的氣味。與此同時,尤郯臉上的笑意消失得無影無踪,流露出極度警戒的姿態。

「你,叫甚麼名字?」

尤郯問道。

「一条成敬,只是個、被稱作『廢物君』的無名小卒而已。」



成敬回答的同時心中默念【治療】,淺綠色的光芒包圍了右手,前臂被鑽出血的傷口在一瞬之間便回服原狀。

「作為戰士,我認可你。不過,『廢物君』?小卒?別開玩笑了!那可是我使出全力再加上破例使用的肉體強化魔法投出的三叉戟啊!!」

尤郯被成敬的自我介紹氣得跳腳。


其實,剛才的干擾魔法是【分解】、【合成】,加上『魔法的基礎概念』組合而成的複合魔法。成敬在飯後的魔法實驗中發現了所有魔法的機制都是環繞着『魔法的基礎概念』。也就是說,如果擁有大量的魔力和不被常識局限的想像力,怎樣的魔法也能『使用』和『創造』。於是。成敬便做了三個實驗:遠距離使用【分解】和【合成】、以『控制元素到指定地點』和『累積元素』的『魔法的基礎概念』收集元素作為【分解】和【合成】材料,還有利用魔力控制粒子的動量。果不其然,三個實驗都讓成敬非常滿意。【分解】與【合成】的確能遠距離進行,只是會依照距離提升消耗的魔力,而且質量過大的物質無法被遠距離(5米內)分解和合成;元素能被【分解】和【合成】。舉個例子,只要擁有少量的土元素就能以【合成】制作納米大小的石塊、收集在一起的風元素和水元素會被視為混合物,所以能被分解;魔力能向粒子或物件的動量發出指示,從而達到控制動量的目的。

——這就是干擾魔法的原形。干擾魔法的真面目,其實就是在瞬中用【分解】從空氣中取出塵土中的土元素,利用【合成】把收集到的土元素制作小石塊,然後以自身為中心,向半徑為5米的範圍釋放大量魔力,從而達成『妨礙魔力偵測』和『向土元素和自身發出指示』的目的,然後向沒有人的地方發射得到大量動量的土元素衍生『音爆』的現象,同時控制得到少量動量的身體跑到三叉戟的飛行軌道上,再發動使自身防禦力在1秒內提升十倍的技能【鐵壁】擋掉三叉戟。僅是發動一次複合魔法、【鐵壁】和【治療】,450點魔力就這樣蒸發了。當然,成敬可以用魔力向三戟發出控制動量的指示,只是,他不知道三叉戟確實的動量,要麼就是三叉戟往雫和未華子還有其他同學的方向以相近的速度飛去,要麼就是三叉戟把培莉貫穿,所以才選擇成功率最高、傷亡人數最少的方法。話雖如此,這個方法而是相當冒險。成敬只是個等級1的職業混合體,在元素操控上不太精準,剛才要是有一丁點的失誤,整個計劃一定會以失敗告終。只不過,與生俱來擁有外掛理解力的成敬在數小時前的魔法研究中已經完全摸清了魔法的真理。在元素魔法的理解上,現在的成敬只及不上人類種的神明萊辛哈瓦那格和頂級的精靈種,所以不可能失誤。但本人毫無自覺,讓半滿的瓶子達至九成滿的瀕危邊緣。


看到成敬實力的其他同學以及仁晶,臉上都掛着複雜的表情,一方面覺得自己能得救,另一方面又害怕成敬棄之不顧。不過,他們並沒有再認為成敬是『廢物君』。雫和未華子在知道成敬屬性的情況下驚心膽顫地觀察着,要不是未華子的阻止,劍士職業的雫恐怕一早撲了出去和成敬共鬥,最後看到成敬完好無缺才冷靜了下來。目睹成敬活躍的培莉,猶如捕捉到黑暗中的明燈一樣,在驚喜之下繼續專心致志地繼續施放魔法。

「一条成敬!你的命就由我取下!放馬過來!」



尤郯揚言道。

「不聽話的孩子就必須要懲、罰、喔~」

尤郯轉換語氣,露出不同於剛才的陶醉表情,就像沐浴放戰士的榮耀之中。相反,成敬苦笑着,心中卻是極為懊惱——缺乏魔力、數倍的能力值差距、相差76級的等級,而且還要保護雫和未華子(其他人只是順道),即使自己擁有外掛般的屬性,在這種情況下也只能默默看着絕望的景色苦笑。當然,一個人的話,要逃也是逃得掉。只是,他不想。對於失去小時候記憶的成敬而言,雫和未華子是『現在的成敬』最初的朋友,也是最重要的夥伴。正因如此,這是不能退讓的一步——死也不能。當成敬在苦惱的時候,一道銀光閃過身旁。


「【斷斬】。」

不知何時在成敬身旁的騎士向尤郯斬出一條漂亮的直線。遺憾地,尤郯用靈活的技術把騎士的劍技擋掉。然而,騎士在長劍被架開的同時借力使出一勁後旋踢,結果被尤郯一手捉住,完全無法掙脫。

「啊啦,居然漏了一尾雜魚,姐姐也糊塗了呢。」

尤郯依舊掛着微笑,動作則猶如熟練的處刑人一樣,輕輕一揮,又一顆頭顱掉到地上,騎士的血液慢了半拍才記得從屍體噴射出來,濺到成敬的臉上。成敬好不容易才拿出的勇氣,猶如一團暴露放寒風之中的小火光,馬上就被強烈的噁心和恐懼的感覺佔據內心,想要大嘔特嘔的想法再次冒了出來;四肢冰冷得不行,就連身旁屍體上的餘溫都比成敬的四肢溫暖。但是,即使瓶子已經全滿快要溢出來,成敬依然拼死抑制着自己的喉嚨,不讓那些胃汁衝破嘴上的防線。吐了的話就甚麼都完了,所以不行。要是沒有【異常抗性I】的話,要麼成敬就和身旁那些害怕得把各種排洩物釋放出來的同學一樣,要麼就是躺在地上的屍體。只要尚有一線生機,就怎樣都不能把懦弱的一面露給對手看。



——小時候老爸說過,只有必死的時候和在心愛的女人面前才能露出自己的弱點。

雖然成敬沒有小時候的記憶,但卻不知為何腦海之中處在着一句小時候從老爸口中聽過的話。因此,才造就了現在的成敬。


「那麼,一条成敬,輪到你了。」

敵人並不會停下等待成敬回憶。尤郯把笑顏收起,露出認真的表情,以銳利的目光射穿成敬。

(可惡!沒時間了!還有甚麼拖延的辦法!可惡啊!!!)

成敬內心痛罵,焦急地舔了舔嘴唇,舔到了剛濺到臉上的血,鐵鏽的味道沿着舌頭,漸漸擴散到口腔內。突然,腦內響起一段短暫的音樂。成敬感受到體內有甚麼東西在膨脹,一股莫名的力量從身體各處湧了出來。與此同時,畫面下方的能力值有所變動。原先只剩下50點的魔力,如今卻回滿而且突破上限,其他能力值也同樣有所成長,甚至還學會了新的技能。成敬對這個變化並不感到陌生,因為他在rpg裏每天都會看到幾次——升級。




==========================
一条成敬(Lv15)
身份:異世界人、幸運兒、異常者
職業:???
魔法適性:全屬性

生命:494[413+81]
魔力:660
經驗值:0
升級所需經驗值:1599
物攻:455[400+55]
魔攻:762
物防:444
魔防:580
速度:325


幸運:Lv1

技能:
語言理解、文字理解、方向感、資訊隱藏、詠唱省略I、異世界加成(能力值大量增幅、個人經驗值三倍)、超常感知II、魔力控制II、夜視II、潛行I、獵人標記I、鐵壁I、治療I、劍氣II、精準I、元素操作II、生命操作I、肉體強化III、力量增幅III、異常抗性III、刺擊III、旋律加成I、高速上彈I、躲避I、怪力II、斷斬I、戰士之吼I、隔擋I、燼戰I、各屬性初階魔法

特殊技能:
合成I[1043/2000](+快速施放)、分解I[1043/2000]、吸收I[1/????]

==========================


一剎那,成敬被甚麼東西強硬地把新技能和各屬性的初階魔法灌入腦海之中,迎接他的是一如既往外掛的屬性。不過,讓成敬感到吃驚的並非升級後的能力值和技能,而是『大幅提升等級』的原因。雖然他很想要解開這個謎團,他並非悠哉得可以漠視眼前的勁敵。成敬先把疑慮收藏在心中,專心應對眼前的絕境。

尤郯用魔力將地上的血液收集,以血為媒介繪畫出與元素魔法截然不同的魔法陣。成敬從飄浮於空氣中的魔力感覺到不妙,想也不想便一鼓作氣衝了過去。尤郯見狀,立即騰出一隻手來迎戰。赤手空拳的成敬用三次初階火魔法【火壁】在前方、左側和右側包裹拳頭,咬緊牙根忍着火灼的劇痛向尤郯刺出一拳。無疑,在拳擊的技術上,成敬這一個刺拳和新手無異,不過,在屬性補足後,這拳的力量遙勝於世界拳擊冠軍的一拳,稱為『必殺的一拳』也不為過,光談威力甚至能比得上剛才亮介用盡全力揮出的一劍。讓人殘念,尤郯僅以單手就能把拳頭接下。她無視火焰,徒手抓住了成敬的右手。


「魯莽的男生姐姐並不喜歡呢~」

尤郯的氣力比成敬強得多,一旦被她捉住,成敬就無法掙脫。不過現在,成敬沒有掙脫的必要。

「真剛好呢,我也不喜歡喔。」

成敬發動【分解】試着將尤郯分解掉。神奇地,【分解】奏效了。尤郯感受到違和感,隨即把成敬用力地拋了出去。成敬在空中施放【風壁】,利用柔和的風元素將衝擊力卸掉,同時向血魔法陣射出【水炮】把血沖走,可惜被尤郯無詠唱的微型【火壁】抵消。

「你的魔力量快要見底了吧?自從剛才的干擾魔法之後,你就一直使用初階魔法呢。說起來,你的魔法適性也多得可怕啊,殺掉你真的太可惜了。」

尤郯心懷不軌地注視成敬,誰不知道自己眼前所見的『等級1』和『45血』只是成敬的特殊技能『資訊隱藏』所做出來的Dummy而已。

「你不投降於『魔王軍』手下的話,要不考慮當姐姐的種⋯⋯夫君吧?」

「你剛才絕對是想說種馬的吧?!!」

成敬敬業地吐槽她。

「真的不要嗎~?包吃包住喔~讓她們和你一起過來也不要?」

尤郯指着雫和未華子。

「我的回答和最初一樣。聽起來條件很不錯,但是我拒絕*!!」

(*『但是我拒絕』是Jojo梗,出自Jojo的奇妙冒險第四部裏的角色岸邊露伴。)

「那麼沒辦法了呢~再見囉。」

語畢,尤郯的魔法陣閃爍着,她唸出一段短短的咒語,再把魔力釋放至魔法陣上,血紅色的魔法陣便變成黑色。與此同時,魔法陣冒出深紅和灰黑色的煙霧,高濃度的煙霧互相交集,塑造出巨型生物的身影。

三秒過去,十五米高的生物憑空出現在成敬身前,散發着氣勢凌人的危險氣息,讓成敬全身上下都敲響着警報器。伴隨黑紅的霧影散去,暴露在月色下的,是成敬耳熟能詳的怪物——牠擁有巨蛇的身軀、飛龍的雙翼、四腿九頭;牠分泌着能夠把石地化為死灰、使四周寸草不生的毒液,將死亡散播至牠走過的每一段路;牠是眾多RPG的怪物原型,也是希臘神話最強大的怪物——九頭蛇海德拉。

「海德拉?!」

——距離魔法架構完成,還剩1分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