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滿佈的夜空之下,二人在小露台上仰望着天上的銀河交談。

「明明是異世界,卻和我們世界的星空一樣呢。」

注視流星殞落的瞳孔映照着星塵。黑夜之中,兩顆流星再次劃破夜空。少女雖然把手心合上,但是雙眼依樣在捕捉滿天的閃光。

「雫雫許了甚麼願~?」

同樣把星影烙在眼簾之上的未華子向慨嘆十分的雫搭話。



「我,想要回去。」

簡短的回答之中盛載着沈重的重量,把一顆明星從夜空中扯下。現在少女的雙眸倒映着的,並非滿天的光點,而是對故鄉日本的思念。當中,未華子洞察到雫的眼角隱藏着恐懼和不安,便露出了哀傷的表情。

「雫雫⋯⋯現在不用忍耐也可以哦?」

以未華子突如其來的擁抱為信號,雫眼角的流星往臉上滑去。

「嗚⋯⋯我⋯⋯我很想回去啊!」



直至成敬醒來之前,雫的心情未曾放鬆過,一個勁兒地強忍着,一邊練習揮劍的動作、接受騎士團的特訓,一邊吃力地抑壓想要逃避的內心。於其他人而言,雫的一舉一動是可靠和威風凜凜,但在摯友未華子的眼中看來,雫只是在逞強而已。

「嗯嗯,我知道,雫雫已經很努力了。」

未華子溫柔地輕撫着雫的後背,就像慈祥的母親一樣具備母性。

「可是⋯⋯沒有方向⋯⋯不知道該怎麼回去⋯⋯」

哽咽着的雫弱小的一面表露無遺,抽泣着的聲音連一句完整的句子也難以組織,實在讓人難以想像的懦弱,毫不保留地呈現在自己最信任的摯友面前。



「嗯。」

同樣淚眼的未華子就這樣輕輕地撫摸着她,靜靜地聆聽着雫的不安。

「那時候真的、很可怕⋯⋯!要是、沒有成敬君的保護⋯⋯」

跟隨着迷惘的,是恐懼。

「嗯,已經沒事了。」

「我真的、很想回去⋯⋯不過、成敬君的話、也許不打算回去吧⋯⋯」

再之後的,是任性。渴求自己得到保護,渴求自己身邊常伴着一個強大的存在。

「不知道呢。不過,他不回去的話,雫雫也有我在。我一定會把雫雫帶回去的。」



在雫眼中,此時此刻的未華子十分巨大,明明自己也害怕得很,卻還能一直安撫她,讓她得到無比的安心感。或許在旁人的角度來看,雫是比未華子更堅強可靠的人,但雫本人最清楚,真正精神強大的是平日愛胡鬧的未華子。

「吶、為甚麼、未華子這麼堅強?」

停下了眼淚的雫道出對未華子的羨慕。

「因為雫雫你看起來很害怕,所以我必需要變得更加堅強,堅強得能支撐着雫雫,不是這樣就不行。畢竟,未華子是最了解雫雫的人。」

語畢,又一顆流星落下,眼眶打轉已久的淚珠伴隨流星滑落。

流星墮下,會到哪裏去呢?是深不見底的深淵還是深海?但是,在那之下,一定也會有着這個溫暖的笑臉吧。

——雫抱着這樣的想法,閉上眼再次用力將那份溫暖擁抱入懷。雖然不清楚未華子的表情,但是雫想要再撒嬌一會兒。



二人互相依偎着、擁抱着,就這樣待到流星雨結束的一刻。

「那個,打擾你們真是十分抱歉,可以抽空說幾句話嗎?」靜默的空氣被第三把聲音打破。

「成成成成敬君?!?!你你你甚麼時候開始在這裏?!?!?!」雫再次在成敬面前出糗,這次是不小心暴露出自己丟臉的樣子。臉上的淚痕、發紅的眼睛、凌亂的散髮,無疑和同學口中的『雫姐姐大人』大相逕庭。

「從『雫雫⋯⋯現在不用忍耐也可以哦』那裏。」

「這不是全部都看到了嗎?!!!!!!」

不知道是因為丟臉的樣子被看見還是因為成敬喊了『雫雫』的關係,雫的雙頰不知不覺地染上了緋紅。

「抱歉呢。」

「成敬同學真是惡趣味啊~就這麼喜歡淚目的女孩子嗎~?」



未華子一貫的風格又回來了。

「反正成敬君一定覺得我們很弱小吧⋯⋯」

雫倒是依樣在消沈狀態當中,不過這才是正常的反應,真是要說的吧倒不如說未華子的堅強和成敬的自我麻醉才是異常吧。

「不對。」

成敬從露台的門前走到二人的身旁,倚着露台的圍欄坐下,並輕拍地上示意二人坐下。

「今後大家是一起旅行的同伴,所以我們稍微聊一下吧。」

靦腆的成敬略帶高興地表明來意,回想起成敬曾被霸凌的二人便坐了下來。



——也許這是成敬君(同學)一直以來想要做的事。

「我,沒有高中前的記憶。」

成敬的首句就讓二人極度震驚,不過成敬沒有打算停下。

「小時候經歷過的事也好,人際關係也好,全部都不記得,就算是父母的事情,也給忘得一乾二淨。唯一記得的只有自己和父母的名字,還有許多派不上用場的知識和上學的事情。我不懂得和人打交道,也不記得甚麼朋友,所以上到高中的時候很害怕有人找我搭話,發現我沒有記憶。幸運地,高中裏一個熟人,也沒有人關注我。不過,在一次機緣巧合下,我撞破了松山仁晶把同學帶上旅館,結果便開始了被霸凌的生活。」

成敬使勁地組織着言語,用最簡單的方式把過去陳述。雫和未華子被一件又一件的事情震撼,同時也對成敬的遭遇感到同情。

「起初的我很軟弱。儘管在學校被霸凌不會哭,回到家中倒是哭得比雫更慘,可是父母常常不在家,根本沒發現我的事情,恐怕連我失憶了也不知道。無依無靠的我除了上學,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我便學會了戴上面具。只要不給反應,他們就只會動口不會動手。起初雖然被麻生他們揍得很慘,不過毫無反應的我讓他們打消了浪費氣力的念頭。痛苦的時候、孤獨的時候,用動漫、遊戲麻醉自己就好,每天也是如此。」

雫無法想像那種無助徬徨的痛苦,更無法得知那孤立無援的寂莫感,名為內疚的情感逐漸把心中的不安驅散。

「直至那天,我們被轉移到異世界,我才認為自己有重獲新生的機會。」

內疚的感情又再次轉換成無盡的不安。心中擅自打起『果然他還是打算留在這裏』的念頭,令雫自我厭惡的罪惡感瘋狂迫壓她的胸口,呼吸漸漸變得急促起來。未華子再度把輕抱雫的肩膀,好讓她能冷靜一點。然而,成敬依樣不打算停下。

「抱着這種想法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成敬向二人坦白自己軟弱無力的內心,恐懼也好,想要逃避的心情也好,想要回去的想法也好,全部都和她們說了。雫和未華子看見微微顫抖的成敬,才理解到成敬和她們同樣害怕,同時也因為自私的想法而感到安心。順帶一提,雅典娜事件的誤會也解開了。

「所以,我也一樣,很想回去日本。這次來找你們也是為了確認你們的意願。」

「成敬君⋯⋯」

被高興和罪惡感來回折磨的雫感動地呼喚着成敬。

「還有,那個,就是⋯⋯謝謝你們啦。」

有點害羞的道謝把不安驅散,只遺下全新建立的、三人的羈絆。

「突然告白~?成敬同學真是花心啊~」

鼻子吸了一下,拭去眼淚,未華子又再次回到平常的模式。

「把我的感動還來!我這邊可是拼盡了全力的!」

成敬也不想把氣氛弄得太凝重,主動配合未華子吐槽,當然也沒有忘記用手刀敲打未華子的頭。

「啊~小氣~」

眼睛變成了『><』形狀的未華子雙手按着頭頂怪責成敬。

「呵呵⋯⋯哈哈哈⋯⋯」

剛才還在抽泣和撒嬌的少女,露出了許久不見的笑容。縱使笑容及不上以前般的燦爛,但現在掛上的倒彎月卻有着另一番韻味。

「你們兩個不要為了我而吵架啦。」

如同放下心頭大石,雫加入了戰場之中。

「成敬同學放棄吧~雫雫是我的~」

「不、不、不,她是我的⋯⋯!」

不知不覺地被誘導的成敬把話說出口後才發現自己中了未華子的圈套。雫和成敬的視線突然交接,又害羞地互相錯開目光。看見二人有趣的反應,壞笑着的未華子繼續追擊。

「我看兩位還是去結婚吧~太合拍了~」

「「⋯⋯」」

被調侃的二人完全墜入未華子的陷阱,每當視線交接的時候便會移開,移開後卻又偷偷的互看對方。

「那未華子也一起。」

還擊的是愛撒嬌的雫。也許是被雫可愛的一面衝擊,或是因為被同伴接納而殘留於感動之中,平日雄辯滔滔的成敬被感性統治,完全無力招架。

星空之下,三人打鬧的身影比繁星更耀眼,耀眼得把黑暗驅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