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七時。

「哈~⋯⋯差點睡過頭~」

未華子打了個長長的呵欠。

「還不是因為你昨晚打鬧過頭了⋯⋯哈~」

同時拖着疲倦的成敬一邊讓話題延續,一邊打着比未華子更長的呵欠。



「我們真的是玩過頭了⋯⋯哈~」

苦笑着的雫也被傳染,不自覺地打了個呵欠。

陽光映照着的冒險者公會之下,成敬他們默默等待莫奈的接觸,三人的氣氛和諧得幾乎讓人忘掉任務的事情。

十五分鐘後,犯睏的三人終於等到了兩個人影出現。遙遙望去,二人之中有一人披着蓋頭的紅色大長袍,不禁讓成敬內心吐槽『這個國家的人到底有多中二病』。

「早安,各位大人。」



另一個身影——萊哈特有禮貌地打着招呼。

「早安。這位是?」

成敬率先問出心底的問題。

「嗯?這把聲音⋯⋯」

長袍底下的人影以熟悉的聲線說道。



「欸⋯⋯?」

成敬對這把聲音有印象,卻想不起在哪裏聽過。

「這位是我國的頂級神官兼魔法使的紫鐵級冒險者——雅典娜·凱尼可大人。她的身體能力可是比部分上級的騎士優秀,絕不會成為『救國英雄』成敬大人您的負累⋯⋯」

「「你就是那個冒險者?!!!」」二人異口同聲地驚訝着。

「啊啦,兩位認識嗎?」

「啊、認⋯⋯」

「不、我才不認識這個愛哭膽小處男。」

「為甚麼裝作不認識!!還有誰愛哭啊!!!!」



二人剛見面,一輪唇槍舌劍又再展開,某程度而言二人的關係尚算友好。

「兩位關係良好真是太好了呢。」

「「一點都不好!!!」」

同步率高得讓人質疑。

——這哪裏是關係不好啊?好過頭了吧?!

呆呆觀賞着二人拌嘴的三人內心暗暗吐槽。

「真讓人吃驚,凱尼可小姐居然是這次的同伴。」



「雫雫~你的皇后之位要被奪走了~」

「是的是的,未華子你真是白玩不厭呢。」

「去吧~不坦率的雫、雫~!」

未華子調皮地把雫用力推向爭吵的二人,雅典娜見狀,馬上以華麗的姿勢躲開,成敬則是害怕雫着地所以張開雙手打算保護她,結果二人以似曾相識的姿勢攤到在地上。

「雫雫好主動啊~難道是之前看見娜娜被成敬同學推倒心有不甘~?」

未華子的一句說話就讓三人頓時臉上充滿尷尬,真不愧是調侃高手。當然,吐槽高手一条成敬也沒有忘記吐槽『為啥怎麼摔都是戀愛喜劇的姿勢?』。

很糟糕的姿勢。

雫鬆弛的衣服被地心引力的影響,緊貼肌膚的布料稍稍離開了雫的身軀,只要成敬微微低頭,就能清清楚楚地窺視鬆垮衣服內雫那惹人癡想的胴體。不論是若隱若現的『那條線』,還是讓人覺得性感的鎖骨,成敬只要在此刻的低頭就定能一一收入囊中。身為健全的高中生,在如此靠近的距離之下聞到女孩子的香味,對方是以美女稱呼也略嫌遜色的絕世美女,而且還有不可抗力為由的偷窺藉口,身為男人能忍住不看嗎?



被本性驅使的成敬當然抵受不住誘惑,假裝起來偷偷看一眼。

嗯,果然是粉紅色。不愧為可愛的女孩子。

在『那傢夥』精神起來之前,成敬趕緊開口叫雫起來,不然在這個距離的話會碰到。

「那個、雫,可以、先起來嗎?」

成敬殘留在視覺上的餘韻之中,好不容易地組織了一句言語。

「對、對不起。」

比火光還要紅的臉慢慢地離開了成敬。



「沒關係、謝謝款待。」

「謝謝款待?」

雫一下子沒明白成敬的意思。當然,『謝謝款待』只是滑嘴說出來的。

「你被小哥偷看了。這小子真的是骨子裏的好色啊。」

擁有野獸般的洞察力的雅典娜完全捕捉到成敬的視線。聽到這話的雫雙手交叉地掩着胸口、帶着委屈的淚目瞪視成敬。

「看到了?」

看着這位嬌羞的可愛女性,成敬已經無法掩着良心說謊。

「嗯。」

成敬逃避着雫的目光。

然後,擁有高物防的一条成敬挨了雫的一發超高物攻攻擊,最終在雅典娜給予的治癒之光中把這段小插曲劃上句點。

「看來沒甚麼問題呢。」

萊哈特看着樂也融融的四人笑道。

「各位大人將要前往的地方是卡西亞魯以北920公里的內帆城。各位大能在距離約370公里的歐法城休息,然後穿過長度約5公里的斯爾丹洞穴,最後在洞穴的對岸沙馬城轉乘馬車到內帆城去。」

萊哈特開始了非常詳盡的解說,四人同時很有默契地靜心聆聽,氣氛頓時嚴肅起來。

「以馬車的速度來算,各位大人一天後就能到達洞穴,然後只需兩天就能從洞穴出口到達目的地。雖然小人尚未見識過成敬大人、山崎大人和佐川大人的實力,但以凱尼可大人的實力而言,恐怕兩天就能離開洞穴,加上尋找迷路的凱尼可大人的時間,推算兩週後四位大人能完成任務歸來⋯⋯」

「等等,好像有句奇怪的東西摻了進去。甚麼是『尋找迷路的凱尼可大人』?」

掛着奇怪笑容的成敬總是對這些細節非常敏感。同樣地,被人論及的雅典娜也不禁作出反應。

「你這小子甚麼意思啊?!人家只不過是有點事⋯⋯」

雅典娜的聲音中逐漸失去了自信。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實不相暪,凱尼可大人是百年難得一見的超級路癡,光是把她從距離公會300米的旅館帶過來,小人也花費了一小時。」

「一小時⋯⋯辛苦了⋯⋯」

成敬內心配服萊哈特能在這樣的狀態下也只遲到十五分鐘。

「沒甚麼,您操心了。與會長那些嘔心得讓人想吐在她臉上的惡作劇和那些每天發着勇者夢登記冒險者然後隊友全滅獨自回來退出冒險者公會的智障相比這點倒是小事情。」

——社畜的辛酸啊,難怪初次見面時掛着厭世臉。

「兩週這麼久~?」

未華子似乎對要乘馬車的長途旅行感到不滿。

「不要緊,有魔法在,未華子應該不會暈車了。」

「對了~雫雫你真聰明~」

「畢竟未華子從以前開始就受不了暈車嘛。」

「嘻嘻~」

——好了,這兩人無視。

決定無視二人的成敬作最後的詢問。

「那麼,報酬呢?你應該很清楚兩週的『時間成本』可不是這麼廉價吧?」

「成敬同學好兇~」

「當然,我們也知道兩週的確是相當長的時間,所以我們也準備了一點『薄酬』。這裏預先給您一些旅費和約定金。」

萊哈特把具備重量的布袋交到成敬手上。

「這裏是火晶幣3枚。」

「火晶幣3枚?!!!!!!」

雅典娜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吸引了不少行人的目光,但眼睛已變成錢符號的雅典娜根本無暇理會那些怪異的視線。

「不好意思,我們對貨幣的價值毫無認識,可以簡單解釋一下嗎?」

「小哥你知道嗎?3枚火晶幣已經是紫鐵級任務的報酬,1枚上級貨幣等同100枚次級貨幣,換言之這裏的錢足夠你吃上三百萬根烤肉串了!!」

「口水快要滴到地上囉,兩位。」

成敬冷淡地提醒雅典娜和未華子。

——怎麼我身邊盡是吃貨?該不會⋯⋯連雫也是吧⋯⋯?

成敬把視線投放在雫身上。雫察覺到視線,剛散去紅暈的臉又再次變得通紅,手馬上不自覺地掩着身體。成敬無視三人,獨自消化異世界貨幣的價值。

(一串肉串100枚白金幣,也就是1枚黃沙幣。以日圓來換算,3枚火晶幣就是⋯⋯)

「三億日圓?!!!!!!」

再一次的咆哮把移開視線不久的路人停下腳步回望。

「看來您了解了呢。」

「好,現在就出發!!!」

「成敬同學暴走了~」

「成敬君⋯⋯五官變成錢符號了⋯⋯」

於是,雫和未華子便跟上趕勁滿滿的成敬和雅典娜乘上了公會準備的馬車離開了卡西亞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