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識的大草原上,雫揮動着沈重的鐵劍,將透明的液態生物一刀兩斷。

然而,被重擊的液體猶如毫髮無損,在劍尖掠過的同時兩攤液體又變回了一團沒有固定形狀的液態生物。

「【魂縛】~」

未華子使用魔法把那高速移動的生物——史萊姆固定在原地。隨即,雫也同時施放風系法術【風鐮捲】,把剛合成一團的史萊姆四分五裂。然而,等級一的史萊姆還剩下接近七成的血量。

「要來了!!!未華子!」



史萊姆並不打算等待二人,以快得噁心的速度襲向未華子。

「嘿!完成了~《使靈魂化成微粒——》【裂魂】~」

未華子利用了史萊姆自我修復時遺下的殘骸劃了個小小的魔法陣,然後詠唱縮短至一節的咒語施放上級生命魔法【裂魂】。血色的光芒一閃,透明的史萊姆頓時染上血紅,就像把血滴進水裏一樣慢慢地從史萊姆的身體內擴散開來。史萊姆感受到強烈的痛楚,停下了腳步。雖然未華子消耗了五份之一的血量,但從史萊姆只剩下三成血量的事實得知,這一切都是值得的。而且⋯⋯

「哼~~~哼哼~~~~~哼~~~~~」

未華子只要哼着歌就能回復血量。這個是吟遊詩人的初級技能【治癒之歌】,可以讓使用者認為是友方的人回復血量,有效範圍等同歌聲傳播的範圍,所以受傷了的雫也回復了。



「《將敵人埋進不見天日之谷》,【落穴】!」

 史萊姆被上級土元素魔法【落穴】埋入深淵之中, 落入深坑的牠想要爬牆離開,四周的牆壁卻像機關般接二連三地向內壓迫,最終就如流沙一樣把史萊姆連同洞穴壓在深處中。

終於,期待看見的東西出現了——10EXP獲得。

「一隻一級的史萊姆才20EXP⋯⋯」

由於未華子和雫共享了戰鬥經驗值,二人皆只能得到10點經驗值。



「也沒辦法呢~這個世界的生存難度很高啊~」

光是獵殺最低級的魔物史萊姆,二人就各耗掉了一半的血量,使用了多次初級魔法、數次中級魔法和一次上級魔法,魔法值直接見底。

「這個世界的人類到底是怎樣活下來的啊?」

雫不敢想像沒有外掛數值的新手冒險者被史萊姆虐得體無完膚的畫面。

「說不定,也有像成敬同學一樣的存在呢~」

未華子望向遠處的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簡直就是惡魔的化身。他並不是在戰鬥,而是單方面的虐殺。

三隻史萊姆躡手躡腳地從他身後襲來,他頭也沒回就轟出一發巨大的【火球術】,直接就把牠們一口氣灼死。同時,他用另一隻手施放了中級水元素魔法【冰錐】,五根鋒利的冰錐以肉眼難以跟上的速度向五隻刺齒狼射去,就如遭遇了強力斬擊般,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刺齒狼堅硬無比的身軀斬斷,不禁讓人嘆為觀止。



然而,又七隻魔物同一時間向成敬發動攻擊,彷彿不想給成敬喘息的機會。

「兩點鐘、三點鐘方向各一隻史萊姆和刺齒狼,八點鐘方向三棵藤鞭草嗎⋯⋯」

對着物理攻擊難以起效的史萊姆和刺齒狼,成敬使用了傷害極高的中級混合元素魔法【火之扇】,密集的火雨和兇猛的烈風將牠們毫不留情地燒成灰燼、撕成碎片。成敬把少量魔力注入莫奈的銀環,召喚出了一把白銀劍,向着對魔法攻擊免疫的藤鞭草揮動一記完美軌道的斬擊。兩棵藤鞭草承受不住物攻455的直接斬擊而一分為二,剩下的一棵則是被370物攻的劍氣刮到直接倒下。僅僅五秒鐘,成敬便把數隻棘手的魔物輕容易舉地打倒。

「十五隻魔物才325點經驗,這也太可悲了吧?」

——不不、325點經驗對我們而言已經多得很。

注視這一切的雫和未華子內心吐槽成敬。

「不可能會有那種人存在吧⋯⋯」



雫再次目睹了成敬作弊般的戰鬥方式後,回應未華子稍前的那句話。

「也是呢~不然我們不用分開刷經驗啊~」

當初雅典娜建議未華子和雫把等級稍稍提升再出發,成敬也打算幫忙,結果在戰鬥開始前就把魔物秒殺,二人完全得不到任何經驗值,所以才會出現現在的情況——成敬牽制大量魔物,確保雫和未華子能以二對一的方式狩獵史萊姆。

「和雅典娜小姐說的一樣,我的斬擊完全沒有起效。」

對劍道略懂一二的雫稍稍失去了自信。

「雫小妹,你能用一刀斬擊削掉牠一成血已經很厲害了,那傢伙對物理攻擊擁有91%防禦耐性啊。也就是說,如果你的對手是藤鞭草的話,你和那邊的外掛根本沒兩樣。」

雅典娜內心真心配服雫的攻擊力。

「那人家呢~?」



「未華子小妹的支援也很迅速。不過⋯⋯對着魔物用測謊魔法、你是智障嗎?!你想害死隊友嗎?!」

雅典娜的拳頭在未華子的頭兩側擠壓,使勁地轉動着,讓未華子的眼睛再次變成『><』形狀。順帶一提,戰鬥時雫和未華子失去的血量有一半是因為未華子顧着玩而讓史萊姆有機可乘,結果雫替未華子擋了不少傷害。

「啊啊啊啊~人家就是想試一下嘛~人家不敢啦~對不起啦~」

轟!!!!!!!!!!

在三人打打鬧鬧的同時,成敬又不知從何處引來大量魔物,嫌麻煩的成敬轟出了一發巨型隕石。沒錯,是他自創的新火、土混合魔法,【降隕】。巨型隕石把成敬引過來的一群魔物砸成肉碎,沒有任何一隻魔物能逃得過半徑30米的燃燒巨石。隕石高速地撞向地上,承受不住衝擊的地面頓時放射性地裂開,互相碰撞惹起的強風把成敬自身和雅典娜、雫和未華子吹飛了數十米遠。

「嗚~~~好痛~~」

「發生甚麼事了?!」



「【治療術】。混蛋成敬小子!!稍微拿捏點分寸啊!!唰哈哈!!」

貓族的習性讓雅典娜對成敬有點惱火,發出『唰哈哈』的警戒聲音,一直維持的偽裝魔法也因此解除了。更糟糕的是,她的尾巴不自覺地豎到外頭來。

「啊啊、抱歉,這個新魔法有點過火了。」

成敬坦率地道歉。

「真是的,成敬君總是讓人吃驚。」

雫帶着『是成敬君的話就沒辦法了』的想法苦笑着。

「娜娜~這個是甚麼~?」

「喵呀!!!!!!!」

尾巴突然被未華子扯了一下的雅典娜發出奇怪的叫聲。

「幹甚麼!!唰哈哈!!這是人家敏感的地方!!不許碰!!!唰哈哈!!!」

嚇了一跳的雅典娜好像忘掉了自己要隱藏身份,把貓人族的本性在雫和未華子表露無遺。

「這個是⋯⋯貓尾⋯⋯?雅典娜小姐的?」

雫似乎察覺了。

——喂、雅典娜,露出來囉。

成敬一邊用【意念傳送】提醒雅典娜,一邊利用初級土元素魔法【石彈】把六百米外剩下的魔物消滅。

「喵呀?!」

雅典娜警戒地整理着狀況,才意識到自己的尾巴已經暴露在雫和未華子面前。不幸中的萬幸是,剛才出發前以『雅典娜會駕馬車』為由拒絕了公會的馬夫,在省了一筆的情況下減少了暴露身份的風險。

「娜娜⋯⋯」

「話說這裏為甚麼那麼多魔物呢?」

清光了魔物的成敬很識趣地以無法忽視的話題掩護雅典娜,打斷了想要深究的未華子。

「的確呢,這裏不是卡西亞魯王國轄下的平原嗎?」

洞悉成敬真意的雫也決定配合成敬,放棄深究其中。

「你、你們不知道嗎?」

一邊回應一邊把尾巴高速藏起來的雅典娜順着勢頭分散注意力,一口氣地把話題帶走。當然,四人也對這麼明顯又突兀的舉動心裏有數,不過未華子要在以一敵三延續剛才的話題似乎有點困難,所以她也放棄了。

「呣~」

未華子不滿雫和成敬的做法,用叱責的眼神怪責二人把自己排除在外。

「咳咳、你們知道三族水火不容的事情嗎?」

雅典娜以試探性的話題判斷該否把事情說清。

「從培莉公主那裏聽過,大概還是知道一點點。」

「人家和雫雫一樣~」

「我也是呢。」

為了隱藏真相,成敬只好裝作若無其事,裝作沒聽過雅典娜的事。

「那麼,你們知道三族的關係差到『只要一看見對方就會互相廝殺』嗎?不論善惡、年齡老幼,而且也不打算讓對方以奴隸的身份活下去,毫不留情地掠奪對方的性命。」

雅典娜更加深入地試探。

「這個⋯⋯」

頭腦不錯的雫在消化新資訊的同時似乎進一步明白了雅典娜的弦外之音。

「知道唷~」

「未華子⋯⋯?」

對於未華子擁有自己不知道的資訊,雫有點動搖了。

「三族對待的話,一定有很多~很多~仇恨,倒不如說不是這樣才奇怪呢~」

「那、你知道,人類種因為被懷疑包庇了逃亡中的貓人族叛徒而被迫和獸人族開戰嗎?」

雅典娜登上馬車,開始說着連成敬也沒聽過的故事。三人也坐到馬車的後坐,靜心聆聽雅典娜講述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住在山上的貓人族小女孩。小女孩很喜歡花,所以常常到山腳的花海採花。有一天,小女孩在山腳的洞穴,也就是後來人類種、魔獸族和獸人族的戰場,發現了兩個人類小孩。」

在獸族的小女孩——雅典娜·凱尼可眼前,是人類小男孩和小女孩。嚴格來說,是害怕得很卻站在人類小女孩的面前,拼命地守護她的同時戒備着雅典娜。也許是被好奇心驅使,明明被叮囑了『絕對不能和人類以及魔獸接觸』,雅典娜卻依樣上前一探二人的狀況。

小男孩的身體非常虛弱,骯髒又白哲的皮膚上滿佈一條條新鮮的血痕,破破爛爛的衣服中收藏着餓得凹了進去的肚皮,軟弱無力的四肢不斷抖顫着,彷彿隨時都會倒下的樣子。縱使如此,他依然承受着恐懼,以殘破不堪的身軀頂在小女孩的前方。從小女孩乾淨的衣服和毫髮無損的身體得知,小男孩恐怕一直也是這樣保護着小女孩。

只是在一瞬間的觀察,略懂治療魔法的雅典娜便下了幫助二人的決定,以遙勝於小男孩的身體素質來到二人的面前,治療了小男孩的同時把身上僅剩的遠足食糧分給二人——這是友誼的開始,也是惡夢的前兆。

小男孩叫蕯爾奇,小女孩名為培莉。

二人在某個森林裏迷路後回不去,為了躲雨所以誤打誤撞地走進了眾多魔物的洞窟裏,最終薩爾奇帶着培莉拼死地走出來才會遇上雅典娜。

從那天起,三人成了朋友。雅典娜偷偷把自村的食物分給二人,二人把自身的經歷告訴雅典娜,三人一起尋找二人回去的路,名為友誼的交易持續了好一陣子——直到被虎人族發現的那天,也就是蕯爾奇和培莉剛出發踏上回去的路程那天。

好戰又對人類抱有莫大厭惡感的虎人族發現了三人的關係,便馬上向獸人族的統領群『獸人族會』報告,事情馬上便傳遍了整個山頭。獸人族會在一番討論下,得出『以死刑處罰有叛國嫌疑的雅典娜』這個結論。重視家人的貓人族——雅典娜一家無法接受如同莫須有般在欠缺證據的情況下作出的判決,便使勁和獸人族內斗,死也要讓雅典娜逃掉。

雅典娜追上了蕯爾奇和培莉的自製馬車,犧牲了自己的家人,蕯爾奇也為了保護培莉和雅典娜,在馬車過了木橋的同時把繩子切斷,受了重傷的蕯爾奇和追上來的獸人族一同掉落無窮的深淵之下,最終身為公主的培莉帶着偽裝了的雅典娜回到了卡西亞魯。

然而,事情並未完結,獸人以人類奪走貓人族少女為理由,向人類國家發動了攻擊,最後漁人得利的魔獸族大敗鷸蚌相爭的兩族,大剔了獸人族的土地和人類種的數目。也正因於此,面臨攻擊的卡西亞魯王國在人手大幅削減下無法守護大部分的土地,最終全人口以陣地防守的方式守住了王國,還有王國鄰近的城鎮。

「只不過,人類戰力被集中在各城鎮,導致城鎮之間的通道戰力不足,才時不時出現通道被魔物佔據的情況,就是小哥和小妹你們剛才遭上的事。」

雅典娜的故事終於完了,同時四人也在日落前到達了旅程的第一站歐法城。

「嗚⋯⋯嗚嗚⋯⋯娜娜!!辛苦了你了~!」

被雅典娜的身世徹底感動,未華子在馬車的後方撲上來擁着雅典娜。

「所以,身為戰爭導火線的雅典娜小姐必須隱藏身份呢。」

雫在理解雅典娜的立場後再次強調隱藏身分的必要性,好讓未華子收斂一點。

「嘛,就是這樣了。」

雅典娜溫柔地撫摸着緊抱自己的未華子。

「也就是說⋯⋯剛才會遇上魔物都是你的錯——對吧?!」

成敬把行李整頓好,然後從馬車下來。

「成敬君、這不是重點吧!」

「怎麼雫雫也開始擔當了吐槽的角色~」

這樣說的未華子其實也是在吐槽雫。

「成敬小哥你說的也是啦,的確是人家的錯呢,無論是兩個種族的性命也好,家族的性命也好,蕯爾奇的性命也好,全都是人家的錯喵⋯⋯」

「噗哧!哧哈哈哈⋯⋯!」

「你這混球笑甚麼喵⋯⋯!人家在說正事喵!!」

把馬車停好的雅典娜稍稍被成敬不正經的態度激怒了。未華子見狀,馬上把緊抱着雅典娜腰部的手挪開,然後跳下馬車。

「『他們死掉只是因為自身弱小而已』,這是你說過的話吧?堂皇冠冕地對我說教了一番,卻連自己也不相信自己口中所說的話,雅典娜·凱尼可,我對你很失望。」

氣氛突變,成敬的雙目充斥着憤怒——那是被人欺騙、背叛的憤怒。

「不對、那是⋯⋯」

眼神浮游不定的雅典娜想要組織着言語反駁成敬,卻找不到半句合適的字句。因為,她的內心也很清楚道理在對方那裏。

「把責任全部推在自己身上來逃避那些傢夥的好意,把開戰的理由歸咎於自己,你也太自我中心了吧?」

「⋯⋯」

安置好馬車的雅典娜也從馬車下來,無言地逃避着成敬的眼神。

「成敬君。」

雫看見眼紅的雅典娜,馬上上前想要阻止成敬說下去,不過成敬身上的氣魄,並非一聲叫喊就能阻止。更何況,雫和未華子是毫不知情的局外人,根本沒有插足的餘地。

「抱歉呢,我可不會認可說一套做一套的同伴,我無法相信打着『神官』名銜的欺詐師。」

「⋯⋯!」

無話可說的雅典娜盯了成敬一眼,便往旅館的相反方向離開,既沒有讓眼眶的淚水灑下來,也沒有對成敬說出半句話來。如同在賭氣的成敬也一言不發地走進旅館,絲毫沒有留住雅典娜的想法。

「唉⋯⋯未華子,你去追雅典娜小姐吧。」雫不禁對成敬和雅典娜的爭執嘆了口長氣,然後委派擁有【意念傳送】的未華子照顧雅典娜。未華子點一點頭,就在轉角口那裏消失了。

——第一天就這樣子,前途多難啊。

雫默默地接下這手爛攤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