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測試甚麼好呢?」

今天已經是來到異世界的第七天,也許是在城堡裏逗留太久,直到現在資訊還是缺乏性的不足。嘛,內臟全癒只花了三天,現在能離開那個鬼地方倒是謝天謝地。

在城堡遭遇強敵後,我在奄奄一息的狀態下被騎士長救了,然後就昏迷了數天,醒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遇見雅典娜的那時候⋯⋯

切,為甚麼會在這裏想起那傢夥⋯⋯專心測試吧。嗯⋯⋯先看看有沒有新技能,畢竟今天升了一級,也順道替技能分類。

==========================
一条成敬(Lv16)


身份:異世界人、幸運兒、異常者、研究者、救國英雄
職業:???
魔法適性:全屬性

生命:521[430+91]
魔力:700
經驗值:12
升級所需經驗值:2438
物攻:475[410+65]
魔攻:800


物防:456
魔防:605
速度:326
幸運:Lv1

技能:
無職業技能——
語言理解、文字理解、方向感、資訊隱藏、異常抗性III、躲避I、異世界加成(能力值大量增幅、個人經驗值三倍)

魔法使——


詠唱省略I、魔力控制III、元素操作III、生命操作I、各屬性上級魔法

物攻近戰職業——
超常感知II、夜視II、潛行I、獵人標記I、鐵壁I、肉體強化III、力量增幅III、刺擊III、劍氣II、怪力II、斷斬I、戰士之吼I、隔擋I、燼戰I

物攻遠戰職業——
高速上彈I、精準I

輔助類——
旋律加成I、治療I、意念傳送I


特殊技能:
合成I[1043/2000](+快速施放)、分解I[1043/2000]、吸收I[1/????]



==========================

嗯⋯⋯沒有新技能⋯⋯今天就研究【吸收】吧。

【吸收】似乎是個提升戰鬥收益的技能,雖然處處充滿怪異,既不了解使用方式也沒有任何技能說明,不像其他技能一樣使用方式被直接灌在腦袋裏,又或是用手指在屬性卡上按下技能名稱就會浮現說明。唯一肯定的,是那1點技能經驗值來自尤郯那場戰鬥。仔細想想,是甚麼時候觸發了技能⋯⋯許德拉那時候?不不不,在那之前已經有了。那、干擾魔法那時?好像那時候還沒有⋯⋯到底中間缺了甚麼?

我拼命回想當時的情況,終於,想起了一件事——騎士的血。戰鬥的時候,有個騎士在我缺乏魔力的時候向尤郯發動攻擊,結果被瞬殺了。他的血直接濺到我的臉上,然後我舔了一下,就升級了。

我用鋒利的屬性卡把手指頭割破,然後把血滴進口裏,再看看經驗值有沒有變化。

「果然自己的血就不行啊⋯⋯那,魔物又如何呢?」

我拿出了今天的戰利品——兩塊刺齒狼肉、一顆史萊姆核心和兩根藤葉。切,打了800隻魔物才掉5個戰利品,真是氣死人。我生了個小小的火,把肉烤熟了,然後再把那片小得可憐的肉片放進口裏。

明明是狼,肉味可是羊的騷味,口感和A3和牛分別不大,可能火比較猛,肉質被烤到有點粗糙,簡而言之就是羊肉的感覺,不算好吃也不難吃。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經驗值。



「有了!」

我自言自語地高興着。吃完這片肉,經驗值多了500點。對,500點!!

「我刷得那麼辛苦到底為甚麼啊!!」

說起來,為甚麼吃奇里那時候技能沒有反應?和時間有關嗎?奇里肉被空氣膜包覆,也就是說肉能一直保持鮮度,所以城堡用的肉大概過了一天左右吧。

接下來⋯⋯

突然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成敬君,我可以進來嗎?」



雫在門外問我。

「可以喔。」

雖然我也知道她來找我說甚麼。

「打擾了。」

看到雫進來,我馬上從書桌旁的椅子起來讓給她坐,然後我坐在床上,畢竟沒理由在晚上孤男寡女的情況下讓女生坐在床上。

「謝謝。」

她好像察覺了我的想法,臉紅紅的坐到椅子上。真不愧是班上的女神。

「要喝茶嗎?雖然不是日本茶就是了。」



我拿着兩根藤葉問雫。

「這個是⋯⋯魔物的藤鞭嗎?」

「猜對了。」

「那東西能吃嗎?」

「不知道,所以我在做實驗。」

「成敬君真過份呢。」

雫鼓起臉假裝生氣。

「呵呵呵。」

我熟練地把藤葉撕碎放進茶壺裏,然後利用指尖施放水元素魔法把水注入茶壺,再小心翼翼地用1點魔力使出約100度的火元素魔法。雫只是在我身旁一言不發地看着,總感覺視線有點癢癢的,有點不習慣有人在旁盯着我看。看來我得小心點,不可以在雫面前出糗。

⋯⋯

她打算就這樣一直看着我嗎?感覺氣氛好尷尬啊⋯⋯

⋯⋯

現在才發現、距離很近,近得能嗅到雫身上的香氣,雖然主要原因是【超常感知】。好香⋯⋯美少女身上都有一股香味嗎?不不不,我可不是變態,這是不可抗力啊,我都坐在床上泡茶了,她靠過來可不是我的錯吧?

「成敬君。」

「是!」

突然這麼認真地叫我,我會緊張啊,害我差點破音了。

「那個,成敬君對我非常溫柔。」

雫雫雫雫小姐、你可以不用那麼直接呀!你不害臊我也怕羞了。

「我很感激成敬君願意溫柔地對待我,當然,也很感激你把那份溫柔分給未華子。我已經很久沒有很過這麼高興的未華子了,至少她沒有在這個地獄般的異世界裏一振不起,倒不如說我才是被安慰的一方。」

嗯?未華子的話不關我的事吧?她本身就是精神強大的人,說不定比我還強哦?

「我很喜歡這麼溫柔的成敬同學⋯⋯」

「欸?!!?!!」

從剛才開始這顆心臟嘈死人了!不對,雫她⋯⋯欸?!!欸欸?!!!!

雫突然臉又紅了起來,正視着我的視線也開始左閃右躲。

抱歉呢,班裏的魯蛇,雫的心意已經確確實實地傳遞到我這裏了。哈哈哈哈!

「不是那個意思、請不要誤會!」

「也是呢⋯⋯」

那個啊雫小姐,可以不用那麼堅決地否定這個美麗的誤會啊,就不能讓我多高興一會兒嗎?

「啊、並不是完全⋯⋯不對不對,總而言之,意思就是我很高興能成敬君能溫柔地對待我和未華子。」

嗯?是不是有甚麼讓人在意的用字出現了?『並不是完全』是⋯⋯?

「所以,成敬君可以把這份溫柔,分一點給雅典娜小姐嗎?」

「⋯⋯」

果然還是回到剛才的事上面呢。

「剛才,成敬君是不是說得過火了一點呢?」

雫瞬間變成老媽語氣了。

「⋯⋯嘛、的確是過火了一點點⋯⋯」

和那傢夥吵架已經變成了一個習慣。當然,我一點也不討厭她,倒不如說自從相遇的那時就一直把她當朋友。

「雖然成敬君的話並非沒有道理,只是,可以用更好的表達方式吧?」

「嗯,你說得對。」

對於毫無反駁餘地的正論,我老實地承認自己的錯誤。毫無疑問地,那時候的語氣太重了。冷靜下來想想,的確是太過火了。雅典娜她,其實很寂寞的吧。

雫聽到我的話後,猶如放下一塊心頭大石般,繃緊的表情變得緩和起來。

「果然,成敬君是個溫柔的人呢。」

雫展露出動人的笑容,美麗得快要把我迷住。我趕緊把自己的意識拉回來,然後繼續手裏的工作。我將泡好了的藤葉茶添到兩個杯子裏,再把杯子遞給雫。雫用冰冷的手接過杯子⋯⋯為甚麼我知道她的手是冰冷的?這種細節你不用知道,反正我也不會告訴你我碰到了她的手,不用羨慕我,嘻嘻。

「要外套嗎?」

我貼心地向她問道,畢竟女生們都好像喜歡貼心的男人。

「有這個就可以了,謝謝你。」

雫笑着搖搖頭,把目光再次投向雙手握緊的熱茶杯之中。

「把這個喝完我就去找雅典娜道歉。」

「那、」

雫單手握着茶杯,把杯子舉起,我也跟着,把杯子撞過去。

「「乾杯。」」

語音落下,我和雫把試驗品1號藤葉茶一飲而盡。

「⋯⋯」

「⋯⋯」

我和雫無言地互看着。

——這貨不是茶吧?!比起茶,這東西更像鹽水,不,它就是鹽水。除了咸味以外,甚麼味道也沒有,連咸的程度和氣味也和平日的食用鹽所別無幾。雖然【吸收】被觸發了,500點經驗值也入手了,但這貨和剛才的狼肉不一樣,不會回復失去了的魔力。反之,我的魔防提升了1點。看來為了日後的冒險,所有魔物也必須得研究研究。

「讓人懷念的味道。」

感受着藤葉的餘韻,雫有點鼻酸道出感想。

「嗯。」

不太懂安慰別人的我正在拼命在腦海擠出安慰的說話。然而,雫馬上又切回平時的表情。

「也讓雅典娜小姐嚐嚐吧!」

燦爛的笑容中收藏着一絲落寞,讓人心痛的笑容。也許她很想暴哭一場,就像昨天一樣。

「嗯,我去讓她嚐嚐吧。」

我使用了【分解】和【合成】,把手上的木杯重塑成木瓶,然後把剩餘的少許鹽水倒進瓶子。

「我出發了。」

「路上小心。」

雫就像新婚妻子一樣送我出門,總覺得讓人心動不已。雖然不知道她為何要留在我的房間,不過這時候就讓她靜靜吧。

說起來,我該到哪裏找雅典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