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靜的空氣在對視的二人,班和成敬之間浮動。

「問別人的姓名之前,家門自報不是常識嗎?」

「你聽好了——」

語未竟,被擊落的鐵線高速揮向成敬。成敬不疾不徐地輕輕用土元素魔法生成的石劍架開,雖然石劍像剛才一樣被削掉一角,可是鐵線被完美的錯開了,而且石劍的劍尖變得加倍鋒利。

「啊、謝謝,削得真漂亮。」



成敬相當從容地對說道,讓班加倍感到羞辱。

「本大爺乃班·達克——虎人族的管治者。」

(『本大爺』——令人想起某個麻煩又自把自為的傢伙啊。)

「我只是個路過的無名小卒——一条成敬。」

「一条成敬?你就是那個『救國英雄』?太好了!那就有殺掉你的理由了!」



班露出尖銳的虎牙笑道。

「唉⋯⋯不論是哪個世界的人都是一樣麻煩。」

成敬不自覺地自言自語。

「喂,那邊那個不中用的女人,你也發呆太久了吧?要是在戰場上你可是會馬上死掉的哦?」

成敬嘲諷被鐵絲捆得奄奄一息的雅典娜。



「成、敬⋯⋯!」

平時的話,她肯定會先吐槽『誰是不中用的女人啊?!』,不過,現在的雅典娜卻失去了自信。

「呼⋯⋯哈⋯⋯」

成敬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你這個笨女人!!!!!你別把自己不想發生的事情推給別人啊!!!!!!開甚麼國際玩笑!!!!!」

「⋯⋯?」

遲鈍的雅典娜並不能理解成敬的思維。

「班·達甚麼的,你給我聽好。」



成敬又把話題帶回班的身上。

「你犯了一個錯——那就是你傷害了我最重要的伙伴。」

凌厲的聲線營造着駭人的氣氛,有點喘不過氣的班被威嚇得不敢輕舉妄動。成敬看着倒在地上、失去右手的未華子,還有遠處被五花大綁、憔悴的雅典娜,說出把空氣降至冰點的話語。

「你惹怒了我。」

轟!!!!!!!!!!!!

一聲巨響後,班被打飛到三百尺遠的距離,狠狠地撞在了碎掉的樹幹上。樹幹毫無辦法抵受着成敬的怒火,被名為『班』的飛行物撞得凹陷進去。然而,成敬依舊站在原點,連半步也沒移開,只是擺出了出拳的姿勢。

「咳⋯⋯咳⋯⋯!你、這小子⋯⋯幹了甚麼⋯⋯」



班從坑裏摔到地上,吃力地站起來扶着及腰的樹幹,腳步蹣跚地拐了幾步。

「沒甚麼,很普通的打了你一拳而已,普普通通地。」

每一個字都隱藏着怒火。班知道,成敬是刻意諷剌自命不凡的自己,才多次強調『普通』。但、虎人族突破150的速度屬性也無法讓班捕捉到成敬的影子,這點令班啞口無言,只能默默地任憑對方的羞辱。

「剛才你不是很能說的嗎?怎麼一句話都不說?」

尖銳得光用眼神就能刺穿班的視線把他固定在原地,全身敲響着警鐘的班害怕得不能動彈。然而,虎人族的自負和警戒心,還有內心的怨恨卻驅使着他做出錯誤的決定。

「臭小子!!!!!!」

班忍受着萬般劇烈的疼痛,開啟獸人族的獨有技能——【超負荷】。瞬間,班所感受到的疼痛感得到舒緩,視覺變得異常清晰,感覺上身體和精神的反應速度快了不少,力量漸漸從身體深處湧了上來。不過,現在的班根本無暇享受這種舒暢感。

「吼!!!!!!!!」



一聲咆哮,班就化作一發子彈,高速地逼近成敬,然後,飛到了成敬身後。

「喂喂⋯⋯不帶這種外掛不行嗎?」

成敬從【隔擋】的姿勢調整回來,垂下了石劍,苦笑着吐槽發狂的班。突然,石劍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樣,出現了三條又粗又長的爪痕。爪痕在一瞬擴大,霎眼之間讓石劍化為星塵,被裹覆在裏頭的白銀劍顯露無遺。

「那把破劍救了你一命。」

「啊啊,要是我沒有它,我現在就重傷了。」

二人就像閒話家常一樣,若無其事地輕描淡寫着剛才的攻防——電光火石中成敬把白銀劍召喚在石劍的裏頭,擋住了班那堪比音速的超高速重爪擊。視力和魔力感知良好的雅典娜目睹着這一切,目定口呆地觀望着二人的對決。

轟!!!!!!!!!!!!!



動地天搖的一擊撼動了空氣,雅典娜只是眨了個眼,班的爪和成敬的劍就已經碰撞在一起,發出極度不尋常的聲響。

轟轟轟!!!!!!!!!!!

刀光劍影交叉,刮起了一陣強風。交手快得可怕的二人砍了十刀,卻只發出了三聲巨響。意外地,彼此的武器都出乎異料地堅強,承受着『毁滅地球也不奇怪』的衝力居然還是完好無缺,連半條刮痕也找不到。

成敬注入氣力從左下方往右上揮擊,在隔擋班的爪擊同時加倍奉還攻勢。班看破了成敬的反擊,向前施加力度利用反作用力一推,和成敬拉開了一斷距離。不過,成敬的劍氣並非這麼好躲。縱使避開了斬擊,班還是被強烈的劍氣劃了一刀,幸好錯開了身體,被劃破的就只有左邊的肩膊。

然而,成敬並不滿足於此,在班喘不過氣的時候從六公尺的距離突進,接二連三地使出猛烈無比的刺擊和斬擊,時而加上元素魔法的屬性斬擊,時而使用各式各樣的劍術技巧,一一應對的班被迫用上金屬線纏繞利爪,只能一味兒防守,發不動半點攻勢。

轟轟轟轟轟轟轟!!!!!!!⋯⋯啪!!!!!!

連續的巨響持續了接近十秒,在一聲清脆響亮的聲音下終結。

「認輸吧。」

成敬將白銀劍架在班的頸上。爪斷掉的班終究還是抵擋不住成敬的攻擊。不過,卻沒有半點屈服的意思。

「認輸?你說本大爺要向你這小子認輸?哈哈哈⋯⋯!」

「別亂動!!!再動我就砍下去!」

「哈哈哈哈哈!!!!!!!」

此時此刻,成敬有一種直覺——現在不把他殺掉不行。然而,對殺戮的猶豫成了致命的失誤。

班不知從何處召喚出一條比剛才所有金屬線更幼的鐵線,幼得連視力比成敬好的雅典娜也要非常使勁、非常專注才能看得出來。

「快躲開!!」

脫離了捆綁的雅典娜憑着直覺提醒成敬。

「太遲了!我已經決定要把靈魂賣給那位大人!!」

語畢,幼線把班的身體一分為二。幸好,成敬因為雅典娜的警告躲過了幼線,被線切掉的就只有數根頭髮。

不過,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的完結,幼線就像活蟲般爬進班的身體,把快要四分五裂的身軀套上拉鍊封閉着,就如經歷時光倒流一樣,站在那裏的是一副完好無缺的身體。

「太捧了!力量不斷重體內溢出!」

這次,換成成敬的警鐘被班敲響。

啪、啪!

完全是依憑着運氣,成敬把白銀劍的魔力解除,同時用手掌推開瞄準腹部的拳頭,有驚無險地擋下班截然不同的動作。要是成敬正面接下那種速度和力量都很誇張的拳頭,物防666也不可能安然無恙。

「哈哈哈!!!本大爺現在不可能輸給你了!!!」

快得像瞬移的班充滿自信地對成敬不斷揮拳,速度勉勉強強能跟捕捉到班的成敬只能轉攻為守,吃力地抵擋着班一下一下的攻擊。

(可惡⋯⋯再拖一分鐘我就輸定了⋯⋯!)

成敬的技能【斷光I】只能維持3分鐘,所以再兩分鐘後,速度屬性2倍的增益就會消失,到時候就只有死路一條。因此,成敬不得不在防禦的同時拼命思考得救的方法。

「成敬⋯⋯你帶着未華子逃跑吧⋯⋯不要管我⋯⋯」

似曾相識的身影,寬大的背影擋在雅典娜前,不禁讓她想起某個男孩的事情。

「蕯爾奇⋯⋯」

雅典娜用微小得不可能聽得到的聲音咕噥着,過往的悔恨不斷浮現在她的心頭之上,就如湧泉一樣從內心深處噴出。

——這次,一定要讓他活下去。

雅典娜這樣想道。

「快逃⋯⋯」

「閉嘴!!!沒出色的女人!!!!屈服於敵人手中的同伴、沒有資格對我說三道四!!」

被成敬痛罵的同時又被認可為同伴,雅典娜的內心十分矛盾,有點高興卻又很是不滿,一方面又為吃下了第一拳的成敬擔憂。然而,成敬好像忘記了班的存在一樣,繼續對着雅典娜說話。

「你還要看到甚麼時候啊頂級神官?!!快點替未華子治療啊蠢蛋!!」

聽到這一點,雅典娜終於回過神來,急忙地跑到未華子身旁詠唱更高等的治療魔法。

「小子!!!你還有說話的時間嗎?!!!」

的確,成敬一點也不悠閒,班的攻勢變得進一步猛烈,讓成敬連使用魔法的空檔也沒有;能擋下的赤拳已經變得難以抵擋,一旦成敬失去數毫秒的平衡,就一定會吃下一記重擊。終於,成敬的姿勢被班瓦解,腹部硬生生地接下了一重拳,就像剛才的班一樣,身體曲成『く』字型超高速地飛往正後方,撞到公園的鐵欄。當然,鐵欄不可能能夠承受這種怪力,整個鐵欄連同成敬一起被彈飛數十米。

不過,下一瞬,成敬便從地上起來,忍耐着各處的疼痛一邊以外掛般的速度奔向班,一邊把魔力注入銀環再度召出白銀劍。嗜戰的班回應成敬,食指的前端長出剛才進入班體內的幼線,完美架下成敬的強力一擊。成敬不甘示弱,把劍抽掉後劈下一記斜向的【斷斬】,鏗鏘有力地敲在幼線之上。不可思議地,幼線的質感比剛才的鐵線和爪堅硬許多,白銀劍被彈往另一個方向。與此同時,班順勢舞動細長的幼線反擊,成敬精準地用全力把每一擊線擊打回去,打了近乎半分鐘,兩邊依舊是不相上下。

電光火石的戰鬥看得雅典娜眼花繚亂,但雅典娜清楚,成敬處於絕大的劣勢,要在不波及到未華子和她的同時一一把班那毫無節制的怪力攻擊防禦,無疑需要強大的專注力和體力,以及絕對的反應力和技術,而且成敬還負傷了,要承受着班永無止境的攻擊,被放倒只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就像要實現雅典娜的猜想,成敬身上開始出現一條條的傷口。

心中的某處就像氣球一樣,開始發熱、膨脹。

「班·達克⋯⋯!」

治好未華子的雅典娜咆哮着仇人的名字,敏捷地衝向班和成敬的所處。

——這次,換我來保護你!

噠。

班的殘影被雅典娜一個響指燃燒着,成敬見狀,把自己的想像力和魔力注入火焰之中,橙紅的烈火馬上變成最高溫、最純淨的藍色之火,連地板也經不起熱力的考驗融成液態。縱使如此,雅典娜猶如肯定了班的存活,開始詠唱下一個火元素魔法,把防禦和牽制的工作全部交給成敬。

火種依舊沒有熄滅的跡象,一把聲音讓成敬毫不猶豫地發動攻擊。

「這點火溫就想烤焦本大爺?狂妄!!」

班在火焰中揮動幼線襲向成敬。

成敬巧妙地翻了個後空翻躲開攻擊,然後使用風元素和土元素的混合魔法【飛石】擊向班,石頭被風元素魔法加速,巨石就像隕石一樣貫穿藍焰中的影子。

「沒用!!!!!」

班橫揮金屬線,把高速飛過來的石頭一分為二。然而,預料到這一步的成敬早有準備——他連續施放了兩次【飛石】。

碰!!!!!!!!!!

被攻擊硬直阻礙的班無法擋下第二顆巨石,配合着炸裂的聲音,火堆中的班被打飛了。不過,攻擊並未因為這點而中斷。

「——煉獄之焰,焚燒赤原,【陽炎】!」

雅典娜結束漫長的詠唱,一個血紅色的透明立方體把空中的班包圍,裏面的空氣在一瞬之間燃了起來,字面上的燃了起來,就像瓦斯一樣。火焰雖然不太光亮,但橙紅色的烈炎高溫得把班的金屬幼線烤到融掉,裏頭的溫度就和熔爐沒兩樣。班露出痛苦的表情張開着口,不過,完全密封的立方體並不打算放他走,就連半點聲音也不允許傳到立方體外。

「那傢伙的身體到底是甚麼構造啊?!金屬都融掉但他還活着?!」

成敬和立方體有一段距離卻能感受到火山口的熱力,可想而知雅典娜的魔法有多恐怖。儘管如此,班還沒被打倒。

「可惡⋯⋯!還不夠⋯⋯沒魔力了⋯⋯」

從未華子斷掉右臂的時候開始,雅典娜就一直消耗着大量的魔力,直到現在,她的魔力已經完全枯乾了,要是再繼續消耗魔力就肯定會暴斃。

「足夠了。你已經做得很好,休息下吧。剩下的,交給我。」

成敬回過頭來對着雅典娜說道。雅典娜聽到後就像掉了鏈的發條一樣,安心地往未華子的方向攤軟下去。與此同時,血紅色的立方體在空中消散,火山口的熱溫也慢慢地降溫,班雖然保存着意識,身體也沒有融化,但液態化的四肢、眼水完全蒸發的雙眼,還有乾裂的喉嚨讓他無法移動,只能由蹂躪他人的一方淪為被蹂躪的一方。

「雅典娜的怒火嗎⋯⋯感覺我好像說了些相當了不起的話然後甚麼都沒做到呢⋯⋯嘛,就當作是【斷光】的實驗吧。」

【斷光】的三分鐘完結,成敬忍耐着四肢的疼痛自言自語道。然而,事情不可能這麼簡單就結束,班液化的四肢突然被體內的幼線截斷,多條幼線扭在一起,重新塑造成班新的四肢。未及熔點的餘溫讓班被切斷的傷口高速止血,同時使金屬四肢的咬合更加精確結實,同時,班頸部以上的位置全部都被捨棄掉,一顆金屬頭顱從頸部的斷層中長出,深知不妙的成敬趁着空檔把掛在腰間的藤葉茶全部喝掉,把魔防稍稍提升一點點。

「!」

全神貫注的成敬下意識地往右一躍,原先身處的地方被無聲無息地削出一個大洞。

轟!!!!!!!!!!!!!!!

聲音延遲了數秒才記得響起。


「人類,獸人,吾不得不承認,汝等相當了不起。」

沒有皮膚的金屬顱骨以類近班的聲音稱讚着成敬和雅典娜,不過是在把鐵線抵在成敬頸部的情況下。

「能把神子逼入絕境,古往今來只有汝等。」

「那還真是多謝呢。」

成敬雖然耍着嘴皮功夫,可是冰冷的四肢和冒着汗的身體讓他無法從善如流。這已經不是打不打得過的問題。只要對方抱有半點殺意,成敬就會從此消失在世界上。那種強者的壓迫感,並非尤郯和班能與之相比。而且,直到鮮血流出來之前,成敬完全無法察覺到自己沒能躲開對方的攻擊——在一瞬緊急啟動了一秒鐘的【斷光】也躲不過,還要遭受開了兩次【斷光】的副作用,加上剛才和班的消耗戰,不論魔力還是體力都已經透支了,基本上,成敬被迫入絕路了。

「吾乃芬·納寜·古各登,乃魔獸族之戰神。」

言談中帶有大將之風,壓迫感能敵千萬之軍,無疑,成敬眼前的這個人絕對是能被稱為戰神的對手。

「真不幸啊,我是一条成敬,只是個無名小卒。」

「一条成敬,有趣的戰士。」

明明沒有肌肉,金屬的頭顱卻在笑。

「現在的汝不可能傷到吾的一分一毫。一条成敬,汝乃可造之材,吾予爾兩個選項:服從吾,或是與吾戰鬥然後戰死。」

芬把架在成敬脖子的鐵線收回。

「抱歉,我選擇第三個,和你戰鬥,打敗你。」

成敬孤擲一注,拒絕芬提出的提案。服從雖然聽起來很不錯,但成敬並未天真到認為報上芬的名字就能解決所有魔獸族的仇恨,每天活在想要殺死自己的敵人身邊簡直愚蠢至極。而且,服從魔獸族就等同背叛人類種,和昔日的朋友刀刃相向,不用想也知道雫和未華子會堅決反對,所以倒不如正面交鋒——不過是用談判技巧。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吾再次問汝——汝打算和吾一決雌雄嗎?」

空氣的溫度和剛才的熱溫截然相反,無名的寒氣不斷刺激着成敬的胃袋和喉嚨,但憑藉雅典娜留下的餘溫,成敬撐過來繼續說。

「對,我正有此意。不過,不是現在。恐怕你一早知道,我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如果在此時此刻你打敗了這邊一無所知的異世界人,欺凌弱小,你還配得上戰神之名嗎?」

成敬的底牌,就是戰神日積月累的威嚴和自尊。

「嗯⋯⋯。」

「而且,你不盼望嗎?能與自己不相上下,旗鼓相當的對手。」

「嗯。」

芬的視線打量着成敬。

「1年,給我1年,1年後,我一定能打敗你。」

成敬擲出最重要的骰子。對於壽命長至萬年的魔獸族,1年就和1天一樣轉眼就能渡過,對於渴望戰爭和鮮血的魔獸族戰神而言絕對是相當具備吸引力的提案。

良久,芬終於開口說話。

「1年半,吾予爾1年半的時間,證明給吾看汝等擁有活着的價值。如使爾欺於吾,1年半後乃人類滅亡之日。」

「那你可以放心,1年半後會死去的就只有你一人。」

「努力掙扎吧,一条成敬,吾在魔獸族的領土等汝。」

芬拋下一句說話便消失於成敬的眼前。

「呼⋯⋯」

同樣攤軟下去的成敬抵不住壓力,鬆一口氣無力地大字形倒在地上。

「極限模式還限時⋯⋯人生真是個糞game*。」

(*遊戲人生的捏他,出自主角兄妹空、白二人。)

「不對,現在可不是休息的時間。」成敬把視線投放到昏迷的二人——露出獸耳的雅典娜和失去右臂的未華子。

以成敬把二人抬回旅館為結束,人類的命運就在此時此刻被放到天秤之上。
已有 0 人追稿